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独闯荒王陵墓室之旅

作者:陈福存 日期:2020年06月26日 浏览:577 非原创

       

     大多数男人年轻时都有过英雄虎胆的壮举,特别是要面子爱逞能的热血青年,我就是其中之一。但我那次莽撞却与逞能和面子无关,纯粹是因为好奇心太盛,加上拥有无神论信念,所以敢于在黄昏时分独自闯入地下陵墓地宫,直面阴森恐怖的棺材。这事之后近二十年了,我一直瞒着妻子。

         那是2001年初春某天,我初次到女朋友家里拜见了二老,感觉非常顺利,似乎要结束多年的单身生活,终止令我费心伤神的相亲生涯,所以独自归来的路上很开心。路过104 国道邹城中心店镇某路口时,看见路旁招牌‘京南江北最大的地下王陵’的荒王陵广告牌很招摇,看着天色还不算晚,就临时起意想去看看这牛气的王陵,便骑着车子拐了过去。

        向东行走四五里路就看见路北有红色古建筑物,(当时还没有新北外环路,没有现在路边精美的明鲁王陵汉白玉牌坊)奔着它再骑行不多远,过了一座汉白玉石桥,就到了造型别致的三个紧贴的红墙碧瓦宫门楼跟前。但是待我走近售票口一看,却发现窗口紧闭,原来工作人员早已下班走了。让我有一丝遗憾,原本以为会见到在这儿卖门票的同事阿壮的漂亮前女友。幸好门楼还敞着一扇门,我就独自往里走去。却发现当时南院的神道没有现在的石仲翁和瑞兽,只是象花园一样在围墙里栽种了柏树、冬青等花木而已。再过门到了北院院子,北首高出来的一个平台是享殿遗址,殿庑荡然无存,只有残存的地基砥柱石座。出了这个院子,接着北边是一座城墙式高门楼,匾额书写‘明城’二字,城门已经关闭不能登临。当时我对它就有点疑惑:这是通往墓道地宫的城门吗?后来得知这个城门纯粹是为带动旅游树立高大地标而建的,原本是没有这个规制,是今人独创的。我转过这明楼,才发现小北山前石墙中间有个红门,门上有‘地宫’二字,于是明白了,其貌不扬等候在此处的才是主角。我遗憾来得晚了,看来进洞探秘要再找机会了。独自踟蹰盯了几眼正打算离开,忽听一个老汉向我搭讪:“想进去看看?”我说:“想啊,可是今天来晚了,你没见关门了吗?”没想到老汉得意地说:“我能开灯让你进去看看,只收你五块钱。”“哦,原来你是这里的看门人?”老汉不置可否。没想到迟到还能享受打折价,我就高兴地把钱给了老汉,他果然为我开门了。

        洞口打开后,看里面斜坡下行很远,头顶上是半圆穹顶,周围墙壁上点缀着灯光但未改变幽暗的基调,往里深不可测阴森吓人。我还没有考虑到一人进入会害怕,独自大胆地就踏着石台阶下去了。走了几步忽然醒悟,该让这老头陪着,可转念一想,就这点占便宜的事情再拉个人陪着,万一再给我要导游费就不划算了,他只是个糟老头子而已。于是壮着胆子继续下行,走了三十多米再回头,洞口就不见了,我把自己完全下沉到地狱里了!

        再走十多米,跨过神秘的金刚墙防盗大石门,灯光明亮的大墓室就呈现在我面前,反而感觉来到了一个古玩画廊窑洞商店,不再是刚才老农村大屋窖的感觉。满目的文物珍品(分不清哪些是仿造的,哪些是原件?)有冕、皮弁、"鲁王之宝"大玉印、金镶玉透雕玉带、梅花形玉环、"天风海涛"古琴(真品在邹城市博物馆内,乃镇馆之宝)、宋高宗赵构题诗扇面、青花云龙纹罐等。高高挂着的织锦缎蟒袍非常宽大,虽然没有风,但我隐隐感觉压抑的衣服里有鬼魂在喘息叹气,还有不知道是它害怕我还是我发怵的心跳声。

        最吸引我的是大玻璃罩里面数百个彩绘俑,雕刻精美,举止各异,列队行进,不知道是在为年轻的皇子迎亲还是举行成人加冕礼?本来他们会永远沉寂地下只陪伴一具骷髅,但是机缘巧合又把他们公之于众重见天日。我的心似乎跟着他们穿越到了明代,站在黄尘古道边回避,远观他们浩浩荡荡耀武扬威的游行……

        再跨过一扇门,一副巨大的猩红棺椁赫然摆放在显耀位置,似乎还散发着潮湿腐烂的气息。我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仍然感觉有点不适,头皮似乎发麻,耳朵似乎进了只小蜜蜂。因为毕竟是孤身一人面对真实的墓穴,真实的棺材,只是不敢确定棺材里面是不是还躺着真实的尸骸?(按道理还是应该把人家安放原处方为礼貌和尊重)为了缓解恐惧,我专注地阅读文字介绍,才知道里面这位不是我原以为的老先生,而是一个刚成年的十九岁小伙子。他是朱元璋第十个儿子朱檀,原本好好读书,操练琴棋书画颇有水平,是红光满面惹皇帝喜爱的好学生。可是后来交友不慎,跟着一帮臭道士瞎搞炼丹求仙法术,妄想破解长生不老的万古宇宙难题,结果炼出来了瞎眼断肠毒丹丸,一命呜呼葬送了大好前程。朱元璋听闻最早薨亡的儿子这样荒唐举动,痛心而又震怒,便赐予其“荒王”封号。

        看罢我不由得鄙视了里面这位,心想:“小弟,别说是你爹这么暴戾脾气,就是换作我知道你这样瞎捣鼓,也会踢你几脚大声呵斥。你还没我年龄大就娶了两媳妇还有儿子了!只是你这小青年非正常死亡不嫌丢人,干嘛还劳民伤财修建这么大的工事?还搭上那么多军人祖辈为你守墓。陵园修得再好死人也无福消受,去他妈的什么‘事死如事生’!”

        正感叹皇亲国戚的奢糜浪费,忽听一声大喊“看完了吗?”吓得我猛一激灵,定了定神才明白不是棺材而是上面看门老汉的声音。于是大声回答“马上!”就抽身返回,刚走上能看见洞口的台级,所有的灯光忽然都熄灭了,里面漆黑一片。我不敢回头,赶紧快步走了出去,害怕后面有无形的力量要拉住我留客,更害怕这老汉把我关里面,那可就惨了。

        出了洞口,发现外面已经黑天了,幽灵一般的老汉也不知所踪。我又往西走了几十米,浏览了一下荒王戈妃的地宫口,戈妃的塑像站立洞口,美丽端庄。她的墓室早已被盗墓贼洗劫一空,所以才这么大方的出门迎客。(后来这地宫也开放,塑像移进去了,这塑像也不符合古代规制,封建社会从来不会为女性塑像敬拜,包括孟母也只是在庙里设个小牌位。)看简介得知她活到了七十二岁,但她还不是正妻,荒王十九岁就扔下貌美如花的两夫人归尘,两贵妇虽然享尽所谓的荣华富贵,可是却也必须多半生守活寡度过漫漫长夜。还未见光的荒王王后大墓地宫会藏在哪儿呢?

        之后没几天,我对象害了怪病,她会下神的半仙姥姥为她作法,给她上了神锁,封闭宅家里一周,害得我俩十多天不能见面联系。后来她完全康复才告诉了我,我一听她姥姥说出的话,就不敢给她提我独闯荒王陵的莽撞事了。因为我们这里很多人都迷信,爬峄山都不敢带瓤败身子的人和小孩,害怕冲撞了神怪会丢魂害病。我虽然不信,但也不希望被人视为晦气灾邪或者固执的另类,很多事情就要难得糊涂为好。呵呵,希望老婆不会看到此文。

         附:明荒王陵怀古 七绝一首

                            通韵   陈福存

         九龙山首占风水,  明代王陵隐百年。

         学道修仙荒贵命,  散魂珍宝世桑田。

         

                                                                                         2020年夏至


0
0
20
上一条: 下一条:钢笔上的艺术天空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陈福存

自幼酷爱文学、书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系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多篇诗文发布在《中国作家网》等各网络媒体和《散文百家》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