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当代散文》2021 02期 总第127期

  • 博华:秋之韵 秋天来临,寒意渐浓,绿意消隐。霜降时节,华北平原,白霜露于原野,经霜的麦苗在寒霜的映衬下,愈发绿得可爱。秋风劲吹,树叶从枝头片片凋落。秋风万里,草木黄落。霜降时节的大地是浓郁的、热烈的。“霜叶红于二月花”,在秋霜的抚慰下,大自然的调色盘里多了几抹耀眼的暖色,遍野的树木或红,或黄,如火似锦,看一眼,让人心头略过一丝暖意。秋叶翩飞,草木多余的枝叶全部回归大地,最终魂归泥土,以便度过严寒的冬天。蛰虫无声 2021-07-26 阅读详情
  • 钟光武:难忘家乡的酸枣芽茶 时光摇曳,岁月染香。不知不觉间已跋涉在五十岁的人生方格中。而我,竟莫名的喜欢起喝茶来。工作闲暇之余,泡一杯热茶,让氤氲缭绕的茶香赶走些许的疲乏,让沁人心脾的芳茗涤荡尘世的纷扰。但我却觉得,无论是甜美清纯的碧螺春,还是闲雅醇厚的铁观音,或是唇齿留香的西湖龙井,都不及妻子为我采摘炒制的酸枣芽茶。酸枣,又名棘或野山酸枣,我们这儿称之为“棘子”或“棘针”。大都生长在山坡、道边、岩石缝隙中,耐旱耐瘠,生命力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张养华:寂寞竹子园 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来到竹子园了,这一次与往常的感觉明显有些异样。以往,离老远我就能嗅到炊烟的气息,再近些,又能听到汪汪的狗吠声,走近了,就能看见正在忙碌的护林员老韩。每次见到老韩,他好像都没有适闲的时候,要么烧水,要么扫院子,要么耧地种菜,要么侍弄庄稼。见到我们来了,他忙不迭地停下活计,直直腰,拍拍手上的泥土,为我们张罗茶水。凑这段空闲,我就会坐在屋前的石条凳上,歇歇脚,喘口气,或是到护林房的周围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张景皓:雨韵 我喜欢雨,因为她是个顽皮的精灵。雨,演绎着无数曼妙的乐曲:她会随着风或者找个跳板,巧妙地钻进房门,然后瞬间装作昏死状,唯恐被房子的主人发现而拒之门外,昏睡在那里静静地等待自己的伙伴,倘若是雨渐渐下大,房主会毫不客气地将她们赶出门外,她们会立刻又活泼起来——随雨而溅、随风而散;雨是个机灵的魔术师,她可以抚绿群山、可以润绿小草、她还可以荡绿溪水、染红花瓣。我喜欢雨还有另外一层原因,那就是,只有雨才能让 2021-07-26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