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悦读

  • 耿立:历史深处有鲍山 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你是我兄弟,叙写文森特·梵高和他的弟弟提奥。凡高一生经济困窘,无论画笔颜料,无论衣物爨食,时常阙如,只有靠提奥接济,方可勉强度日。弟弟是梵高一生中最大的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与崇拜者,他知梵高,他懂哥哥。提奥是梵高精神的盾牌,没有提奥就没有梵高,没有提奥就没有伟大的梵高艺术。人们认为,包括梵高自己也在信中说,弟弟提奥是他的至亲、知音和支柱。 2020-05-09 阅读详情
  • 李淑英:老豆腐 小时候,小贩们那悠悠长长的叫卖声,总是有着无限的吸引力。只要听到一声吆喝:“豆腐——来——”,那吆喝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由远及近地到了胡同口,我便急忙跑回家去,拿上一个粗瓷大碗,向外跑去。吃饭时,饭桌上便多了那个粗瓷大碗。碗里的东西雪白柔软,凝似膏脂,上面撒着一层红红的、油汪汪的辣子。一家人的兴致显然高了很多,一把小勺轮流使用,一人一口美美地品着。尽管被警告有辣子,但我实在抵不住诱惑,忍不住也抢着要 2021-08-03 阅读详情
  • 李淑英:麦子熟了 清晨,出了小区,沿着柏油路一直向北,便走向一片开阔的田野。田野里,是长势正盛的麦子。霞光微露,晨风轻拂,走在麦田旁,有阵阵清香袭来。太阳升起来了,薄雾散尽,阳光洒在田野上,金色的麦浪滚滚而来。金色?我揉了揉眼睛,不错,眼前正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心里猛然一惊,麦子熟了?一算日子,原来快到芒种。驻足麦田旁,心中也如麦浪般涌起阵阵波澜。似乎听到微熏的风儿,正悄悄传播着一个信息:麦子熟了!麦子熟了!凝望着眼 2021-08-03 阅读详情
  • 记忆深处的年 美不美,故乡水。对于故乡,总是有着怀念。 2021-02-20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