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7-5-24  星期三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2016新批会员资料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风景里的文心与史识
官场小说:正面人物全新的刻画与塑
云自舒卷韵自流
我看当前散文
信息详情
二弟的悲情人生 杨景贤/文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959
      在我家的兄弟姐妹中,我与二弟的关系相对更亲近一些。主要是我们年龄相差不多,从小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记得二弟三岁时,曾患有严重的腹泻,就这样一种病症,在当时医疗条件很差的乡村,差一点要了他的小命,后来幸运地躲过鬼门关,病情慢慢地得到好转。
     二弟的性格和我差不多,平时不善言谈,也不太喜欢交际。这种性格的形成,与家庭教育有关,我们的母亲是一个善良人,同时又是一个性格非常暴躁的人,我们兄弟姐妹一旦犯错,她总是采取极端的手段,非打即骂。在这样一种家庭气氛围中,我的兄弟姐妹多是性格懦弱,胆小怕事,缺乏社交能力。二弟自小勤劳,喜欢劳动。所以,他在我们兄弟姐妹中挨打受骂是最少的。
我参军后,家里的生活重担主要落在了二弟的肩上。当时父亲在外地工作,不经常回家,二弟下面是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她们还很小,基本上不能给家庭承担什么。当时的二弟也只有十五六岁,他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要经管自留地。可以说,家庭的千斤重担主要压在二弟那稚嫩的肩上。所以,二弟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劳苦功高。
     改革开放后,二弟承包了村里的苹果园,那些年苹果产量少,很好销,加上村里的苹果是种在沙土地上的,口感特别好,所以,很受消费者青睐。仅仅几年时间,二弟就拥有数十万资金了。那是八十年代中期,拥有数十万元资金,在当地已经是大富翁了,二弟无疑是当地先富起来的人。人一旦有了钱,精神面貌就不一样了,那时的二弟满面春风,意气风发。一向内敛的性格也变得张扬起来。周边的人也自然对他刮目相看了,二弟也成为当地的小名人了。随后,好事也接踵而来,二弟入了党,又当上村委会主任,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如果二弟满足现状,就这样稳稳当当地干下去,也许他的人生会顺风顺水。但命运之神有时会捉弄人,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二弟当时志得意满,欲望被不断地放大。有人忽悠他去莱州开铁矿,说开铁矿赚钱多了去了,比经营苹果园的利润要多好多倍。二弟被说动了心,他决定去莱州开铁矿。从此后,二弟的厄运也就开始了。开铁矿可不同于经营苹果园,投资要大许多,要购买机械设备,要雇佣工人,还要跑各种关系。二弟的铁矿是开起来了,但经济效益却很差,由于经营不善,销路不好,铁矿一直在赔钱,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数十万资金快折腾光了。此时的二弟在人生的路上栽了一个大跟头,使他感受到了命运的残酷性。
     开铁矿失败,使二弟经受了人生的一大磨难。但他如果能接受教训,进行反思,也许会避免再走弯路。但二弟又一个决策,将自己推向了人生的又一个深渊。后来二弟又获得一个信息,说在黑龙江开石墨矿很赚钱,二弟又动了心,决定去黑龙江开石墨矿,将莱州开铁矿造成的损失补回来。二弟此时的心理有点像赌博,上次在莱州赌输了,期待这次在黑龙江能赢回来。二弟去黑龙江之前,曾到我家里来过,我看他情绪低沉,不免为他担心,劝他要谨慎,不能再重蹈覆辙。二弟好像并不在意,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不会再犯莱州时的错误。
     但命运之神再次捉弄了二弟,由于他在黑龙江人生路不熟,没有人脉关系,经营管理不善,加上有些人偷运他开采的石墨,他开的石墨矿很快就垮了,不仅未能赚到钱,反而赔了一大笔钱。他还曾坐车翻在山沟里,差一点命丧黄泉。问题是这次二弟去黑龙江开石墨矿,自己并没有多少资金,钱大部分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他是背了一屁股债回到家乡的。此时,上门讨债者络绎不绝,当年的大富翁成了大债主。这真是命运多舛,造化弄人了。当年很多人到他家里借钱,现在是讨债者盈门。那时二弟的人生可以说是焦头烂额。因为还不上债,不时地被起诉到法院。有时为了躲债,不得不进行“游民”生活,东躲西藏,狼狈不堪。后来二弟和妻子只好凭打工还债,日子一直过得苦巴巴的。
    二弟是一个宿命的人,他认为自己走到这一步,与自己损了阴德不无关系。他说,我在经营苹果园时,园里有一口枯井,里面有许多蛇,有一天,我用烈性农药将这些蛇全部毒杀了,蛇是有灵性的动物,我这样做,岂不是损了阴德,招至灾祸吗?二弟还回忆,他在莱州开铁矿时,有一天晚上,他在矿井四周转悠,突然发现一个奇异的动物,通身雪白,形态有点像狗熊,但绝对不是狗熊,它在矿井边上慢悠悠地行走着。二弟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但奇怪的是,这个怪物何时消失的,他居然没有注意到,也许他当时吓懵了。其实,这都是二弟个人的一种臆想,与他的人生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二弟走到今天这一步,关键是不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同时缺乏自知之明,种苹果和经营企业是两码事儿。能经营好苹果,并不能经营好企业。二弟在欲望的驱使下,头脑发热,做出了错误的决择,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时光过去了数十年,二弟的人生一直是在还债中度过的,至今他仍在还债,何时不再成为一个负债人?这恐怕也是二弟今生的一个奋斗目标了。每当想起二弟当年的辉煌,再看看他如今的落魄,不免慨叹命运的变幻无常,让我为之嘘唏不已。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