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周蓬桦:散文的眼界与格局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29日 浏览:202 原创


 


 

写散文的人越来越多,说明散文受到了较广泛的关注,读者也越来越多。这自然是好现象,在任何时代,当某一种文体发展迅猛成为大众议论话题时,都是参与者众的结果——比如辉煌璀璨的唐诗宋词,盛唐时期,历史会认为那个时代“是唐诗的时代”,到了宋代自然是“诗词”的时代;在元代写曲的人多,受到关注和追捧,留下了经典,那么“元曲的时代”就诞生了,等等,不一而足。当今,散文发展很快,队伍日益壮大,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不必急于开列病灶,自设樊篱,让散文自由野蛮生长一段时间比较好——换句话说,让它在一个隐秘角落自然生长,直至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一片蓊郁森林。而我们往往看到一个怪现象:当一种苗头刚刚出现的时候,就有人站出来叫停,踩刹车,貌似给散文写作指路,实际上成了一个“盲人摸象”的角色。比如“散文要真情实感”,“散文要阳光美丽”,等等说辞——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个伪命题而已。散文就是散文,它有自己独立的生长路径——它是情感的牧笛,是自由的呼喊,是思想的钻石,更是艺术的试验场。

散文写作者应该有更开阔的眼界和格局。在散文受到关注的时候,更应该鼓励和引导那些刚刚起步的写作者走向坦途。任何一种文体,都应该写什么题材的人都有,宏大叙事要有,小桥流水也要有,才叫“百花齐放”。既可以真实,也有一定的虚构元素,最好是拳打脚踢地一路向前狂奔!不能把个人趣味之外的写法一概排斥。只有这样,才能形成阵势,给写作者提供自由生长的生态,让年轻的写作者们冒出来,加入散文写作的队伍中。

个人认为,散文的历史使命已经落在了肩头,在未来的时间,它要超越和完成N种可能,再勇敢些,再纯粹些,再从容些,再包容些,再睿智些,甚至可以再固执些——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散文家,他必须目光坚定明亮,品性正直,心肠柔软,笑声朗朗,用超拔的气度,用开阔的胸襟来实现这个担当和远大的志向。

当然,最重要的是文本的落实和建设。在这个时候,散文的机会恰好来了,完全可以利用文体优势,产生一系列优秀的文本,产生像梭罗的《瓦尔登湖》,像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那样的经典。我想说的是,越是沉默或喧嚣的时期,散文越能彰显思想和宁静的力量,成为一个时代的灯塔。

是的,大海苍茫。火光一直在眼前闪耀。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