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龙一:日照生海曙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0日 浏览:325 非原创



今年春末夏初,我到山东日照市做了一次短游,考察一下退休后避暑甚至养老的地点。我们60后这一代算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半生努力工作之后,如何不给他人添麻烦且又能简单舒适地生活,应该算得上是一件严肃的事,需要认真对待,仔细规划。

日照的早晨是从海上开始的,今日大潮,岚山渔港内著名的“海上碑”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早餐自然吃煎饼,山东煎饼我品尝过许多种,日照的煎饼似乎滋味绵长些,许是因为里边掺和了多种杂粮。我将煎饼打成包袱,包裹大葱蘸酱一节、黄瓜一片、岚山头虾皮一撮,分两三口食之。唉呀!不食葱蒜者难以想象其中妙处。我感觉这煎饼包袱如同一世姻缘,朴素的包袱皮乃是将多种成分组合成琐碎且富于营养的日常,而世事难料的一炉一铛之烙烤,反倒使其圆整。岚山头虾皮富含钙质,如同婚姻中扶危济困的好运和收入增长,黄瓜爽脆清香算是调节婚姻疲劳的幽默感,至于刺激的大葱蘸酱嘛,那便应该是爱情吧。

8点多钟,潮水退下去很多,岸边不远处现出一小片嵯峨的岩石, “海上碑”显现出来。碑上的主要文字是南明小朝廷的两位同僚题写,一位是日照岚山人苏京,曾任明朝监察御史,刻书的“撼雪喷云”四字楷书着实有气魄,且书有本人落款。题字的另一位是明清间重要书法家王铎,竖书两幅题字“万斛明珠”与“砥柱狂澜”,但没有落款。王铎以草书名世,楷书不多见,这两幅楷书实在难得。

据说此处石刻完工于清朝顺治二年(1645年),此前一年,苏京和王铎同在福王的南明小朝廷为官,王铎比苏京的官位高出许多。考察二人生平能够判断得出, “海上碑” 王铎的两幅字应该是苏京在南京时向上司王铎求来的,而非王铎亲自在日照书写,“万斛明珠”有勉励苏京为朝廷广揽人才之意,而“砥柱狂澜”想必是王铎激励苏京与他共同抗清保明。然而,苏京在南京不得志,为了避免党争之祸,很快便辞官回到家乡,他书写“撼雪喷云”四个字时,想必是眼看着明朝败亡已成定局,心中郁结,借此以抒胸臆吧!就在“海上碑”刻石完成的这一年四月,王铎和钱谦益打开南京城门降清。到了明年,苏京因形势所迫,只能前往北京晋见,以原官授陕西道监察御史,兼茶马事务。于是他在诗中道:“尚忆岚山口,孤帆入海年。衔杯看蜃市,高忱对楼船。多难余生在,浮名知己怜。陇头今年月,似为故人圆。”

我乘船前往著名的岚山阳光海洋牧场,眼中所见游客们兴高采烈地钓鱼,心中想得却依然是苏京与王铎二人。在汉文化传统中,向来对贰臣采取的是不宽容、不原谅的态度,然而其中有些人的艺术成就却在汉文化艺术史中占据重要地位,令后人赞叹、学习,例如赵孟頫,例如王铎等人。是因人废文,还是人艺两分?在伦理与艺术的相关性上,历史一直在努力调和,力求中庸,而不是二元对立,走向极端。这或许便是汉文化不断吸收并保存营养,得以持续进步的缘由之一吧。

中午赶到莒县,看了浮来山大银杏树,午餐自然要吃著名的“莒国八喜龙包”了。这是一种猪肉蔬菜馅的发面包子,很好吃,但我在馅中没有找到银杏果,颇为失望。毕竟这包子是用来纪念莒子与鲁隐公会盟的,馅中没有银杏果,便好似缺少了史料佐证。

鲁隐公八年(公元前715年),莒子与鲁隐公在莒国境内的浮来山大银杏树下举行会盟,解决两国多年来的贸易争端和军事冲突等问题,撮合此事的是邻近小国纪国的国君,热心的纪子帛。有关此事发生发展的复杂内容,可自查《春秋左氏传》或上网搜索,在下于此只谈“包子”。

鲁隐公在纪子帛的陪同下,老大不情愿地来到莒国腹地,莒子自然按照诸侯之礼悉心接待。据传说,会盟的宴席上,莒子为鲁隐公准备了一款特殊的食物“银杏馅包子”,它便应该是“莒国八喜龙包”的滥觞吧。我坚信这款包子的面皮是用小麦面粉制成的,但它是不是将面粉发酵蒸熟的,我始终存疑。虽然春秋时已广泛使用隔水蒸食的青铜器甗,但此器物以蒸菽粟麦饭为主,类似于今日客家人使用的“饭甑”,或者是用来为食物保温,没有关于蒸制面食的史料记载和考古发现。再者,春秋战国时期的烹饪技术以烧烤腌煮为主,蒸食和炒菜到了宋代方才成熟。因此我认为,莒子向鲁隐公献上的美食“包子”,其独特之处在于他创造性地在石臼中将小麦磨成面粉,这是件费时费力的细致活,达到“食不厌精”的高级品味,同时也表达了莒子对鲁隐公的欢迎之诚。于是,这磨成的面粉被烙成煎饼,纳入以银杏果为主的馅料,裹成漂亮的形状,命其名曰“包子”。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莒鲁会盟宴会上的“包子”是煎饼包馅,而不是“蒸包子”。

为什么莒子要用麦子磨成面粉,还要特地包上银杏果呢?这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外交辞令有关。那个时候诸侯国之间的外交语言,不是直接表达本意,而是喜欢使用比喻、隐喻等修辞方法,以达到辞令之雅和不失国礼的目的,因此,交流中引用“诗”,或是借物达意,便是大家共享且乐在其中的高级表达。

小麦传入中国五六千年,春秋战国时期在黄河流域广泛种植。莒子以小麦面粉制成特殊的食物献给鲁隐公,应该是借喻《诗经·周颂》:“贻我来牟,帝命率育。无此疆乐界,陈常于时夏。”来牟,即是小麦和大麦。简单说,莒子的意思就是“咱们两国别打仗了,还是努力发展国内经济,增进两国贸易吧”。而用银杏果作馅,则是莒子委婉表达示弱的意思。因为银杏有“多子之喻”,而莒子三年前刚刚遭遇婚变,新娶的向国公主向姜私自逃回娘家,虽然新妇被莒子武力讨回,但引发莒国内政动荡,因此,他当下的主要工作是生下储君,安定莒国内政。

晚上我入住美丽的东夷小镇,心中仍然念念不忘莒鲁会盟的事。在那场国宴上,不会只有小麦煎饼裹银杏馅的包子,或是烹鹿烤羊那么简单。诸侯列食七鼎六簋,除去大鱼大肉,“金柑玉版笋,银杏水晶葱”总会有的吧。想到此处,便有了食欲。该吃晚饭啦,时值五月,三疣梭子蟹正肥!


0
0
0
上一条: 下一条: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