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曹秋芳:布谷鸟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10日 浏览:136 非原创



“岁月不相贷,布谷忽已鸣。”

从搬进城里,很久没有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了,也没有了四季分明,夏天是凉的,冬天是暖的。

    想起小时候,随着那一声布谷鸟的啼叫声,千家万户已开始磨镰嚯嚯,迎接一年的麦收时节。

    我第一次注意到布谷鸟的叫声时,听出它的叫声与别的鸟儿的叫声不同,它像是在喊着什么,感觉很奇怪,跑去问正在厨房里做饭的母亲。母亲告诉我这是一种时令鸟的叫声,每到麦子快熟的时候,它都发出叫声,是在给守望了一季农田盼望丰收的人们播报丰收的时候到了,让老百姓做好准备该忙碌了。听到布谷鸟叫声的人们开始杠场,磨镰,买家什。

后来,当我再听到布谷鸟的那近似人语的“谷谷”声时,我就知道该收麦子了。那种呼唤的叫声在哪里都能听到,在学校的教室里,在城市的工厂里,在建筑的工地上……只要有老农民影子的地方,这种熟悉地呼唤回家的声音都能听到,这种声音像极了家乡亲人的呼唤。在外的老百姓、在学堂里的孩子都往家里赶,帮着家里忙碌着收割麦子。

小时候的麦收季好长,长得让人有点怕,怕总也割不到地头的麦子,怕拉不到家的麦捆,怕一场大雨的到来,怕交的公粮不合格……靠天吃饭的老百姓总有怕不完的事。

我最怕的是麦收季去北洼割麦子。去北洼的前几天父亲就看天气预报,收麦季的每天晚上父亲都看天气预报。联系好了邻村仅有的一辆拖拉机司机,父亲在前一天的晚上磨好五张镰刀。父亲找来一块青色的磨石,打好一盆水,用手撩一点水洒在磨石上,把镰头的刃面在磨石上来回的摩擦,摩擦一会,父亲便拿起来认真地看一看,用手指在明亮、锋利的镰刀上摸摸,感觉镰刀的利刃度。直到自己感觉满意再换另一把。父亲把五把镰刀小心、认真、仔细地磨完,是煞费一番功夫的。父亲之所以磨五把镰刀是有我和两个弟弟的,那时候麦收和秋收的时候,孩子们都放假,或多或少地都能帮家里干些活。母亲在忙着准备我们全家明天一天吃的饭,母亲用白色的塑料桶装满了晾好的开水,用毛巾包裹了干粮。

第二天天还没亮,父亲便用地排车拉着我们姐弟三个启程了,母亲骑着自行车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北洼那片地距离我家大约有七八里路,童年的我并不知道路程,只感觉很远很远,等到达时天刚刚发亮。挥镰割麦时,麦子上还有露水,镰刀割不动。父亲和母亲弯下腰,一镰刀割很远,一大把一大把的麦子放在了背后,继而一片一片。父亲和母亲放到了一片一片的麦子,头也不抬,腰不直。等他们累的实在受不了时才直起了身子,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把脸上的汗水,瞅一瞅割完的麦子,再看一看还在地边舞着镰刀的孩子,脸上充满了温馨的笑意。那时不懂父母心,现在身为母亲才体会无论父母多累,多苦,生活有多艰难面对纯真的孩子时都是幸福满足的。

烈阳炙烤着大地时,麦芒刺痛手和手臂,汗水一滴一滴从脸上滚落到泥土上,用手擦着,用衣袖抹着,成了花脸,衣服脏了,衣服包裹下的皮肤变黑了,麦秸上的黑渍浸到身上,人们的汗水浸到土地上,就这样交换着。又渴又饿的我和两个弟弟喝下去了桶里的水,吃完了干粮。问父母渴吗?饿吗?父母摇摇头。

从旭日东升到烈阳高照再到烈阳退去了灼热变得凉爽,接着迎接到来的昏暗。麦子割完,捆完,齐整整望不到边的麦子此时都变得像一个个安静的孩子,横躺在了地里。疲劳至极的父母斜卧在麦捆上,等待着拖拉机司机的到来。拖拉机司机拉完了一家又一家,不知拉了多少家才到我们家。趁着月色把麦捆装上车拉到家里卸在麦场上。父母用手揉着直不起来酸痛的腰,拖着麻木的双腿,一步步往家走着,夜已很深了,才能吃上一顿有菜、有汤,舒心的晚饭。天不亮又开始了下一块地的征程。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两个弟弟都逐渐地能帮上忙。那又是一个麦收季,打麦场上的打麦机“轰隆隆”淹没了一切的声音,尘土、麦芒、麦秸飞扬,麦粒从打麦机的出口飞落到地上,打麦人的动作跟着机器不停地运转。邻村的一群孩子从麦场上经过看到大弟弟心无旁骛,匆匆忙忙地把一个个麦捆拆开放到打麦机里,他们着急地对着弟弟喊,在他们眼里这不该是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孩子该干的活,轰隆隆的机器声淹没了孩子们的呼喊声,有个孩子走过来拍了拍大弟弟:“今天考试,你还在这里打麦子!”那是一次小升初的考试,别的孩子都赶赴考场,大弟弟却还在打麦场上拼命的干着,就为了能减轻父母的一点劳累。

多少次在布谷鸟的叫声中迎来了希望,迎来了忙碌,迎来了收获,迎来了幸福,迎来了粮入仓时的欢声笑语,迎来了一年中温饱的指望。

布谷鸟的叫声越来越远了,以致很久没有听到,是不是布谷鸟不叫了,还是已经灭迹。现在又将迎来麦收季,布谷鸟呼唤不到回家的收麦人,因为村里外出的人再也不会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回家。人均土地越来越少,农村劳力奔向城市,机械化操作代替了手工收割,麦粒在轰隆耳鸣的机器声中直接滚到了的袋子里,省时又省力,漫长的麦收季在几个小时内就已完成。

布谷鸟像是上天派遣到人间的天使,它完成了赋予它的祈祷人们丰收、幸福的神圣使命,返回了天庭。让它做一只逍遥的鸟吧,让富裕安康的生活永伴人间。

 


作者简介:曹秋芳,济宁市散文学会会员,嘉祥县作协会员,“齐鲁文坛”编辑,幼儿教师,喜欢健身、读书,热爱文学,诗歌、散文在多家纸刊及网络平台发表,校园新闻稿及教育随笔在多家教育平台展现。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