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于春生:殊死之战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12月04日 浏览:1392 原创


 8e2ed3c4ab9ec0385e02d559020ba04b.jpg

侍主至诚的狼狗,啮人立毙的毒蛇,两个异类物种不期而遇,狭路相逢,迸发出一场非死即亡的鏖战。在部队时,我有幸目睹了这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之战,至今思来历历在目,恍如隔日。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所在的机炮连驻省军区晏城农场。

连队饲养着四只狼狗。两只德国牧羊犬:虎虎、亚虎;两只中华狼青犬:旺旺,阳阳。

这些狼狗,种纯,体大,凶猛。趴在地上,身长如床板,爪子有成人胳膊那么粗,大嘴巴张开能含着五个窝窝头。

别看狼狗模样凶,绝对是通灵人性。全连上百号人,它们都认得过来。司号员吹什么号,干什么事,它们都无师自通。连队营房地处荒野,既没围墙,也无大门。有狼狗在,战士们尽可放心睡觉。

盛夏时节。一日黄昏,收工回来的战士们正围坐在院外柳树下吃饭。突然,一条黑褐色的小蛇从树上跌落了下来。  

这条小蛇,尺把长,手指般粗,浑身黑褐,间有白色花纹。三棱状的蛇头昂立,一双绿光闪烁的小眼睛盯着围观的战士。蛇信子如紫红色的火焰在口中飘忽不定, 不禁让人毛骨怵然。我猛然想起了唐代柳宗元《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不由地往后退却。

临沂籍战士小王,乃远近出了名的玩蛇高手。无论什么样的蛇,只要让他逮着,或把玩于手,或围系腰间,更瘆人的是他竟将活蛇捋弄成团,塞入草帽内,戴在头顶上。

万没料到,平时这玩蛇高手,见到盘曲于地的这条小蛇,竟然如临大敌。他一边惶恐地盯着小蛇,一边向众人大喊:“这蛇有毒!都躲远点!千万别让它咬着!”

玩蛇高手都惊恐成这样,其他的战士自然唯恐避之不及。

这时,另有懂蛇的战士提醒大家说:“这蛇就是老百姓传说中的风梢,剧毒无比,其毒液可穿石熔金。不论什么动物,只要被它咬着,必死无疑。别看这蛇小,动作灵活,行如闪电,动若疾风,能在麦芒上行走。”

这条风梢果然非同寻常。只见它蜷缩在地,犹如一神秘莫测、独来独往的奇侠怪士,浑身透露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杀气。即便是这么多战士围着它,它竟与众人对峙,丝毫没有夺路逃窜之意。 

沉寂片刻,大家猛然想起了狼狗。遂大声呼唤:

“虎虎——!”

“旺旺——!”

随着一声呼唤,虎虎如离弦之箭,应声而至。

神采飞扬的虎虎,忽然发现了盘蜷在地的风梢,浑身的皮毛骤然竖起,身子急速后撤,利齿外呲,目露凶光,朝着风梢疯狂地嚎叫。

看到虎虎这反常的举动,我心中有些纳闷。我们整日在农田里干活,遇到蛇那是常有的事。只要遇见蛇,不论大小,虎虎扑上去便咬,从来没有打怵过。前几天,在瓜地里遇上一条一丈多长、茶碗口粗的银花巨蛇,虎虎照样毫无惧色,一举战胜了它。

没想到,今天面对这条尺把长的小蛇,虎虎反倒谨慎了许多,未敢贸然扑上去撕咬。

看来,动物间都是有灵性的。这毒蛇绝非等闲之辈。

刚才还镇定自若的风梢,猛然发现了突如其来的虎虎,上半截身子陡然竖起,三棱状的蛇头面朝着虎虎,前后左右不停地晃动着,紫红色的蛇信子在口中快速吞吐,一场殊死大战一触即发。

狗蛇对峙片刻,虎虎率先发动攻击。

只见它后腿一蹬,前爪高高跃起,咧着大嘴,朝着风梢猛地扑咬了过去。虎虎势大力沉,凶猛无比,一般的蛇很难抵挡。

万没想到,这蜷缩于地的风梢,瞬间腾空而起,身似疾风,快如闪电,嗖地一声,发出足以致命的一击,冲着虎虎就咬了过去。

虎虎见状大惊,急速闪身躲避。

真可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就这一个回合,狗蛇充分展示了各自的非凡实力。

在旁观看的战士,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啊呀,我的妈!这风梢也太厉害了吧。它的身子竟然能飞起来。”

“幸亏咱虎虎躲得快。不然,万一被它咬着,那可就没命了!”

狗与蛇的鏖战仍在继续。

虎虎像一个不畏邪恶,勇猛顽强的斗士,时而向风梢发起攻击,时而对其狂吠。

风梢似一邪恶歹毒、身怀绝技的怪侠,时而飞身迎击,时而昂立在地,与虎虎怒目相视。

虎虎不断变换着攻击的方位,一会儿从正面发起攻击,一会儿又绕到毒蛇的身后向其扑咬。风梢则移步换影,翻飞腾跃。辗转腾挪,进退有度。上下穿梭,伺机迎击。

虎虎与风梢鏖战数个回合,只杀得难分难解,胜负难料。

战士们见状,不由地着急起来。

“别让它俩再打了。这风梢毒性强,万一伤着咱虎虎就不好了。”

“快去找家把什,把它赶跑算了。”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虎虎非同寻常的狂吼声,引来了旺旺。

体型高大,骁勇善战的旺旺,忽然发现了风梢,骤然皮毛竖立,嘴巴大张,鼻子上方勥成了一个大大的“王”字,冲着风梢,不时发出低沉、愤怒地“嗷——嗷”吼声。

援兵到来,虎虎顿时斗志陡增。

开始,虎虎、旺旺从正面轮番向风梢发动攻击。只见虎虎高高跃起,扑向风梢。风梢伺机腾空,奋力迎击。风梢刚一落地,旺旺立马又扑杀过来,风梢仓皇腾起,紧急应敌。

双犬轮番大战风梢,如苍鹰搏兔,似渴骥奔泉,直杀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虎虎、旺旺浑身的皮毛都湿透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风梢则蜷缩于地,三棱状的蛇头依然昂立。

精灵的狼狗意识到,从同一个方向攻击风梢,效果欠佳,遂改用“前后夹击”之战术。

虎虎仍然从正面发动攻击,旺旺则绕到风梢的身后,从后面对其袭击。

夹击战术果然奏效。

起初,风梢还能灵活转动身体,左迎右闪,及时应对。

随着虎虎、旺旺前后攻击的力度不断加大,风梢渐渐有些力不从心,首尾难顾了。

狗蛇大战时而紧张激烈,时而松弛舒缓。

少息片刻,新一轮夹击大战重新开始。只见虎虎猛蹬后腿,高高跃起,朝着风梢扑咬过去。风梢抖擞精神,竭力跃起,咬向虎虎。虎虎疾速躲闪。风梢刚一落地,旺旺又从后面扑咬过来,风梢急速折身回击。就在它折身回击的刹那间,虎虎抓住时机,急速扑了上去,一口咬住了风梢的颈部。风梢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翻滚,缠绕。

怒不可遏的虎虎,死命咬着风梢的颈部,使劲地晃动着大脑袋,将风梢在地上来回地摔打。

俗话说“蛇打七寸”。风梢即便是毒性再强,动作再灵活敏捷,一旦被咬住了“七寸”,便失去了攻击的能力。

这时的虎虎,没有一丝儿怜悯与松懈,猛烈摔打一阵子后,又用两只粗壮有力的爪子,死命摁住“风梢”的身子,锋利的牙齿撕咬咀嚼着它的颈部,自上而下,一段一段地撕咬、咀嚼。待撕咬咀嚼到尾部时,风梢已如一缕败絮,不再动弹了。

毒蛇被咬死了!

狼狗胜利了!

年华似水,岁月如歌。倏然间离开部队已经四十余年了。时常想起连队的狼狗,每当想起虎虎、旺旺与毒蛇风梢殊死大战的情景,仍然是那么兴奋激动,仿佛又回到了火热的军营生活,又回到了那活力四射的青春年代。


0
0
12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