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家/档案

李志明:“业余”是一顶舒服的帽子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浏览:186 原创





作为一名业余作者,我喜欢“业余”这顶帽子。

所谓“业余”,指工作时间之外,非专业的。正是有了这么一顶舒服的帽子戴着,平日写点东西是任性而为,有业余时间写点,没有拉倒;有情绪写点,没有喝酒吹牛。总之,不会因写作而有任何压力,不会为得不得奖而烦恼。

大学时代开始发表作品,一晃三十余年。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由文学青年迈入文学老年。年轻时写作基本是跟风,浪点虚名,为了面子,所以什么人也不放在眼里,什么大话都敢说,为文学可以放弃一切,自己写的东西没被看中,那是编辑水平不行。随着年龄增长,工作生活阅历的增加,觉得文学真的不是很好玩,还是养家糊口更重要,低调为人,尽力做事,偶尔忙里偷闲写点文字,发表了自己多读两遍,愉悦完自己就行了,极少示人,圈子外的人觉得咱加班加点工作,挺本分,好同志。进入中年之后,积累了一定社会经验,倒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了,自己却自卑起来,文学浩入烟海,文学巨匠群山连绵,自己如一只小蚂蚁,会有何作为?越想越不敢轻易下笔,即使写了,东瞅西瞅,惟恐是一堆文字垃圾,浪费纸张。但又一想,即使是一只蚂蚁,内心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干不了大象的宏大事业,干点蚂蚁的小事情也还是有意义的。

这两年,我静下心来,思考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从一棵树、一朵花、一株草、一只昆虫、一块岩石、一滴露珠……去发现和认识自然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文字多么无力,面对自然界的神秘和美好,以及我内心的感念,它传递不了其中的万分之一。但我还是尽最大努力去表达,让更多的人感受自然之美,去思考我们应该与自然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我在享受着一种快乐,一种欣赏自然万物而融入期间的快乐;我在感受痛苦,一种和谐被撕裂而坠入深渊般的痛苦。这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快乐和痛苦,而是触及灵魂和本性。

在大自然的眼中,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人类并无高于其他物种的特权。遗憾的是,人类不这么想,无节制的欲望,过度的索取,对大自然的伤害是毁灭性的。反过来,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正在加剧,空气污染、气温升高、河流干涸……

无论如何,我还会继续写下去,虽然没有什么远大目标,注定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但用文字能表达出我内心的一点点感受,足矣。

 

2020/3/7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