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  2017-10-21  星期六
  首    页 散文资讯 学会动态 佳作欣赏 旅游散文 散文组织  
  会员资料 散文论坛 散文书架 作家博客 散文评论 编 辑 部  
西部散文学会
江西省散文学会
安徽散文家协会
烟台市散文学会
菏泽市散文学会
四川省散文学会
山西省散文学会
2016新批会员资料
文字的背影 王展/文
生命的随想,情感的蕴藉 ——序
创新是我们永远的使命——2011
散文语言实验必须恪守语言法则
行走在平民世界里——简评李登建散
风景里的文心与史识
官场小说:正面人物全新的刻画与塑
云自舒卷韵自流
我看当前散文
信息详情
白玉真情敬亭山 徐丙全
作者:admin来源:当代散文网 已被浏览 1081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一首李白的《独坐敬亭山》,使得这座皖南小山名贯古今、世人皆知,更吸引我无限神往。
驱车出宣城北十余里途中,我脑海里尽力想象敬亭山会是如何的巍峨险峻或秀美清幽。到了山前,却观此山极其平常。虽然大小山峰众多,但最高峰也不过三百来米,至多只能算是一带丘林而已,并且山上林疏涧涸、草稀色淡。一路亭台牌楼都是当代新建的,便不值一看了。整个致跟本不能与皖南其他名山相提并论。然而,为何这样一座貌不出众的小山,直教饱阅山川、诗冠天下的李白情有独钟、相看不厌呢?
    唐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秋,仕途上不得志、生活又几近潦倒的李白,在山东接到时任宣城长史的从弟李昭的信函:“宣州自古为名邑上郡,既有山川之胜,又兼海路之丰。永嘉以后,衣冠避难,多来江左。六朝文物,葬于斯邑。至今余风犹存,闾巷之间,吟咏不辍。弟佐此郡,政清且闲,每登高斋,时游敬亭,临风怀谢之章,舍兄其谁?”
    李白喜不自胜,感李昭之心诚,依宣城之富庶,生活有了着落。得知自己“一生低首”的谢眺“谢宣城”遗迹尚存,更是怦然心动,恨不得插翅一飞到宣城!“我随秋风来,瑶草恐衰歇。中途寡名山,安得弄云月。渡江如昨日,黄叶向人飞。敬亭惬素尚,弭棹流清辉”“我家敬亭山,辄继谢公作;相去数百年,风期宛如昨。”李白来到敬亭山下定居,以诗人特有的方式,把酒赋诗、讴歌抒怀,“临风怀谢公”。可是好景不长,李白在宣城居住时间不足一年,从弟李昭便调任了。无奈之下,李白只好投奔时任当涂县令的族叔李阳冰,寄居李阳冰门下达八年之久。令人不解的是,在这八年间,李白一共七次回到敬亭山,并且每次逗留时间都很长。如果说敬亭山有谢公遗迹,值得他去缅怀、凭吊,是可以理解的,李白崇仰谢眺,从他的许多诗文中都可看到,如《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中“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云仙杂记》中“恨不揣谢眺惊人诗句来,搔首一问青天耳”等等。但即便对谢眺最崇拜,凭吊一次、两次或三次也便够了,何必连续不断呢?难道此举另有隐情?
     是的,敬亭山中有他不能割舍的一位人物,此人就是他魂牵梦萦的知己,翠云庵道姑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持盈(692-762),字玄玄,武则天的孙女,唐睿宗之女,母德妃,被武则天加害于后宫,尸骨无存。当时玉真公主只有二三岁。后来,她的同母兄长继位,就是唐玄宗。
    唐朝是个极开放的朝代。比如,一般官宦家庭男性较少,故在厅堂特为女子开“窥视窗”,若有男客来访,女子便躲在窗后给自己挑选情人,中意者则留宿闺中。因此,多数女子都不愿嫁,而不嫁的理由莫过于出家修道。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目的就是在生活上能获得更长久的自由。
     玉真公主也不例外。她向父皇提出出宫修道,唐睿宗当然不会同意,怎么办?伶俐的持盈忽然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为母亲祈福”。这一招果然灵验,睿宗想起妻子死得悲惨,到现在连尸骨都无处寻找,亡灵正需要超度,他不仅答应了女儿的请求,还在长安附近建造了一座高耸华丽的道观赐与持盈,再派皇家歌女舞伎服侍,道观俨然成为一座女子宫殿。唐人有诗曰:“知有持盈玉叶冠,剪云裁月照人寒。”至此,玉真公主出宫做女道士是为母祈福,毋宁说是为了浪漫风流,过逍遥自在神仙般的生活。
    早年,玉真公主在四川青城山云游问道时,已经结识了李白。当时她二十九岁,李白二十岁,都正当青春。李白,这位来自中亚的富商子弟,以其英俊的面容、魁伟的身躯和渊博的学识,还有那“斗酒诗百篇”的豪放浪漫性格,深深地博得年长九岁的玉真公主的芳心。
     天宝初年(公元742年),踌躇满志的李白来到长安,想一博功名。“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他用反衬的手法,表达了自己积极入仕的态度。但他的胡人身份却不得参加大唐科举。入仕的另一条路径就是通过“举荐”,而举荐者当然应该是位高权重、皇上信任的人,此人就非玉真公主莫属了。
    李白住在玉真公主别馆里,公主对他自然是礼遇有加、情深意笃。而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李白对这位金枝玉叶也更是赞赏。“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歘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当年,经玉真公主力荐,唐玄宗同意召见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几乎道尽了李白当时得意自负的心理。
     李白入宫之初,为唐玄宗所器重,封为翰林学士,曾亲自为他调羹下箸,正是“春风拂槛露华浓”。
     但李白那种“天子呼尔不上船”的狂傲秉性,得罪了宦官高力士。又好饮,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以致宰相李林甫等大臣在玄宗面前谗言不断。于是不到三年,就被玄宗“赐金放还”。而李白也已看透官场,再也无意为官。离开京城时,连玉真公主都没辞别,或许更多原因是不愿朝面吧,便流离他乡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再次体现出他狂傲不羁的个性。
     从此,天各一方。一位仍高居庙堂,“富贵故如此”。而李白孤篷万里、挥手自去。偶为笔吏幕僚,本非志趣。“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可是,玉真公主却芳心未了,一直在打听李白的消息,直到九年后获悉李白定居宣城敬亭山下时,便毅然向皇兄辞掉公主名号,散尽财产,于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启程离京,任凭关山阻隔,跋涉迢迢千里,往宣城奔李白而来。此时李白移居当涂县,得知玉真公主已至敬亭山翠云庵,也便迫不及待赶到宣城。“常夸云月好,邀我敬亭山。五落洞庭叶,三江游未还。相思不可见,叹息损朱颜。”心上人啊!别梦依稀,是否仍无恙?
    如果说李白第一次来宣城敬亭山是瞻仰谢公遗迹。那么,以后几次则是拜会他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了。此时的李白五十三岁,而玉真公主已六十二岁,一位已知天命,一位年逾花甲,从最初相识到最后相逢,从相识时的青春年少到相逢时的垂垂长者,度过了整整三十三季春秋。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岁月蹉跎,韶华易逝。初心不改,此情永恒。
    我无法用的笔墨来渲染这对有情人阔别重逢的场景,只知道李白为宣城敬亭山谱写了八十多首壮美诗篇。
     古人说“诗言志”,在我看来,诗所言的分明是一个“情”字。淡淡一阕,抒发的何止是如潮的万丈豪情,饱含着多少如歌的一往深情,又倾诉出心底几许如泣的辛酸悲情!
    晩霞似锦,深秋的群山披上红妆,金风爽利,轻轻拂过我的脸庞。我徜徉在敬亭山寂静的小路,以探寻的目光去追究,努力地想要寻觅出相看不厌的真谛,可是没有,只是觉得他仿佛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却又看不见、触不着。原来这是一种意境,只有用真心才能感悟的那份山一般厚重的真情!
   [1]     
当代散文网站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 sdsw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授权使用:当代散文网 程序设计:SDDNS
版权所有: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牛月进 鲁 ICP备 0501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