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好书推荐

韩学惠 著 《岁月悠悠话南山》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9月08日 浏览:23


02d8d16a809c284ae5cb9e4ecb044c89.png

    《岁月悠悠话南山》 韩学惠  著


haidai



海岱风华

杜甫有诗曰:浮云连海岱,平野入青徐。



 


    《岁月悠悠话南山》列入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与团结出版社共同策划的品牌出版项目《海岱风华》,该丛书由山东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宋登科主编,共九册,由山东省散文学会组稿,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设计、编辑、审校、印刷,  封面简洁、大方,做烫黑工艺,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张坤堂   

 

      接到韩学惠老师带着深厚情感的书稿《岁月悠悠话南山》,备感温暖与亲切。韩老师年逾古稀而笔耕不辍,孜孜以求,令人可喜可敬。作品让我先睹为快,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我认识韩大哥(已习惯了这称呼),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那时候他三十来岁,穿一身整洁的中山装,浓眉大眼,英俊潇洒,可谓一表人才。他办事利落,快言快语,方显精明强干。初次见面,他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特殊的年代我又和韩老师等有关人员在一起组织了不少教研活动,组织观摩课,举办业务讲座,面对面听课指导,为初中毕业生编写复习教材等。这对于探索语文教学改革的路子,提高课堂教学质量,为促进历城教育事业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由于工作的变迁,虽然后来我们的联系少了,可是感情却与日俱增。四年前,古稀之年的他动笔写了60多万字的长篇《沧桑岁月》,令我惊讶不已。这不,才三年多又写了一本回望少年生活的散文集。
     读韩大哥的文章,有一种真真切切地感受,那就是他炙热的感情,使我感同身受,因为我们也有相同的经历。他以饱满的生活姿态钩沉出儿时的生活情景,那种历历在目的童真童趣跃然纸上。
     开篇《山里娃四季乐》,孩提时代的天真烂漫,顽皮而又机智的欢乐时光,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作者春天拾柴火、砸鱼;夏天“丈八湾”戏水、偷杏;秋天烧玉米、观看丰收景象;冬天的捕鸟、打雪仗等,让一个顽皮的孩子过足了“童年乐”。作者记忆中的“丈八湾”是那样生动有趣,令人神往。
人的幸福有很多种,然而韩大哥要说的幸福就是少年时代土得掉渣的游戏——藏猫糊(捉迷藏)、掰手腕、黄面粘糕(贴膏药)、拔骨轳(摔跤),还玩可观可爱的“捻捻转儿”等,还经常到河边抛石、撂瓦、打水漂,比比谁抛得石片远。“抽懒老婆”(抽陀螺、打木尜),弹玻璃球,推铁圈。玩“行头”是小时候男孩子们最喜欢,也是最热闹,最卖力的游戏。还有“打告瓦”,玩“核桃车子”等。看到这些,我也仿佛同样感受到童年的幸福。
    在《童声嘹亮》中,作者学的第一支歌是《好孩子,爱劳动》,至今记忆犹新,歌中唱道:“青菜青,绿莹莹;辣椒红,像灯笼。爸爸挑担我浇水,妈妈施肥我捉虫。好孩子,爱劳动,人人夸我好儿童。”这首歌欢快、动听,不但描写了菜园美丽可爱的景象,也对孩子们进行了爱劳动的教育。
      有一首进行劳动教育的歌,作者也能张口就唱:“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忙,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韩老师小时候第一次接触留声机,他又是另一番心情,对它神秘莫测,如梦如幻,看不见人,里面却唱起戏来。那嗓音真是响亮又好听,里面敲锣打鼓的也挺多,这是怎么一回事,唱戏的人在哪里?他们这伙小孩子桌上找了桌下找,对木匣子周围左瞧瞧右瞅瞅,就是看不见这些唱戏的人。大人们看孩子们那么有趣好奇,真是又可笑又可爱,写出了孩子的天真与活泼。
      反映不同时代背景的文章就有《五花八门起乳名》。各个时期孩子的乳名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人民得到了彻底解放,给这一伟大历史时期新出生的孩子起名就有了革命气味和时代气息,如:胜利、新生、爱党、国庆等。社会主义建设高潮时期,给孩子起名的就有:建设、跃进、方针等。特殊时期的小孩名字更是标新立异:卫东、向红、拥军等。旧时代,为祝愿新生儿健康成长的乳名更是五花八门:长命、留住、老根儿等。孩子的乳名就是一座风向标,它及时地反映并记载着社会现实。
      他的《积肥篇》《馍馍香自辛苦来》等作品中,回忆了在家乡参加劳动的生活经历,那些辛酸苦辣、五味杂陈的经历,都是以积极向上的心态写出的,那苦中有乐,乐在其中的感情油然而生。那绿肥又黑又臭,再晾干捣碎,运到地里做基肥。本来很艰苦的事情,可是作者想到将来的大丰收,那辛苦算得了什么!作者热爱劳动,感叹“天上不会掉馍馍”,他写了种小麦和由麦粒变成白面馍馍复杂又艰辛的劳作过程。希望珍惜劳动成果,爱惜每一粒粮食。在《手推车之歌》里,作者回忆道,原来的手推车都是木制的,从车轮到车盘任何的结合处全是卯榫,全身没有一颗铁钉。推起车来,在土质地面上的动静不大,但在石头路面上,咕噜咕噜地震天价响,几百米外,不但能听到声音,连脚下也感到明显的震动,后来才都换成胶轮的了。当年的手推车的功劳可真不小,更是没有闲空:春耕大忙,手推车大显身手,各生产队都要把积攒了一冬天的农家肥运到地里或地边上,这十几辆手推车一溜摆开,真像一条长蛇阵。麦收后,小车又排着队满载“公粮”“余粮”到粮站去交。一路汗水飘洒,一路欢歌笑语。秋收时,先是陆续地往场园里运庄稼,再是往地里运铺粪,“霜降”后再往家里运地瓜。冬天,社员们推着小车赶集,或者走亲访友。一年到头,手推车真是没个歇脚的时候。
     《吃水别忘打井人》《旧时如何熬严冬》和《千针万线做双鞋》等,写到过去的生活异常艰辛,写出了深深的母爱,令人唏嘘不已。有次他用泥巴罐子打水,不小心在井帮上碰毁了,碎片连同那罐子水倾入井中,自己的心也随之一颤,望着井下,久久不语,放出哭声。没有办法,只好提着只带两个罐子鼻儿的提系家去交“差”。可是,母亲见了,非但没有责怪,而是一边给他擦泪,一边笑着叮嘱,“没事儿,以后小心,井上可不是玩的。”这体现了深深的母爱,令人难以忘怀。
      他写母亲在灰暗的油灯下做针线活的情景,更是让人动容:“母亲整天忙里忙外,有空还迈着小脚去坡里干活,晚上再在灰暗的油灯下千针万线为全家老小缝缝补补,经常熬到半夜三更。有多少次,凌晨都鸡叫两遍了,母亲还在纳着鞋底。”我的确也有这样的体会和感受,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多亏母亲的艰辛劳作、苦苦支撑,才会有儿女们的健康成长。
      他是个孝敬父母,疼爱家人的人。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由于韩大哥工作卓有成效,文化功底扎实,并且有较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历城县教研室领导经过慎重了解考察,决定调他去县教研室做教研员。当时委托我与另一名教研员到他家里动员他来洪家楼工作,他说自己水平不高,难胜此任,而婉言谢绝了我们的好意。我知道,他不愿离开生他养他的这片桑梓热土和众乡亲,他这个家里的顶梁柱更难以舍下全家老老小小十二口人。一个人的言行,会毫不掩饰地展现他的学识、性格、情操和审美观,在《愿闻浓浓油墨香》《漫谈写字》《温暖亲切的乡音》《噼里啪啦算盘响》几篇文章中,写出了自己艰苦奋斗永不服输的工作经历,表现了他乐观主义精神。他就像那油印机上的油墨,永远散发着浓浓且独特的油墨香。
      我读他的文章,时常会有一种亲切的情愫油然而生,那就是因为我们心心相印和相似的生活、工作经历。有时候我会沉思良久,反复咀嚼,感受那浓浓的乡音乡愁。还有几篇写南山区家乡巨变的文章,更是充满了他的故园情,家国情。
     愿我的韩大哥青春常在,永远年轻。我期待着韩大哥笔耕不辍,写出更精彩更富有生活情趣的好文章,奉献给读者。

张坤堂,退休前历任历城区教研室教研员、副主任,洪家楼小学校长,历城区教育局党校校长。




  目录  



前 言  /  1
序  张坤堂  /  3

山里娃四季乐  /  1
儿时的游戏  /  14
一、徒手比赛  /  15
二、玩石子  /  17
三、“转”的游戏  /  21
四、抽“懒老婆”  /  23
五、核桃车子哗哗响  /  25
六、巧弹玻璃球  /  27
七、推铁圈,玩“行头”  /  31
童声嘹亮  /  34
怀念小吕剧  /  43
五花八门起乳名  /  51
卖瓮的不喊敲缸听  /  58
噼里啪啦算盘响  /  65
故乡的桥  /  71
心灵手巧条编匠  /  86
积肥篇  /  90
山村天井院  /  94
推碾捣磨赶圈儿集  /  101
手推车之歌  /  108
风箱——乡村生活的节奏   /  113
浑身是宝数高粱  /  117
一棵老酸枣树  /  123
活受罪的“三寸金莲”  /  130
榆钱甜,椿芽香  /  137
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度、量、衡  /  144
吃水别忘打井人  /  150
馍馍香自辛苦来  /  157
灯光越来越明亮  /  164
旧时如何熬严冬  /  171
千针万线做双鞋  /  178
愿闻浓浓油墨香  /  184
漫谈写字  /  190
亲切温暖的乡音  /  201
人间仙境南山区  /  209

后 记  /  214


 前言






我为自己是一位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山村孩子,到了现在的白发老翁,真实地目睹和经历了祖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大起来的伟大飞跃全过程。党领导全国人民披荆斩棘,风雨兼程,从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一跃而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我禁不住热泪盈眶。不由得回想起了旧时代我们南山区那悲凉萧条的山村,那艰难困苦的岁月。现在,贫穷的山村变得富饶美丽,山村人民都过上了好日子,并逐步奔上了“小康”。
       在历史的长河中,南山区的人民群众在生活、生产劳动中,克服重重困难,艰苦奋斗,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小到儿童玩具、生活用品、生产资料,大到修房盖屋,建筑桥梁,改造环境,不断优化生产、生活条件和环境。现在有不少东西,随着社会的发展已渐行渐远,在不断地消失,山村人民的优良传统,精神和品质,也逐渐被后人遗忘。为了留住时代的记忆,教育“后代”了解过去,了解故乡曾经的生活,继承老一代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让他们认识,知道昨天,才能更好地走向明天,也就有了这本散文随笔集的创作初衷,是否起点启发教育作用,也未可知。
     我深知自己“人微言轻”,水平有限,但我“位卑未敢忘忧国”,虽年近耄耋,也愿在有生之年,同全国人民一道,团结奋斗,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
       谨以这本不成熟的习作,作为献给祖国七十华诞的礼物。

                                           88de906ffcb66618216ce38813a5b663.jpg



韩学惠,笔名雪辉,济南市南山区仲宫镇仲南村人。生于1943年12月,1960年8月参加教育工作,大学文化,中学高级教师。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历城区摄影家协会会员。1978秋,被历城县教育局任命为中学教导主任,1979年历城县教育局授予“优秀园丁”奖,1986年被历城区教委评为仲宫镇第一个“中学教学能手”,论文多次荣获区级一等奖,1990年在全国中学作文大奖赛中,被评为优秀辅导教师。1994年—2015年,被山东电视台经济频道聘为栏目及主持人评审员。1998年任仲宫镇中学教研室副主任,并多次参加历城区中学教研室对全区中学教学工作的视导工作。1989年拍摄的《路,在山那边》获全国摄影大赛优秀作品奖。2004年1月退休,同年9月被山东英才学院聘为副教授。出版长篇自传体小说《沧桑岁月》,被省、市、区图书馆收藏。



aea1b49138a93f5dec567c19999cc910.jpg

中国版本图书馆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