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当代散文》2021 02期 总第127期

  • 吴明:幸福的人 自来水管还未普及到家的年代,泉水、护城河水是济南市区居民的生命之源。曾牵着父亲的衣角行走护城河畔,也曾跟在姐姐哥哥身后来到黑虎泉边,挑清泉水,浇灌阿着生命的田园。大约六岁时,自来水管铺到街口,惹得街坊邻居纷纷走出家门,担杖水筲站成了队。看着亮晶晶的水流注满一只只水筲。人们笑语飞扬:以后可省事了,拧开龙头,趵突泉的水就来了,再也不用下崖爬坡去挑水。一个水管子就让咱们喝上了泉水。啧、啧,这可是天下第一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宋词:那一瞬间的彷徨 想起十年前去蓬莱的长岛。那是我第一次去蓬莱,并没有看八仙过海的胜迹,也没有去看戚继光。到了蓬莱,立刻赶到码头,登上一班船去长岛。我想由远及近地来,就像吃甘蔗从根处吃起,也是个越来越甜的意思。长岛归来,我却再无兴致,可惜了那些名胜。那天是我第一次坐船出海,很兴奋,可是船不像火车,它跑得慢。开出去老大一会儿,还能看见远方的陆地和灯塔。终于天地茫茫,我兴奋地在甲板上高扬了双手,大口呼吸,俯身看一眼脚下深 2021-07-26 阅读详情
  • 鲁北:看电影 小时候,很喜欢看电影,就像现在的小孩子喜欢看动画片一样。那时候看电影的条件非常简陋,偏僻的农村里,大都没有通上电,就用汽油发电机发电,看的是“露天电影”,就是一个小型放映机,外加一块大白布做的银幕,那银幕用绳子拽起来,固定在墙上或者两棵大树之间。更早以前,没有汽油发电机,用的是人力脚踏发电机。像骑自行车一样,蹬起来,切割磁力线,发电。懵懂阶段,听人讲,结婚之前,要去公社里登记。登记的时候,两个人坐 2021-07-26 阅读详情
  • 巴金:废园外 晚饭后出去散步,走着走着又到了这里来了。从墙的缺口望见园内的景物,还是一大片欣欣向荣的绿叶。在一个角落里,一簇深红色的花盛开,旁边是一座毁了的楼房的空架子。屋瓦全震落了,但是楼前一排绿栏杆还摇摇晃晃地悬在架子上。我看看花,花开得正好,大的花瓣,长的绿叶。这些花原先一定是种在窗前的。我想,一个星期前,有人从精致的屋子里推开小窗眺望园景,赞美的眼光便会落在这一簇花上。也许还有人整天倚窗望着园中的花树, 2021-07-26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