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丁东:好老师列传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10日 浏览:402 非原创


东晋葛洪《勤求》诗云: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重于父母多矣,此言极是。

细数小学至大学教过我的老师,总数应不少于五十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留下或深或浅记忆的占了一大半。他们中,慈爱可亲者有之,严谨敬业者有之,淳朴厚道者有之,得法善教者有之,博学才高者有之,时尚新潮者有之……无论哪一位老师,都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

记得上小学报名那天,父亲早早带我来到了仅有一排破屋的村小。爷俩正站在办公室门口踌躇时,一位梳两条齐肩小辫的老师,在离门口最远的角落,站起来朝我们招手:“是一年级新生吗?来,到我这来!”父亲带我过去。“你叫什么呀?”老师摸着我的头,笑吟吟地问。就这样,我上了学。往后知道,我的启蒙老师姓陈,是位民办教师。她給我最深的印象,除教我拼音、识字外,是有一次赶集遇见我母亲,说了“你儿子是个大学生坯子”这句话。如今,她已离世多年——我永远怀念她。

小学三年级,短发、个小、长相甜美、和霭可亲的薛老师教我语文、任班主任。薛老师待我像待她的孩子一样。她虽不是正儿八经的科班毕业,没有系统地学过教育学、心理学,却最擅长赏识教育,懂得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学生,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贫困学生。每次组织看电影,她总坐我身旁,边看边讲解。待上课时,她让我把故事完整地讲给大家听。有几次星期天,带我们几个上她家,除辅导功课外,还留饭。在她的关心下,我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年年三好学生,尤其作文,几乎都是范文。多少年后,我走上了领导岗位,每年春天,她都会让子女捎来她家院子里长的竹笋,让我尝鲜。我知道,其中另有深意——让我坚守竹子的节操。如今,她虽年近八旬,依然保持着一位好老师的本色,做着关爱孤儿、服务社会的善事,并安享着幸福的晚年。

初中教我的老师,印象最深的有三位。一是语文金老师。四方脸,架副粗框眼镜,再冷的天,都是精神抖擞。他上课条理清晰、激情澎湃。只是因为担任着副校长,学校事务多,课余对我们的关心少了些。二是政治施老师。长脸,瘦高个,菩萨样。对他上的课印象不深,只记得板书特别工整,对迟交作业的学生毫不留情。三是物理于老师。长着一张没多少表情的脸,瘦得像猴,做事慢条斯理。他的课特别吸引人,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这与他拖拉机手的经历有关——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据说上大学前就已结婚生女。“师道既尊,学风自善。”(康有为语)因为喜欢他的课,我物理考试每次都接近满分。

进入高中后,物理成绩一落千丈。何以至此?我个矮,坐第一排。每次物理课,老师都站我课桌前,凌厉而威严的目光,透过镜片,扫视着教室里的一切,让人不寒而慄。遇到有学生不专心或答不上提问,他就拿粉笔用力地在我的课桌上敲击,并声色俱厉地训斥学生,让我担惊受怕。自此,我开始讨厌物理课,成绩自然也就不好了。

冒老师教我们高一化学,他刚送走高三。或许是为了赢在起点,第一场化学测试,他拿当年的高考备用卷考我们,结果原本初中时化学成绩都是90多分的我,仅考了30来分。遭此当头一棒,“废学之渐也”,致使升高二时选择了文科。

高中三年,尽管我就读的只是一所乡镇中学,但遇见的老师不可谓不好,物理、化学老师自然也包括在内,因为他们当年不要说在学校,就是在全县都是响当当的学科翘楚,只是于我不适而已。我的语文老师,书法、文章和他的长相一样洒脱,他的字能卖钱,他的诗歌常在文学刊物上发表,他的课让人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只是他不善于抓纪律,学生不交作业也不管。谁考试差几分,求求情便给个及格。

我的英语老师,一身朝气,好学上进,整堂课说不满三句汉语,其扎实的英语口语功底,超乎想像。只是脾气太大,动不动暴跳如雷,让学生望而生畏、敬而远之;我的政治老师,是一位特别敬业的中年妇女,一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犯了错误、哪怕是犯了一点小错的学生。条帚、簸箕放教室什么地方,都有讲究,不允许有丝毫差错。只是专业水准并不很高,这与她“工农兵大学生”的学历有关;我的历史老师,有着与他年龄并不相称的业务能力。虽然每次上课都带了教材,但从不翻开看一眼,一口气、一堂课,像说书一样。他所教的班级,历史成绩在全县总名列前茅。只是他有时过于严苛,让学生不怎么喜欢;我的……

进入大学,那真是另一番景象。除辅导员本科毕业留校、边工作边读研外,其他教我们的大多是在学界、教育界有一定影响力的名师、名家、名教授。李劼、格非、宋琳、华民、叶斓、徐莉莉、范可育、王晓明、夏中义、李亦中、巣宗祺、陈子善、洪本健、李莲娣、钱红……一个个名字,耳熟能详。“仰之弥高,钻之弥坚。”(《论语.子罕》)正是遇见的这一群好老师,使我从一位“农家娃”成长为“中山北路文艺青年”。只是,他们中的多数,于课堂之外,“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负责“授业”,而把“传道”“解惑”交给了辅导员和图书馆。

一个人的人生正如旅行,在这一既有风景也有坎坷的旅程中,遇见这么多好老师,尽管他们并非十全十美,却是我一生的幸运。他们带着温暖,走进我的生命。“长大后成了你”,大学毕业,我怀揣梦想,走上讲台,取老师之长,补自身之短,奔跑在做一名好老师的追梦路上。

轻盈数行字,浓抹一生人。曾经求学及八年中学语文老师的经历,让我对好老师的定义有了深切的体会。一位好教师,用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话说,“是一个懂得心理学和教育学的人”,其境界为:让学生尊重;让自己心安;让学校骄傲;让社会满意。无论在课内还是在课外,以高尚的人格塑造人,以渊博的知识培养人,以科学的方法引导人,以优雅的气质影响人,与学生同进步、共成长,让所教的每一个学生都有一种幸运感——在学校的那段日子,是生命中值得骄傲和怀念的一段时光。

但话也得说回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上没有一百分的老师。好老师的形成是一个不断修炼、反思、提升的过程。一个老师,他可以不完美,但心中必须始终装着学生,拥有用一颗心去焐热另一颗心的信念和执着,以满腔的热忱点一盏照亮学生人生的灯。因为,学生的人生仅此一回,任何教育上的失误都无法补救。教师这一职业角色,决定了老师必须对每一位孩子负责,“严于己,而后勤于学生,无愧为教师天职”。

“站在三尺讲台/我的自豪/是那支粉笔/不要说粉笔渺小/我用它诠释美丽的生命/……每天,脚步轻轻/叩问那一截仄仄的楼梯/这是攀登的节奏/人生的答卷就在脚下/纵然平凡是教师的修辞/我依然脚踏实地……”这是我当年做老师时写下的一首小诗。

“黑发积霜织日月,粉笔无言写春秋” 。好教师,如百合,展开是一朵花,凝聚是一枚果;好教师,如星辰,远看像一盏灯,近看像一团火!    

丁学东,笔名丁东,男,1967年出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民盟盟员。长期从事教学、教研及教育行政管理工作,曾任江苏省张家港市政府副市长,现任张家港市政协副主席。

0
0
9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