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铄城:济南,济南!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10日 浏览:153 非原创


济南,对我来讲,是生命中一座无法替代的城市。是我的记忆之城,爱恋之城。在济南的求学生涯,让我和一座城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即使时至今日,那里的水,那里的山,那里的人,那里的记忆,让我一再地前往。在不断前往和离别中,对一座城的印象和情感,与日俱增,并不断的沉淀。与济南有关的幸福和疼痛,都让这座城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无法停止对济南的爱和永远的向往。

    老舍先生在《一些印象》中,这样写到,“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又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青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许多人是不会想象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八十多年过去了,老舍先生笔下的济南,早已日新月异,不可和那时同日而语了。但关于济南的印象,关于先生笔下的济南,你要来到济南,你一定在你的行走中,发现那个你幻想中的济南。

九五年初到济南,我就迷失了方向。至今掉不过来方位,还好现在有高德、百度地图。想去一个地方,搜索、设定一下就好了。在济南市里,不行就打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也是方便的很。不像,当初上学报道的那一天,父亲要和我坐着大客车,经过七八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济南。那时,东营还没有直通济南的高速,要走莱芜的环山公路。老式的大客车,在山间绕来拐去,一边就是深深的山谷,想想都令人心惊肉跳。更不像如今,家家户户都有了私家车。记得,我们宿舍只有一位同学,是父亲开车送来的。同学的父亲,是一家单位的领导。那辆记忆中的“子弹头”,是我毕业时打顺风车回东营,也是那时唯一坐过的最好的小轿车了。

清楚记得,报到当天的下午,父亲自己出去走走,我就直奔篮球场去了。那时,篮球架子是钢管焊接的,篮球板是木质的,篮球场是一块块青砖拼接而成。九月雨后的地面上、砖缝里,布满了浅绿的青苔。宿舍在校区的最西边,宿舍外就是解放桥的十字路口。夏天的济南,有着小火炉的温度。老式的砖房,木质的屋顶,号称“闪电楼”的宿舍,在烈日下,一晒就热成了烤炉。

这样的夏天,是最难熬的。打球到天黑,然后在宿舍楼下,几个同学挑个地摊,随便一坐。一盘花生毛豆,一盘蛤喇油子,来几杯一块钱的扎啤,那叫一个舒适。回到宿舍,拿盆子接几盆水,冲个凉,还是无法入睡。就打牌,打到半夜。实在无法入睡,就去黑虎泉,跳进去泡一会。然后就猫进岸边的解放影院里,五块钱通宵。那时,青春啊,有无限的荷尔蒙。

上学之余空闲的时间,就是摁着济南,可劲的转。五路双层巴士,伸着触须的电车,都是我们眼中的高科技。那时的济南,对我来讲,有无限的神秘。我们会从相邻山建工墙上的窟窿,钻过去。溜达着,去文化路。那里有山师大、山艺,夜晚的街头上,都是青春貌美的姑娘,让我们这样的傻青年,不厌其烦的前往。为了省五块钱的门票,我们就步行至燕子山,从大佛头那里去千佛山。来回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翻了几个山头也记不清了。那时精力充沛,走再多的路,翻再多的山,都有冲天的豪气,从来也不叫事儿。

“家家泉水,户户垂柳。”这是刘鹗《老残游记》中的济南。而这样的济南,在我上学时,自己是亲自见过的。那时,一个同学家在大明湖旁边。一次去他家中游玩,他将一块青石板掀起来,要给我们见证“家家泉水”的样子。石板一被掀开,清澈的泉水,就像一颗珍珠,又像遥远的一颗星子,就映入了眼帘,突然来到你面前。

还有趵突泉,那时济南还有大片的老城区。都是拥挤的巷子,低矮的平房。同学拿起一旁的木梯子,靠在自家院墙上,然后带着我们依次翻过。原来,隔壁就是闻名天下的趵突泉,第一眼中的趵突泉,像钢琴的三个琴键。在不停的跳跃着,发出明亮悦耳的声音。那时的泉水,能喷到近一米的高度。那时的大明湖、趵突泉,就是我们这些不务正业学子的后花园。

在我的心目中,济南是个大雅大俗的城市。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济南经历了诸多的灾难和战争。趵突泉旁,五三惨案的纪念雕塑。让我们曾为济南遭遇的“屠城”之灾,唏嘘不已。就是这样,在屡次灾难中重新站起来的济南,越发的繁荣和美丽。成为山东省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要说雅,济南有许多风雅之地。大观园、王府池子、老舍茶馆、洪楼等等,都是文人雅士喜欢的聚集地。在黑虎泉侧,现在有一处铜塑的景点,一位妇女正开窗,用绳子吊着水桶取水。而旁边就有间茶馆,一次与三位朋友途径此处。一时兴起,大家相约走进茶馆,要了一壶上好的金骏眉。在细雨中,谈天说地。仿佛此时我身旁落座的,就是辛弃疾、李清照、老舍。我们在济南,从不同的时空里,举杯,为了相遇同一座城。

要说济南的俗,我更是欢喜。在路上,你若遇到一位青春靓丽的女子,上前搭话。一开口,保准你忍俊不住。“老师儿、杠赛了……”济南话有点“艮”。一番话下来,保准你有了忘带翻译的想法。我本性情中人,自己内心更有着,当年绿林好汉豪爽洒脱的一面。从当年宿舍楼下的地摊,到后来喜欢上回民小区的夜市,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每每去济南,当地的同学和朋友,说去找个像样的地方聚聚,我都直接拒绝。要去,就去回民小区。挥汗如雨的夏夜,十几米长的烧烤炉子,商贩的吆喝声,吃饭人的吆五喝六,老马家或是磊磊家的烤串、大梁骨、羊蹄子,不断的扎啤杯碰撞声。尤其那成片光着脊梁的老爷们,那叫一个壮观。去年和济南诗人老四,在一家地下烧烤时,我们脱去上衣。说着济南的过往,说着我们喜欢的“光背’文化。直到凌晨时分,直到醉意袭来,直到在再也回不去过往的济南中,说再见。

济南自古多名士,像济南的泉水,多到你数不过来。古时的扁鹊、邹衍、辛弃疾、李清照,另外李杜、苏轼、蒲松龄、老舍、季羡林等作家和学者,都先后在济南生活游历或求学为官,故有“济南名士多”之誉。这其中被我经常提起和熟悉的,莫过于被称作“济南二安”的辛弃疾和李清照了。在历史上,一个地方同时出现了,豪放派代表人物辛弃疾,与婉约派代表的李清照,你不能不说这就是奇迹。

每逢小酌几杯后,我会不自觉地念起,“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与名。可怜白发生。”也会在无限伤感中,念起,“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今李清照和辛弃疾的纪念馆,分别设在风景秀美的趵突泉和大明湖。你若来时,不妨去走一走,看一看。

去年和师傅尹聿,从胜利宾馆步行去南新街北口58号。那是老舍先生的故居,那篇我们上学时,就耳熟能详的《济南的冬天》,就出自这里。在这现代化的城市,看到这和相邻居民一样普通的小院,低矮的砖房。料想那时先生走在人群中,也只是和普通百姓一个样子罢了。谁能想到,这就是令我们无限敬仰的一代文人大儒。

在老舍故居来访的一本小册子上,师傅写下来,“我观止,我止笔。”想是师傅这鲁院出来的高材生,也无限敬佩先生的文采。我在本子上写道,“先生,有幸与你同在一座城。”我有无限的荣幸,又有无限的遗憾。记得先生故居墙上有一句话,“哲人的智慧,加上孩子的天真,或者就能成个好作家了。”这话我深深记在了心里。

济南,也是一个快慢节奏结合的都市。随着城区的规划和改造,绕城高架、虎山隧道、快速公交、高铁站、遥墙机场,让人们的出行,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更加的合理化、人性化。加上正在施工建设的地铁项目,济南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早已不是从前老济南的样子。到过济南,又多年未来过的人。你若前来,一定会有沧海桑田,时过境迁的无限感慨。

一座现代化的都市,早已跃入了人们的视野。每每去济南,我还在寻找那些老城区,白墙青瓦的平房,以及拿一条条,在岁月中曾经闪着光的石板路。九十年代,在济南求学时,每逢放假时,我们便一窝蜂的涌向火车站。那经典的建筑,还会出现的我记忆的脑海中。每次从济南火车站坐车,我都会走到一旁卖小吃的胡同里。看几眼那印刷挂在墙上的,黑白色彩老火车站的样子。

说起济南的慢,自然要说到济南人的日常生活和休闲了。像芙蓉街、曲水亭街,适合早晚的闲逛。满街的小吃,琳琅满目,总有一种味道,会让你停下脚步。还有老济南的记忆,烤地瓜、煎饼卷大葱、油漩、老酸奶、草包包子、九曲大肠、胡辣汤……都会令你流下曾经的口水。

黑虎泉一带的护城河,是我上学时,和如今都无限喜欢的地方。尤其在一场细雨中,两侧浓密的柳树上,是闪光的叶子。河里是闪光的泉水,岸边是闪着光的青石板,还有那解放阁在雨中闪光的石墙。仿佛,济南最柔软,最美好的一面,都在这里了。

沿着蜿蜒的青石板路,一路走去。白石泉、黑虎泉、琵琶泉……济南的泉,就是这样多的让你头疼,美得让你头疼。有时想记住它们的名字,却发现这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你看护城河两侧的人群,即使在一场雨中,依然有百姓拿着大大小小的水桶,不紧不慢地前来打水。我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捧两把泉水,洗洗面颊,擦擦眼睛,人立马就变得精神起来。

济南人的眼睛,都会说话,像泉水般清澈、剔透。喝一口黑虎泉的水,那清凉,那甘甜,那,就是幸福的滋味。再往前走,船行在护城河的水面上,头顶时不时拂来柳枝。会有几只小燕子,轻快的向着趵突泉飞去。是的,半个小时左右的闲庭漫步,就能看到屹立着巨大“泉”标的泉城广场了。过了广场,就是趵突泉。

趵突泉水拐弯去的方向,就是五龙潭,就是大明湖。就是人们开口就说出的,“四面荷花三面柳”的大明湖了。有水的地方,适合没有目的的东游西逛。有水的地方,适合谈情说爱。大明湖的游船上,曾有奋力划桨的小伙儿,曾有姑娘露着又白又粉嫩,像小藕瓜的小腿。水面在风中起伏,小船在水面上起伏,姑娘的笑声,在济南的水面上,像蝴蝶,像花瓣。

夫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无疑济南都占全了。要说水,北有黄河,内有小清河,九十年后期修葺一新的护城河,加上大明湖,还有趵突泉率领的七十二名泉,怎样的水,济南都有了。

要说山,济南三面环山。虽无相邻帝王之山——泰山的巍峨,但作为泰山的余脉,大自然在这里孕育而生了诸多奇特的山体。因古虞舜帝曾为普通老百姓时,曾躬耕于此,而闻名的千佛山。还有无数为解放事业,埋葬忠骨英魂的英雄山。济南城北,有拔地而起,矗立在黄河岸边的小华山。这条东西走向上,还有卧牛山、凤凰山、标山、鹊山、匡山、北马鞍山、药山、粟山,这就是被世人称之为“齐烟九点”的景观了。

如今,到过济南的人,只要登上千佛山,途径半山腰处。在清朝道光二十五年,历城知县叶圭书,所建的齐烟九点牌坊时。你回过身来,就可以对远处的九座山一览无余了。迎着微微的山风,你也许会想起,唐朝诗人李贺的诗句,“云雾润蒸,岚烟缭绕。”中描述的景象来。胸中自有一番愉悦,和对古今的感叹了。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你若来过济南,你定会为济南山水的之美、之秀、之柔、之妙,大加赞叹,而流连忘返了。

济南,是一个用文字无法描述的城市。再多的文字,你都无法写出济南的全貌。要了解济南,那你就来济南吧。相信你在这里,会留下难忘的回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仿佛说的就是济南了。济南这有山有水的宝地,养育了无数的百姓和名士。他们就是济南,乃至祖国大地上的,一条条肩负着未来和使命的东方龙。我相信,济南的明天,就像趵突泉里面,不断喷涌的三颗泉眼。那每一滴汩汩的水花,像星星,像希望,像令我永远满怀期待的济南!


 

作者简介:铄城,男,本名解品军,1976年生人。祖籍山东沂水,现就职于胜利油田电力管理总公司。山东作协会员,中国石化作协会员,有文字在《诗刊》《山东文学》《青岛文学》《石油文学》《星火》等报刊发表,出版诗歌合集两部。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