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经典

孙继泉:百花公园的面孔​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0日 浏览:211 原创

 

每天有多少人出入百花公园,在这儿休闲健身,怡养性情,流连忘返?没有确切的统计,反正从早到晚这里都是熙熙攘攘。早上三四点钟,就陆续有人来到公园,到了子夜,还有人迟迟不愿离去。

初夏的一个早晨,我们来到百花公园。此时,公园里已经人潮涌动。不少人顺着游园路散步、快走或者慢跑,也有人在固定的区域健身——太极拳、太极剑、棍术、鞭术、哑铃、俯卧撑、踢毽子。有人在亭台悠闲地拉二胡、吹笛子。有人在一截小径的拐角处支起画架凝神写生。有人坐在水池边静静地倾听鸟鸣。

今年76岁的梁先生是附近建鑫小区的居民。自从十多年前搬到这儿,几乎每天都到公园遛鸟。他养过鹦鹉、画眉、山雀、燕雀、黄雀、金翅雀、金丝雀、金麻雀、梅花雀、朱顶雀、百灵、伯劳、黄鹂、柳莺,还养过喜鹊和斑鸠。“因为以前有院子啊,院子里还有两棵树,所以才养了这么多鸟。后来搬到这里不行了,院子没有了,只有一个大阳台,养的就少了。现在只有两只画面和几只百灵。如果没有百花公园,鸟没法养。”他坐在一只木质长凳上,一边回答我们的问话,一边和旁边的老人交流着。临近水池的一根拴在大树上的铁丝上,一拉溜挂了二十多只鸟笼,鸟儿们正喳喳唧唧、啁啁啾啾,与笼内鸟和笼外鸟交流、唱和。“鸟不遛不行,会憋死的。”他说:“鸟比人还挑(剔),光有吃有喝不行,它还得有精神生活,它得出来放风,和同类交流。它还得有爱情。”说到这里,他呵呵地笑起来。我们也笑起来。“真的。”他又说:“亏得咱公园里有这么多的鸟。”“公园里都有什么鸟呢?”我问。他说:“多的是灰喜鹊、麻雀、斑鸠、戴胜、鹪鹩、白头翁、黑马勺。别的鸟也有,就少了。树是鸟的家,树多的地方鸟就多。要是没有这么多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鸟。”他说着,用手连连地怕打着身边的一棵大楝子树。

说起公园里的树,副主任郭继华可谓如数家珍。他说,公园里目前有一百多种树,上万棵,多为北方常见树种。主要有杨树、柳树、梧桐、法桐、槐树、栾树、榆树、乌桕、松树、柏树、枫树、石楠、黄栌。花卉有玉兰、丁香、樱花、紫薇、海棠、牡丹、芍药、石榴、月季、麦冬、睡莲、郁李、凌霄,形成了乔灌草花立体覆盖的绿化效果,绿化率达到82%。郭继华,1970年生人,1991年毕业于潍坊昌潍农校(现潍坊学院),就来到百花公园,在这儿工作了28年。那时候,公园刚刚建成开放,园内设施还不是很完善。他被分到盆景园工作,后来又到了绿化科。园内的许多树和花草都是他和同事们亲手栽下,并看着它们一点点长高。多少个风雨之日,他们仔细巡视一片片树林,观察一株株幼树,将被风吹歪的一一扶正。修剪、浇水、施肥、打药,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2010年,公园进行了全面提升改造。作为当年市政府为市民所办的十二件实事之一,这项工程总投资8000万元。在原有景区的基础上,又新建三个景区,改造三个景区,分别是美德文化区、休闲娱乐区、健身区、西门入口区、生态文化区和听泉区。工程竣工后,于2010101日免费向市民和游客开放,使百花公园真正成了市民的后花园。

一边说着,郭继华领我们来到了公园的西北角,一泓池水的边缘,一株株碧青的芦苇正扶摇生长,一派盎然。“这儿就是芦花区了。因为西邻孔子弟子闵子骞墓,取鞭打芦花之意。我们百花公园与闵子骞为邻真是有幸。这个景区的建设,对于教化人们守礼行孝也具有非凡的意义。”郭继华说:“这个区域秋天最好看,芦花飘飘的时候,是公园一景,不少拍客都争相拍照。而整个公园最美的季节当属春天。百花公园吗,自然百花是它的特色和亮点。可惜你们来的晚了一点,花期刚刚过去。不过,有人把这些花儿都拍下了呢。你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和他们聊聊,看看他们拍的照片。”

第二天,我们来到洪家楼南路11号东兴花园1号楼3单元101刘文忠先生的家。刘文忠先生今年已经83岁高龄,系历城教师进修学校退休讲师,他的摄影爱好是从退休之后开始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搬到这里,正好毗邻百花公园,那时候公园还实行收费,门票五元。即使收费,也没能阻挡他到公园拍摄。为了便于随时进出公园,他就办了月票。他拍的最多的就是公园的花卉。他说,公园里的各种花卉他都拍了,而且不止一幅,是多幅,是全年,或者多年的各种形态,是它们四季的模样,有的是从小到大的模样。他还给它们分别建了档案,每一种花他就建一个文件夹,一共建了一百个,不断把好的照片放到里面去。他每年春天都把百花公园的花迅通过舜网向外发布,至今发了不下一百次,每次都有一万多的点击量,吸引很多人远道而来赏花看景。他一边向我们介绍,一边带我们走进他的书房。他打开电脑,把这些文件夹一一打开给我们看。他的这些照片总共有15800张,30G。从这些文件夹里,我们看到了玉兰花开如白云翻滚的动人镜头,看到了牡丹绽放时的满园热烈,看到了蜂蝶伏在蔷薇花上的特写,看到了紫藤架下一对对恋人的背影,看到了郁李花瓣上粘着露珠的晶莹,看到了暮色中贴梗海棠的神秘和朦胧……他说,这些花的花期都不一样,有的很长,比如木槿、睡莲、月季、锦带花能开半年,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找到不错的画面。也有的很短,一个月、半个月、一周、三两天不等。什么花在什么时辰开也是有定数的。有的早晨开,有的晚上开。有的开一天就灭(败落)了,有的能撑两三天。所以,你得知道花的这些特点,才能把花拍好。只是,自己年龄大了,八十岁以后,公园去的少了。但是,他几乎每天都独自欣赏这些他二十年来拍摄的照片,反复比较,选出了100幅精品。他有一个愿望,就是在适当的时候自费在公园里办一个摄影作品展,让广大游客和市民去观赏和评判,主题就叫“百花争妍”。

走出东兴花园,我们又来到东环花园5号楼4单元401,我们轻轻地叩开一扇枣红色的木门,历城区文联退休干部,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65岁的摄影家王淮桂把我们迎进室内。落座之后,他从客厅拿出两本《三十年历城——一个老摄影家的历城记忆》大型摄影作品集送给我们。这个集子是2017年年底历城区人大为纪念历城撤县设区编辑出版的,里面就有多幅百花公园的照片。王淮桂先生把它们找出来,逐个给我们作介绍。他说,我拍百花公园快三十年了,三两天就去一次,一年总有一百次,自己满意的照片好几千幅。其中,咱们的《历城报》发过,省里的《走向世界》发过,还获过不少奖。他拍的百花公园主要有两大类,一个是人文,一个是风景。人文是各色人物在公园的活动场景,风景他又划分为《春》《夏》《秋》《冬》四个板块。而他最专注的还是人文系列。他尤其喜欢在特殊的日子比如春节、元宵节、母亲节、劳动节、中秋节、国庆节、重阳节到公园里去,因为在这些节日,人多,还会有自发的文艺演出,这时候或许就有精彩的故事。其次就是所谓“恶劣”的天气,比如雨中、雪中、风中、雾中、雨后、雪霁,他也会到公园寻找目标,他认为在这样的时间里总会遇到一些独特的场面,碰到一些有情趣的人和事。他把这些都悉数拍摄下来,回来后再把拍好的照片琢磨一个恰当的名字,如:《农村戏班子》《虹贯人间》《我和奶奶一起看》《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瑞雪》《晨练》《露天舞会》《春光宜人》《采春》《春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濡以沫》等等。女儿很喜欢他的这些作品,还给一些作品配上了诗,并做成了美篇。虽然已经65岁了,但是王淮桂还是一如既往出去拍摄,他说,如果三天不出去,就会憋得难受,如果肩上不背个摄影包,就觉得少了什么似的。他表示,还要继续拍摄百花公园,拍到老。把百花公园的真实面目拍出来,把百花公园的神韵拍出来,同时也把自己拍成占有公园图片资料第一人,拍成大家公认的名家,为公园尽点绵薄之力,也让公园成就自己。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