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界/征文

钢笔上的艺术天空

作者:陈福存 日期:2020年06月26日 浏览:137 非原创

     

    

     近日打扫室内卫生整理杂物,在女儿桌面和抽屉里发现无数的钢笔,圆珠笔,以及杂乱无章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圆珠笔芯,还有几盒已经失效变质的水彩笔。看着至少上百支的笔杆弃之不用,我心里不由得埋怨闺女浪费文具。看着破损不下水的该扔的就扔,看着完备的就留下来了,虽然知道她是不会再用的。整理完学生的房间,顺便整理自己的抽屉角落,竟然发现也有不少钢笔,正扒拉时,忽然眼睛一亮:有一根褐红色的钢笔上有鸟的花纹,仔细一看,竟然是雕刻的一只栩栩如生的喜鹊,站在盛开的梅花枝头欢呼雀跃,旁边还有飘逸秀丽的一行刻字“梅花香自苦寒来”,仔细看刻画的线槽里隐隐有红色和蓝色的颜料。放在亮光里看,竟然还是熠熠生辉,原本古朴笨拙的钢笔,竟然因为雕刻而成了让人爱不释手的艺术品把玩件。

      细细想来,这支钢笔应该是我读初中时候经常使用的,他在我的手指和掌心里经历了至少三年光阴,每天被我紧紧夹握,汗水和手油把他浸润出了包浆。想我年少时,他把胶皮囊肚子里的墨水缓缓引注到笔尖,随着轻微的沙沙声,坚挺的笔尖在洁白的纸面不停奔走挪腾,穿梭回旋,翻飞坠跳,时而张弛舒缓如涓涓溪水,时而奔腾万里如策马草原,如同婀娜多姿的美女跳着芭蕾在冰面花样滑冰,美丽的身段带动脚下冰刀留下行云流水般无尽的线条符号……

      笔是学子文人的命根子,没有笔,如何能写就锦绣文章投身立命?没有笔,如何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没有笔,如何留下跨越时空的思想火炬,记录人类文明发展的光茫?所以每一个真正的文人都会有自己钟爱的笔,笔不离身如同端着自己的饭碗,无论是作家、书法家、画家还是骚人、政客、科学家。

      从小就想改变自己农村命运的贫穷学子,买不起名贵的钢笔,只花三元五元买来笨拙质朴的褐、绿、棕、红的各色塑料钢笔,放在生锈的文具铁盒里,间或别在蓝色褂子胸部布袋里,视若珍宝。如果某天找不到了或被同学藏起,一定急得满头冷汗,甚至和夺笔者拳脚相加。故而,虽然钢笔不名贵,但是因为使用量大,我们上学的年代,邹县第十六中的学校门口,经常有修理钢笔的师傅前来,三五元的钢笔花个五六毛钱就能换掉用秃用散的笔尖,甚至几分钱还能换笔肚子里的细塑料管。现在到哪里还能找到修理钢笔的师傅人影?连爱使用钢笔的人都难找寻。

       除了修理钢笔的,学校门口还经常来卖冰棍、糨米棍等的小贩。偶尔,学校大门口会来刻钢笔的艺术家,立刻就会引发学生的骚动旋风。那一定是在上午两节课后的二十分钟的大休息时间,大约十点半,各个年级的学生纷纷挤着向艺术家靠拢,高高举着自己的钢笔,喊着:“给我刻!给我刻!”而人群中央的艺术家不慌不忙,如同今天的明星接过粉丝本子签名一样接过钢笔,问过学生想刻什么,紧接着就拿雕刻刀笔在钢笔肚子上飞速旋转写划,比我们在纸上写字还要流畅。眼看着钢笔肚子上出现了栩栩如生的老虎,张着血盆大口,怒目圆睁,四根粗腿上大蒜头脚的尖爪毕露,一场惨烈的猎捕马上就要血腥开始……就在这时,艺术家收起雕笔,口对着老虎吹上一口气,老虎身上的毛发抖擞了一下,飞散出一些灰尘,艺术家又从口袋里摸出彩色的石头,在老虎身上按摩,老虎身上黄色蟒袍的红色和黑色斑纹立刻鲜亮起来,最后艺术家用毛巾为老虎擦拭一下,凶猛的老虎就留在学生的钢笔上,陪伴他考场上所向披靡,班内无敌了。

       温柔的女生一般要求刻凤凰,凤凰在女生细长的钢笔上更显得华丽神奇,飞翔的翅膀和长长的尾羽随着旋转的笔身金光闪闪。而男生爱刻龙,小小的钢笔就成了盘龙柱,龙头活灵活现大张巨口欲追逐吞下火球,名曰龙戏珠,鳞次栉比的龙鳞绕行笔身,我们旋转笔身好几圈才能见到龙尾巴,正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

       我们当时的同学年龄差别很大,大龄的属猪、老鼠、牛,小龄的属虎、兔子。故而我们常见到同学的笔身刻着这几种生肖,其余的生肖要到低几年的班级才能看到。也有同学只要励志刻字和名字,比如:“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而刻字艺术家往往给插上配图梅花、菊花、喜鹊、百灵鸟等,比如我的“梅花香自苦寒来”配上了梅花枝头的喜鹊,寓意喜上眉梢。

       从此我们在苦闷乏味的学生课堂,因为钢笔上有了点灵动的图案和光鲜的颜色,平添了几许玩味的乐趣。

       这些刻笔艺术家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没有人知道,也未曾看到过他们的交通工具。他们是专职赚学生这点零花钱的?这点钱能够买几盒香烟啊?最复杂的龙也不过要价一元钱,课间二十分钟最多能雕十条龙,谁会为了不足十元钱跑到交通不便的乡镇中学来,还得搭上几元钱的车费?他们是顺路来的刻章师傅?顺便赚点香烟钱,这倒是讲得通。在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各种民间绝活逐渐显露兴盛在集市和庙会,没有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闲碎刀子,民间艺人们重操旧业,不再只指望修理地球靠天吃饭,开始活得滋润起来。而刻字艺术家也许是受过打击的文化人,书画工匠,没了国营单位的正式工作,只好出卖文字手艺糊口,因为正式单位的人对于街头卖艺一般是嗤之以鼻,或者绝不愿染指的。

       也许上面的猜想都不对,也许会有更多可能,但是在今天钢笔被圆珠笔和手机打字淹没的时代,钢笔雕刻艺术已经永远不会再有了。当年的艺术家们现在在做什么?是早已颐养天年还是仍在从事雕刻绘画类的艺术创作?比如遍地的花鸟画写名字小摊。还是早就淡出江湖,混迹在芸芸众生里泯然众人了?

       不得而知。 

                   

                                                      


0
0
5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陈福存

自幼酷爱文学、书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系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散文学会会员,多篇诗文发布在《中国作家网》等各网络媒体和《散文百家》等报刊。

诗歌热力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