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2020《当代散文》第四期

  • 赵 峰:唱戏 学什么,也搁不住一门心思使劲。不是我有多聪明,唱戏没用专门学就会了。其实,大多数人对于歌和戏,都是听着听着就脱口而出的。只要不做专业要求,曲子和段子能唱顺溜就行。拿行内尺子卡,不公正不说,那样二般人也难过关。当然事有例外,玩家出口曲惊四座者,也大有人在。芸芸众生,潜藏的大才情多得是。侯宝林说不少人学艺都是跟“录老师”,如此说这样的老师还真不少,像是更早的“广老师”“匣老师”、还有“留老师”。它们分 2020-12-10 阅读详情
  • 郁达夫: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一个人夹在苏州上海杭州,或厦门香港广州的市民中间,混混沌沌地过去,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 2020-12-10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