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丁海峰:日照印象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0日 浏览:272 非原创




“叔叔,这是我做的渔船,送给你当礼物”。

一艘精致的木架结构和彩卡纸做成的小渔船放在了我的手心,小丫头贝壳眨着明亮的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我。在微弱的钨丝灯下,她的面颊像是渔光照射一般,明暗闪烁间透着童真和快乐。

这是近几年来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相比于很多昂贵的奢侈品,这艘普通的渔船反而驶进了我内心深港。时间会过滤掉所有的苦难,善良终将让我们随风追浪,到达幸福的彼岸。

“谢谢你,贝壳,你爸爸呢?”

我是去看望贝壳父女的,想在离开日照之前,再跟这对朴实而善良的父女见最后一面,他们这个狭小的屋子,曾给我短暂的难以忘怀的时光。

“出海去了,还没回来呢。”

“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

贝壳习以为常地回应着,她的小麻花辫随着摇头的动作在空中甩出一条彩虹般的弧线,透过发丝间的缝隙,钨丝灯的色彩变得如童话般浓郁而梦幻。



2019年元旦前夕,经过近一个月的熬夜奋战,我完成了根据陶晓女士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王牌主播》剧本修改工作。在交完稿的瞬间,疲倦袭遍了全身,站在宾馆的窗户前,我想象着自己此刻正畅游于不远处的大海,让海浪冲刷着身上累久未发的倦意。

新年的氛围格外浓厚,日照城也似乎进入了欢度元旦的喜悦当中,两座双子大厦闪耀着“心”形的荧光,无数恋人相拥在日照的角角落落,面朝大海宣示着海枯石烂的爱情,忙碌的人们也早早回了家,在一桌子美味海鲜面前享受难得的温馨时刻。日照的大海经过夜地洗涤,即将迎来新一年的阳光,这也即将是中国新年第一缕阳光。

可惜的是,日照的海对我来说已经成了遗憾,来工作之前就想着去日照海边看看,直到工作完成也未能遂愿。我是个很容易被海洋感动的人,曾在大阪机场看见碧浪连天忍不住流泪,一度成为同行者的笑柄。此时,跨年之际又得匆匆赶回北京陪伴家人。

前往山字河机场的出租车准确无误地停在了宾馆楼下,我将行李塞进后备厢,站在车门前感受着傍晚时刻的日照,似乎还有很多未能如愿的事情。

“师傅,能否带我去个地方?”

红绿灯路口停车等候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司机,语气里带着恳求。

“几点的飞机?”

“还有两个半小时吧。”

“那来得及,你想去哪儿?”



出租车蹒跚着绕进一条狭窄的巷子,停在一所小屋前面,屋檐上挂着即将风干的鱼,冲洗地面的水管被渔网覆盖着。潮湿而整洁的屋前,贝壳正借着天光,趴在一张桌子上写作业。

“别太久,不然赶不上了!”

司机在我下车时刻意提醒,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日照这座城市人的善意。

贝壳看见我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好像从记忆深处搜寻到了我的容貌,笑着朝我走来。

她的小手冰凉,单薄的身躯套在一件略显小的橘黄色羽绒服里面。

推开那扇木制的有些蜡黄的门,屋里的钨丝灯亮了起来,整个屋子除了渔家常用的工具和生活用品外,一个角落还摆放着贝壳的课桌,课桌上方的墙壁上贴满了奖状,见证着贝壳优异的成绩和这个家的对未来的期望。

让我惊讶的是,一周前我给贝壳画得一副彩铅画也贴在一侧。



剧组的拍摄紧张而有序,作为修改剧本的跟组编剧,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耐力完成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剧组所在的宾馆在市区一条并不繁华的商业街上,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保证3个小时睡眠的情况下,夜以继日地修改调整剧本内容,以保证剧组的正常拍摄。

长时间高强度封闭式的工作会让人产生梦游般的错觉,甚至会混淆了时间,往往忽略了外面早已潮起潮落乾坤颠转好几日了。

在完成最艰巨的阶段性任务后,我决定到楼下去走走,用短暂的时间来感受弥漫在日照空气里的海的味道。

夜晚的大街格外清冷,走在街道上饥肠辘辘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此刻在日照这样的城市,人们早已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大街上所有的餐馆、商店都已经打烊,我不停地搜寻着能够解决低血糖问题的店面。

一阵清香突然飘来,循着这股沁人心脾的味道,我钻进了一条昏暗的巷子,巷子是一条不新不旧的小街,两边大都是已经关门的渔民小店,看样子是渔民们集中出售海鲜的渔巷。远处小屋的灯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整条巷子唯一的光亮。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大约四十岁上下,胡须不算长但掩盖不住他经历过的沧桑,那双深邃似海的眼睛,让我这个外来者感到安心,那是一双经历了狂风巨浪之后镇定的眼睛。

“请问,周围还有哪家餐馆开着?或者有没有24小时超市?”

男人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一句话似乎把话说尽了,我明明是冲着这股饭香来的,但话到嘴边脱口而出的还是礼貌地咨询。人终究是学不会如何面对“坦诚”二字,对外界敞开的总是自己最好的一面,就好比炫酷的朋友圈背后往往是一地鸡毛。

“这个点都关门了,你进来吧。”

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安静、低沉、有力量,但足以驱散整条渔巷夜晚的寒意。



一条吃到只剩下鱼尾的海鱼,半盘清炒的扇贝,一碗散发着熏焦味的米饭,半瓶冰凉的尧王醇,再加上男人特意单为我炒的一盘虾仁,成了记忆深处最美味的大餐。

男人是贝壳的父亲,他让我叫他老吴。老吴为人老实憨厚,生在海边长在海边,数十年如一日地在大海上讨生活。都说山东人好客,在老吴身上一点都不假,当我把两百元递给他以报答这顿晚餐的时候,老吴很是不高兴,说什么也不要。接下来的时光,本来沉默寡言的他,在几杯酒下肚后打开了话匣子。

“日照虽然小,但还是很美的,你从北京来,应该好好去看一看,那个灯塔广场去过吗?”

“来的路上远远看见一座塔,应该就是了吧”

我很愧疚地回应着,听接我到剧组的司机师傅讲,那座塔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曾经为无数出海的日照人点亮了回家的路。

“森林公园、世帆基地,还有桃花岛、九仙山、浮来山等,都应该去看看。”

“我主要是来出差的,时间太紧,想去海边都还没来得及呢。”

“你要是能多待几天,我可以带你出海。”

老吴开始说着他出海的一些事情,在我听来既神奇又陌生,我很羡慕像老吴这样以海为生跟海浪亲密接触的人,他们身上自带冒险和拼搏的精神。

贝壳拿出一本相册给我看,那是他们家全家的相册,里面有老吴美丽的妻子,还有一名身穿军装的青年。贝壳说这是他哥哥海螺,在遥远的青藏高原当兵,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

海螺在老吴眼里是骄傲,曾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军校,毕业后主动申请去祖国的边疆工作。一艘渔船里培养出一名大学生还不够,老吴想让贝壳考入中国最好的大学,这也是生贝壳难产而死的妻子的遗愿。父亲搏海,儿女博士,这是老吴最大的愿望,小小的贝壳似乎明白爸爸的心思,乖巧而上进。一个小小的渔民家能有培养出海螺这样的人才,能有贝壳这样的好苗子,我想这只是日照的一个缩影,是全国的写照,无数普通家庭培养出了数以万计的人才,这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希望。

临走之前,为了报答老吴的盛情款待,我特意陪贝壳画了幅彩铅画,画面上是一艘正在破浪前行的渔船,我相信渔船不只是渔船,而是一种精神,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再次回到这所屋子,那晚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有句话说“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实际上人是需要怀念过往的,正是过往的点点滴滴,丰富了我们现在以及未来的人生。

老吴出海还未回来,贝壳很懂事地给我倒了杯热水,当那双小巧而略显颤抖的小手递给我水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水蒸气蒙住我潮湿的眼睛,水温钻进心坎。

贝壳拿出一艘渔船,精致的木架和好看的彩卡纸,让这艘小渔船如同童话世界里驶来一般。这是贝壳送我的礼物,她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制作而成。我想,这是贝壳对于我给她画得那幅彩铅画的回馈。

由于赶飞机,我不能在这里待太长的时间,等不到老吴回来,我只得跟贝壳说再见。别离的场景往往是伤感的,但我在贝壳的脸上却看到了灿烂的笑容,那是童真、自信和友善,是最真诚的祝福。



出租车行驶在前往机场的路上,那座灯塔矗立在海边,如同丰碑一样见证着新年夜的到来。

天色已晚,想去海边的愿望再一次落空,司机师傅一路讲述着日照的一切。作为日出先照之地的日照,有着秀美的风景,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有着新时代的繁荣,这些在司机师傅的眼里都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日照人的骄傲,我打内心深处对这一切充满敬意,但贝壳父女和渔巷的场景一直浮现在脑海中,真正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渔巷,是贝壳父女,是那晚的温馨时光。

飞机从山字河机场按时起飞,夜空下的日照市灯光闪烁,格外美丽。灯塔所在的港湾,我仿佛看见几艘渔船进港,那是讨海人夜归的影子,其中应该有老吴的身影吧。

大气层仿佛给这座城以及远处的大海盖上了一层棉被,城市和海洋正悄悄地入睡,静候着明天早晨的日出。


0
0
0
上一条:也果:日照之都 下一条: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