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经典

陈忠:在灵鹫寺享受午后的宁静​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0日 浏览:149 原创


 

正午时分,宽阔的唐冶大道上偶有车辆往来,行人也稀少。风很轻,带着初春的微凉。我们在一不起眼的大门前下车。眼前修缮一新的灵鹫寺,始建于唐初,是中国著名的四大灵鹫寺之一。

朋友告诉我:现在看到的只是灵鹫寺的主体部分,原先整座灵鹫寺占地有60余亩,分三个区域,除东西两处塔林占地40亩外,庙域20余亩。西北为花园土山;西南为学堂、至善堂和五圣堂;东北为柴草场院、窑室;东南为车马棚、木工间、盐店等。中间寺庙主体,由禅门、憨师殿、如来殿、观音殿、千手佛大阁组成,各自成院,相互连接,并配有厢房,缭以围墙。。该寺鼎盛之时,古树参天,碑石林立,殿阁雄壮,僧侣百余,香烟缭绕,钟声回荡,善男善女,诵经拜佛,来来往往。上世纪六十年代,寺内佛像、碑刻遭受了灭顶之灾,观音殿坍塌,芜乱不堪,只有山门和灵鹫阁还保存比较完整

恍惚间,我仿佛触到了唐朝的香炉,听到了僧侣们撞击木鱼的声音,和朝圣者络绎不绝的脚步声。我虽然看不到300多僧人讲经时的面孔,但我看到了高大的砖塔和雕刻精美的石塔,与天空中几朵散淡的白云遥相呼应,让人感受到霞横树杪、峰含旭日的古朴和静美。

斯时,站在刻着灵鹫禅林四个大字石匾的殿前,抚摸着殿墙上斑驳的泥灰,听着不知处何处传来的禅乐,我忽然又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深秋,曾随几位作家一起来过灵鹫寺。那时的唐冶新城还在开发中,没有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大厦,天地开阔,旷野清朗。路边偶尔会看到几株柿子树,树上熟透的柿子,在清晨的阳光下像一个个喜庆的小灯笼。我们的车子间或掠过几株枫树和银杏树,那火红的、金灿灿的叶子,让人瞬间从心底升起一片暖意。而当我坐在寺前一架破旧的独轮车上,遥望静静偃卧在疏阔的天空下的围子山,空旷的四周加上送爽的秋风,整个人产生一种已被放空、插上翅膀就能飞的感觉。如今再抬头看去,殿门的左斜上方,是一栋栋新矗起的高楼,无数炫彩的玻璃窗折射出刺眼的光线,令人眩晕。

在远离市声人沸的灵鹫寺前,静听风吹过屋脊上的野蒿、菜地里秋虫的鸣叫,风铃在光芒下的清音,脑海里存放许久的俗念,名利场上的得与失,仿佛都成了前尘旧事。

绕过正门,我们从一个偏门进入。此刻,灵鹫寺的辉煌全貌尽收眼底。

灵鹫寺不似其它寺庙为黄、绿琉璃瓦的屋顶,其五座大殿皆是青瓦灰墙的明清风格,就跟国内现存的数千座寺庙一样,一望便知是明清时代重建的,砖石结构,形体简练,显得十分古朴。有人说灵鹫寺的建筑有道教文化的迹象,至于为何就不得而知了。我想,这也许与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有关系吧。因为道教与中国民间信仰始终存在着一种共生关系。但也可能与清王朝将儒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同道家的阴阳五行思想融合在一起有点关联。

进寺内后第一个殿是天王殿。殿门西侧竖着一块残碑,用玻璃罩着,上面记载着康熙年间重修灵鹫寺的旧事。

虽然灵鹫寺的四周已被商业大厦和住宅商品楼包围住,但它历年延续下来的、内在的安谧气质,依然可以给人带来难得的清醒与清净。

斯时,有个叫普善的僧人正在给几个外地游客讲关于神鸟灵鹫的神奇传说:
   
  相传唐初,李世民东征,屯兵于此。为了激励军队的士气,便在此修建了一座“五圣堂”,用来纪念捐躯的将领。苦于战事不顺的李世民,常在武圣堂前彻夜思索攻城良计。一个子夜时分,众人沉睡之时,他突然听见一阵奇异的叫声,睁眼一看,一只散发着五彩光芒的美丽大鸟腾空而起,停留在武圣堂前,停栖片刻后又扶摇直上。只剩下武圣堂前三道金光,冲射牛斗。李世民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他认为这是神灵在给自己指路。果然,不久李世民便打了胜仗。 

此后,李世民重修武圣堂,并将其改名为灵鹫寺。

灵鹫寺与历代帝王颇有渊源。相传清代乾隆前往泰山封禅时曾路经此地停驾,下榻于观音殿两侧间禅房之内,稍住二夜。 当时的圣僧佛果给乾隆帝讲经论法至深夜,精妙感人,乾隆听得入迷,龙颜大悦,深为佛果的佛法所折服。后又召其进京,当面考查,深觉此人天资聪慧,经法绝伦。佛果在京城住了一段日子,非常想念灵鹫寺,便想返回。乾隆不便强留,便下了一道圣旨,要佛果沿途向各州县知府大小官员等募捐,重修灵鹫寺。此旨一下,官员们纷纷主动跑来捐钱,灵鹫寺又增建千手佛大阁一座二层,上层雕佛昆教主,下层雕皮如佛、大神爷、文昌官、阎罗王、般真君。至此建筑完善,独成一体,盛极一时。

我问朋友:记得史料上有记载,说灵鹫寺内有当年李世民亲手植下的三棵国槐,用作纪念,意在让士兵怀国。

朋友说:三棵国槐,也被当地人称之为唐王槐。解放初期,三树国槐均有九丈余高,二丈多粗,四人连手,方可怀抱。夏天一到,寺内树阴遮天,凉爽如秋,地面长满青苔,后来就不知去向了。说着,朋友直指大雄宝殿后墙的两棵国槐,说:它们是唐槐的子孙,也是很受当地人保护和礼敬的。

看着寒风中挺立着光秃秃树干的两棵槐树,我就想,这要是到了初夏,黄白色或淡黄色的槐花一片片、一层层地挂满了枝头,嫩嫩的花骨朵间有些许的绿意,蜂蝶和蜜蜂在其间舞动着。夏风一吹,树上的花朵,就会纷纷落在香客的发间,沾满游客的衣襟。

趋步来到寺院的后院,我惊讶地发现灵鹫阁已做了修缮。五年前,这里还是非常的破旧凌乱:五开间二层木制阁楼前堆放着许多杂物,殿墙灰蒙蒙的,残留着沧桑岁月的痕迹。此时,看着顶梁、墙壁、廊柱上雕刻着的精美图案,古香古色的花棂门窗,让我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唐朝,仿佛闻到了绵延的香火味道,看到了僧人们在蒲团上诵经、打坐的身影。

大殿上高高挑起的房檐中间傲立着一只似鸟飞鸟、似兽非兽的动物,想必就是神鸟灵鹫吧。

坐在灵鹫阁前的石阶上,看着远处一棵老树上那几片在风中晃动的枯叶,就觉得像几只翻飞着翅膀的鸟儿。我喜欢伫立在寺庙的庭院里,静听着僧人们诵经。虽然我听不懂经文,但是,每当听着风中飘过来的诵经之声,就觉得有一只温柔宽厚的手掌,在轻轻地抚平内心的杂念和烦忧。久而久之,就会感觉那浑朴悠扬的和声,可以驱散俗世里所有的浮光尘影。

归途中,望着车窗外还未返绿的树木,我说,等春暖花开时,我们再来一趟吧,那时,这里的景色一定很美。朋友目视着前方,少顷,默念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寥寥数语,顿让我醍醐灌顶。朋友并不研究佛道,许是经常读些禅书的缘故吧,竟然对世事参悟得如此通透——有心皆苦,无心即乐。郎朗天光、细雨和风已经是上苍对我们最好的恩赐,我们还再奢求些什么呢?

斯时,一架银色的客机,由南往北飞过,远远地看过去,就像一只巨大的飞鸟……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