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当代散文》2021 01期 总第126期

  • 米兆军:永丰之园 侄子高职毕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成了摆在眼前的迫切问题。一爷爷在世时常说一句话,"好汉不挣有数的钱"。我们家的男子不敢说个个就是"好汉",但几辈子人做事不怕吃苦倒是真的。媳妇在家属院门口摆了个牛肉摊,快二十年了。二十年积累的口碑,还是响当当的。许多顾客一直提议开个分店,此时或许就是个机会。说干就干,二弟很快为侄子在通衢路南首找好了两间门面房,准备夏天干烧烤,冬天涮火锅。经过简单的装修,购置了必要的 2021-07-26 阅读详情
  • 李长英:打破湖面的一次平静 仿佛初试翅膀的小鸟,飞出不远因体力不支无力地跌落下去……他扔出的石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弯弧之后,落向了湖面。于是,微波不兴的平静一下子被打破了,先是猛然崛起一样突地竖起一根奇想般的水柱,奇想般的水柱消失之后,整个湖面便起起伏伏、摇摇荡荡,连同岸畔的青青树色、天空泊定的云团和他直立的身影。于是,他笑了,微微地,宛若密友间交换会意眼神时饱含的那种得意神态。他微笑地看着那一排排凭空生出的波浪漫延开去,看那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刘培忠:年戏 村里有一个岩头山。说是山,其实就是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山下有个篮球场,南侧高坡上是一间小庙,紧挨小庙下建有一个露天舞台。记得小时候,每年春节,村里的男女老少、还有邻村的村民跑到这儿来看大戏。虽是天寒地冻的天气,来看戏的人相当多,很热闹。那时,村民过年能看上一场大戏,高兴劲不压于孩子盼过年的心情。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靳庄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子,物质上匮乏外,文化生活也极度贫乏,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冬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徐立萍:家有十三度 客厅电视机上方的温度计上显示十三度,这是入冬以来使用壁挂炉采暖后一直保持的温度。我家住顶楼,楼下时有人住,时无人住,即便住,也似没有安装壁挂炉的样子。从前年开始,十三度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即便调高水温,温度还是不增不减)。前几天,和同事们聊天,才知道他们的家里,有的二十六度,有的二十度,有的十八度。温度高的,在家开窗穿短袖,过着夏天的生活,二十度左右的感觉舒适度高,我的十三度,我只说,进门来能感觉到 2021-07-26 阅读详情
  • 王乐成:玩雪 一说起儿时雪日,先想到的是玩雪——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滑冰、扣麻雀……几十年过去了,再回想起来,仍激动得心跳加速。可住在庙乡筷子胡同里的玩伴们,玩得花样却大不同。一滑雪,在胡同里。筷子胡同窄,窄的仅能推过一辆小推车。夜里大雪纷飞,翌日,常常雪塞满胡同。早上,家家自发出门铲雪。孩子们抬出面板,或小饭桌,竖起来,三四个孩子合伙推雪,一挡一挡,推到西首的南北大街,再推进北湾。孩子们跑来跑去,双腮冻成红 2021-07-26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