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也果:日照之都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0日 浏览:256 非原创



人们敬重大地上的事物,定居地的命名枕着大大小小的山川、河流,那些悉心丈量的地域如宝藏,密密麻麻地镶嵌在各自的版图上。遥远的日喀则,原称“年曲麦”或“年麦”,即楚河下游之意。与寻常意义的命名不一样。日照,取自世间最伟大的壮举。所有造字的智慧都源于对万物贴切的描摹。日字的跃出,犹如日出的盛景,带着从天而降的光芒和暖意。“日出初光先照”。东方的海,让日照得天独厚,意义非凡。沉下心神,人们立即被日照这个神采奕奕的名字渗透。一座年轻的城市,一个万众瞩目的名字。多少人揣着由衷的愿望,去日照。去日照,一个有海、有绿茶、有神一般古老的银杏树,太阳最先光顾的东方。

似乎是为了区别以往的印象。我们立夏后抵达日照,最先领略的是日照的夜。传说中的花海在夜里隐去身形,只留下浪漫的花边。沿着黑暗中晃动的小径,漫过花海去海边,让行进变成夜晚的序曲。日照在那晚幻作震撼恢宏的巨幕,在激扬的浪花中伫立。“日出东方·海之秀”璀璨夺目,正在海边冉冉升起。漆黑深远的背景,海是发生地。黑暗的海面上跃动的影像,演绎着来自大海的古老传说。龙王、龙女,勇敢的水娃,料事如神的姜太公。一重重浮现的光影交替变换,动人心魄。巨浪、海风、火光在升腾的雾气中开启了另一重诠释。日照人把智慧和精神投射到这片幽深的海域,散发着爱和信任的力量。正如任何一捧海水,都蕴藏着海的滋味。任何深情的一瞥,也已抹上心底的阳光。此后,人们对日照的念想就在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影像中刻下印记。

始料不及的是海边的天气。好像开玩笑似的,偏要在夏天来临之时耍一耍性子。从海上来的风,长驱直入,一路啸歌。让人领略海风真的不是在表演。它们上了岸,初来乍到的人不镇定了,只想躲进海边的那片松林背后。沙雕依然,小岛宛如静谧的城堡。潮汐塔的出现,像深入大海的听诊器,关心着潮来潮去。万平口,正如这个名字带来的所有想象,开阔、包容、坦荡如砥。漫长的海岸线,无涯的天际。与海的交流便可以在这里无拘无束地进行。大海是理所当然的背景,凝集着人们天生对海的心驰神往。海鸥,沙滩,明净的天空。在海边做一个梦吧。天是蓝的,海是蓝的,梦也是蓝的。浮现的草坪,浪漫的海滩。偎依在船上拍婚纱照的情侣,无惧风浪。爱情中一直找寻得海誓山盟,在此有了理想的见证。除了飞扬的爱情,海滩上停泊着老了的木船,保留着从前的骨气,多像鱼的骸骨,从齐平了的视线望去,它依然投奔大海。

海风是有颜色的。船老大的身体里裹着海风,然后就有了古铜色的脸,古铜色的大笑,粗犷与褶皱里的盐有着同样的味道。掌舵者的年纪一定要有让人能生出信赖的阅历,饱经风霜的目光,以及海上生存的勇敢和智慧。黑色的礁石上,被海水带来的海蛎子嵌入其中,与石头浑然一体,难以剥离。海是生活的栖息地,一艘船的模样是家,是战场,也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鲜活的生气。出海犹如远征,面对深不可测的疆域,在海浪中出没得是出神入化的勇士。海洋牧场是一个磁场,绵延不绝地释放出的蓝色讯号,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慕名者。让我们乘风破浪,一起去看大海。赶海,这来自大海深处的馈赠。海水袭来,心潮涌动,退去之后的海滩瞬间变成了熙熙攘攘的集市。在世间,大度的给予者多被赞颂拥有海一般宽广的胸怀。

把碑立于海上。岚山海上碑早已成为黄海盛景。静卧的巨大的礁石上,赫然显现“砥柱狂澜”“万斛明珠”“星河影动”“撼雪喷云”“难为水”。久远的安东卫,岚山头海州湾畔矗立着“万里海疆第一碑”。面对海上奇观,世人禁不住赞叹。汉字的壮美、碑刻的力道与内心的翻涌已站立了数百年。岸上的龙王庙享受着世代的香火,竭心竭力护佑着出海打鱼的人。受惠的渔民以隆重的仪式,敬畏神灵、供奉平安。一个地方的文明以物的形式留存。时间途经此处,刻下记忆和光阴。四处弥漫着海的气息。

那个离海最近的小镇,叫东夷小镇。来了,就要住下。寻一处静雅的民宿,去同一家酒坊就餐。在同一条路上走上几个来回,周围就熟悉得仿佛之前早已来过。生活是一种秩序。古朴的建筑、舒适的渔家院落,层叠有致。纵横交错的街道有着天然的归属感,叫作伏羲、神农、女娲。在这样的海滨小镇,可以独行,也可三五结伴。由海岸线吹过来的海风,途经七百余米在此处滞留,新鲜无比。小镇的空气,可以入瓶出售,洁净清爽,适合吞咽,洗涤眼睛和喉嗓。阳光比洒水车细致,眷顾着小镇上的每一寸土地、草木。每一处院落必然有花儿。花儿种在门口,悬于门首,现船型器皿之中,姿态怡人。在小镇,很容易着迷浮现于墙上的文字,那些涂抹在墙壁的赤子情怀,正与每一位萍水相逢的人推心置腹。陆地往往倾心于对某一区域的划分,延伸出去的海推广了人们的想象。无疑,小镇当是城市的边界。东夷小镇由两座岛组成,一个叫作凤仪,一个叫做龙栖。夷水河如一袭绸带环绕。横卧其上的每一座桥都有一个吉祥如意的名字,喜雨、福星、及禄、寿昌。去祈愿阁诉一下衷肠如何,虔诚的祈祷必将顺心遂意。

并不是每一座城市都拥有自己的海洋馆。这个移居陆地的馆舍住着另一个世界的居民。人们以崭新的目光接纳着神奇的海底世界。相比于人类依照肤色的划分,这群斑斓多姿的族群,林林总总,让人目不暇接。在蓝色底版的映衬下,陷入其间的人,偶尔浮现做一条用鳃呼吸的鱼的念头。向这一群口不能言的伙伴索要名片看似已行不通,以人间的审美赋予它们各自的名姓,不知是否欣然接受。不远处的大海让这些在人间落户的族群没有太过意外,微型景观模拟的是海洋乐园。每一位靠近的人都试图与另外一个世界建立联系。哪怕只是隔着厚厚的玻璃,看上一眼。混迹其间的潜水员背着氧气瓶,扇动着鳍一样的脚蹼。在与鱼近距离的交流中,他看起来只是像另一种类的鱼。

海边的杜鹃花有理由长得更美。偌大的园内宛如仙境,绿地、清溪、花木,花团锦簇。盛开的杜鹃花正在举行为期一个月的集会。这个消息差不多让整座城的人倾巢而动。原本浮动的暗香变得热情而大方,牵引着游人的衣襟,盖住了每一枚脚印。纷纷与花儿合影的人,都被争奇斗艳的花儿吸引。让人驻足的是坐在花园里的两位老人。当黄昏已然降临,就让我和你一起坐在椅子上,听陪伴了一生的人絮絮而谈。时光重来,人间的恩情成为别人眼里看得见的浪漫。当花朵的形象安放在画里,艺术与美并置,难分高下。花朵在人间制造的盛宴,处处充满着迷恋。比如在衣裙上绣花的女人,作为美好的事物被喻作了花。

与花朵相持的是葳蕤的绿。田野里植物茂盛,只有阳光泼溅的声响。此时,世间万物正在进行的节奏叫缓慢生长。人们扎系头巾,或者顶着遮阳伞,只有那些绿色的植物甘愿在光线的普照下成为最温驯的孩子。在茶园,靠近这些东方的树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们看起来多么朴素。如果不是聚居在一起,一株长出茶叶的树,多么类似靠近水边的低矮的灌木。可是它的名字叫茶。植物之间的感应让人觉得万物之间的密切。松柏、枇杷树、金镶玉竹是天然的防风墙,豌豆、苜蓿、金银花集体吸引着飞虫的注意力。经过植物们的共同努力,茶叶里开始泛起淡淡的兰花香。中国人喜欢饮茶、品茶,这种习惯成就了生活的经验和美谈,营造出别样的生活方式。传统文化落至一片绿叶,滋味沉潜、悠长。茶趋向心性,富于禅意。以东方智慧意会茶的精神。此时,最好的事情便是,在茶园里品茶。饮得自然是今年的新茶。这些东方树叶,浸于水中,变换出时间的味道。世上那么多香气,除了心香,墨香也与茶香匹配。无论迎霜、福鼎大白、金观音、龙井长叶,它们统统叫作日照绿茶。江北的日照绿茶成为一种形象,它们住在海边。

“莒虽小国,东夷之雄者也。”去莒国吧,听从这个古老国度的召唤。有人会有面对“莒”字的生疏。许慎言“齐谓芋为莒”“莒人多食芋”所得。作为一个地名,它已将自己沉淀了数千年。陵阳河遗址出土的陶质大口尊,惊现“图像文字”。这种于陶器刻上的陶文,创造了中国最早的古文字雏形。图像文字揭开了中华文字的初始,与万物如此肖像。作为东夷文化的中心,莒人“好让不争”“衣冠带剑”,具君子之风。“勿忘在莒”犹如卧薪尝胆。春秋战国的齐桓公作为亲历者,此言既出,如警钟长鸣,至今不绝于耳。对文明的挖掘,需要往下的力量和反思精神。莒州博物馆声名显赫,那么多重现世间的事实,以历经沧桑的面目书写着历史绵延的进程。来莒国怎么能不去浮来山?那里有千年古刹定林寺,有刘勰和他的《文心雕龙》。还有神一般古老的银杏树。多年以后,人们发现山的修养和沉淀竟然不尽在自然的山体。尽管飞来峰、浮来峰、佛来峰三峰鼎立,如卧龙般清雅灵秀。山上修竹奇木,居谷繁茂,怪石嶙峋。而一座山更因一个人令后人仰慕。以文彰名的刘勰潜心五年著《文心雕龙》,“体大而虑周”,名垂青史。晚年创办北定林寺,晨钟暮鼓,肃穆庄严。如今寺里所藏经文,皆由刘勰编写修订。在浮来山,时光依旧如四千年前一样稠密。定林寺前的银杏树枝繁叶茂,蓬勃的生命表现为年年新绿,岁岁金黄。缠绕着巨大年轮的还有满树吉祥的红丝带,好像佩戴着一生的勋章。经久不息的生命力在任何一场相遇中都让人顶礼膜拜。沿途的路灯挑着银色的银杏叶,捡拾地上碧绿的银杏叶,有人嗅到了月亮的味道。在浮来山,再不会有人愚蠢地嘲笑方言,方言蕴含着土地、阳光、深厚的情意。智慧的人类,用一种有声的语言就把地域清晰地分割。莒地方言,刘勰听得懂,古老的银杏树一定也听得懂。

五莲就像一位美丽的女子,明眸善睐,让人过目难忘。白鹭湾的命名者创造了一个最年轻的传说。当那片白鹭出没的水湾被一双眼睛捕捉,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潜入白鹭的翅膀,起起落落。似乎每一个信的人都会有所得。所以,当梦一般的理想在眼前出现,人们笃定地选择这一处宁静美好的世外桃源。崭新的格局精心划分着现实和内心的区域。现代生活需要简单,比如一尘不染的白、淋漓尽致的黑。设计感来自内心的折射,干净、轩敞、通透。可以风一样自由地穿梭。把飞翔包裹起来,这个臆想也得以实现。那个可供人们聚集的场所,木质,安全,宛如巨大的鸟巢。面包坊飘荡粮食的香气。灯光把经过面包坊的人一律刻下了浓郁的影子。夜里,在白鹭湾出现的猫与世界隔着一道玻璃门。它在那里静候,神态如此安宁。白鹭湾的夜晚看不见白鹭,白鹭湾的夜晚闪烁着灯盏,或明或暗。即使走在庭院的小径,也会遇见匍匐在树间、草坪的眼睛。那个来自东方印度的瑜伽修行者,刚刚沿着环形的湖边离开。每位出现在白鹭湾的人一定迷恋这样的夜晚。塘里的荷花由夜空昏黄的月光陪伴。在白鹭湾定居,是个不错的主意。

终于看到了阳光下的花海。走过喜雨桥,远远地就望见东夷小镇的那片花海。星星点点,铺满了视野。即使根本叫不出花儿的名字,也禁不住俯身亲近。真想留住那个花香荡漾的下午。海,充满了天然的吸引,蕴含着种种的可能和不可能。每一座海滨城市都起源于小渔村,大海见证着潮汐,也见证了一座座新城的诞生和成长。越来越多的城市,拥有着一个共同的心愿。它们把祖国紧紧地拥抱,贴近自己的胸怀。海曲路的历史沿着海岸线的蜿蜒一直延伸。鼎公发现台北有一条路叫做临沂街,感觉很是亲近。在日照,遇见一条路,叫临沂南路。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