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新作

陈阵:关于一条鱼

作者:陈阵 日期:2020年06月15日 浏览:35 非原创



我一直搞不清楚我成年后为啥不爱读书了。父母都是那个年代本土高级知识分子,家里全是学习小能手。小时候为能找到一本小人书能跑遍全村,上学期间也是各个图书馆的常客,每每为读到新书而雀跃。98年山医进修时还每周跑英雄山书市,淘来很多盗版的名著,夜深人静时细细品读,喜悦之余暗淡的灯光不掩心灵上获得的润泽。是啥时候不读了呢,回想了一下,是有娃以后。希望我家小胖看到后不至于气得胖脸通红,认为他妈是超级甩锅侠。是日渐繁忙还是日渐浮躁?好习惯就这样丢了。

一晃近二十年过去。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孤陋寡闻,道尽词穷,铁属于拒绝进步的老一辈笃定家。因此特别佩服那些同龄的却不断进步、各种新技能不断加持的朋友。有一个朋友打字码字都贼溜,各种美食不断研发,各种美篇、抖音、APP、软件上手跟玩似得,花钱赚钱都内行,抽空还背个小书包去练钢琴、大字、羽毛球,把我羡慕的。还有一个朋友,九天揽月五洋捉鳖,没有不知道的、没有不操心的。这两年常约起出去走动。一路上就听这个朋友不停的指天指地、拈花把树的展开来涉猎谈论。原来废话连篇的我从来插不上话,不是因为人家不给机会,而是因为人家说的咱都不懂。最终让我起了外号“叨叨婶儿”。有一次叨叨婶儿的话题我印象深刻。关于一条鱼,一条叫安康的鱼。

中国人的传统做法是赋予各种生灵事物于吉祥的寓意,以寄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例如招财猫、发财树、平安扣、铜钱草。这次的安康鱼也不例外?不,人家叫鮟鱇鱼,俗称安康鱼。听叨叨婶儿说这种鱼来自深海,其丑无比,口大而宽,细牙尖锐,黏黏糊糊的扁平身体。自备钓鱼器,就是背鳍上的突出皮瓣,作为钓竿;自备发光器,就是钓竿末端的肉质拟饵,诱惑海洋深处的趋光小鱼虾;更可怕的来了,自备男朋友。安康鱼通常都是雌鱼,见不到雄鱼,因为雄鱼出生不久就寄生在雌鱼身体上,久而久之就成为了雌雄同体。

因为以上这些对这条鱼印象深刻。今年的五月,在一个阴沉的天气里,来到海边的鱼市。到处都是席地而卧的海鱼,用各种的身体语言诉说对着陆的不适。我突然看到一种鱼,那叫一个难看,用一种洞察一切的揶揄但平和的目光看着你。见我注目,朋友说,这叫老头鱼,属软骨鱼,味道鲜美,堪称海中鹅肝和河豚,富于胶质,低脂低热。我一听,就盘它了。

回到朋友家红烧起,正好叨叨婶儿也在,边吃边说。大意就是,这安康鱼好啊。安康鱼?传说中的安康鱼?不是叫老头鱼?叨叨婶儿摇头叹气,没文化真可怕,这还叫哈蟆鱼、灯笼鱼呢。

这就对了,安康鱼,早就惦记你了。你最终进入食物链,或许这也是升华的归途。其实,鱼啊,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你看,我们都又老又丑又馋又懒,平时趴那里不动,没有广告没有实力,只靠本身的那点小素质混点吃喝。还有,更更重要的是,经过多年历练磨平,咱也百毒不侵雌雄同体了。除了你脂肪低,我血脂高外,大家差不多了,是不是都是一种深深潜伏但从不自暴自弃的低调的现世安稳呢。

     从不自暴自弃。那么,进步是必须的。生活,就像那不疾不徐的漫步,脚印是唯一笔记。自此后再读书吧,书中自有白茶清欢,书中自有赤色风云,书中自有远方、远方的人,以及独自在黑暗中漂泊的英雄主义。

安康鱼,安心在你的深海,自己照亮自己;由你,我回归书海内心通透。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陈阵

陈春梅,笔名陈阵,山东省散文协会会员,供职于胜利石油管理局河口医院手术室,13864773373。热爱散文创作,作品散见《当代散文》、《职工之家》、《胜利日报》、《太阳河》、《齐鲁护理杂志》文学版面等,以及多个散文公众号平台。

诗歌热力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