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张期鹏:还看今朝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8月11日 浏览:536 原创

 

a106b81702f38d9f1b1a9aff9d3803a3.jpg  

 



走进商河今朝酒业,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叹:“今朝有酒今朝醉!”随即便兀自笑了。酒助神飞,古来如此;置身酒的世界,浸润在浓浓淡淡、如丝如缕的醇香之中,未饮先醉,快哉快哉!

问问主人是否借此命名的,他微微一笑,并不回答。我暗自觉得,如此开个玩笑并没什么,但真要这样理解“今朝”的本意,不免有些消极了。所以,尽管主人的笑容里并没有什么不满,我还是后悔自己的唐突了。我是一个好为人师的人,其实很多观点都很偏颇。人世间没有什么人是万能的,也没有谁无所不通。就像我这样一个喝了几十年酒的人,对酒的了解不也仅是皮毛而已吗?

那么,何如多看少说?随着参观的人流一路走去,我突然发现,许多新奇陌生的东西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亲切、熟悉的朋友,向放低了身架的我敞开了心扉。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关系的改变,有时候可能就这么简单、这么微妙,可能就在于一个人视角的少许变化,把俯视变成了平视或者仰视。只可惜,我在平时俯视的时候多,平视和仰视的时候太少了。

在偌大的酿造车间里,我仔细观看了白酒从选料、投料到发酵、蒸馏的全过程,它们像事先约定的接力选手一样,既配合默契、有条不紊,又精细准确、一丝不苟。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深挖于地的一个个酒池,挤挤挨挨,密密匝匝,像一个个孕育着生命和希望的暖巢一样。它们沉静安详地深植地下,默默地散发着浓烈、持久的香气,仿佛想挽留人们不要匆匆离去。我从那里走出来很长时间之后,衣袖之间似乎还弥散着那醇厚的香味儿。“赏菊人已醉,归来衣正香”,或许只有这样的诗句,才能完美地表现我此时的感受。

而那座小有规模的酒博物馆,更像一个酒的课堂;漫步其间,就像在听一个老师娓娓道来。他从酒的诞生说起,边讲边指着那些图画和实物,形神兼备地告诉了我们一部中国白酒的发展史,真是长知识了。

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馆里收藏的一瓶老酒,它是今朝酒业的前身,还是一个很小规模的酒厂时酿造的。经过三十多年的时光流转,这个淡蓝色的玻璃酒瓶和上面的招贴已经变得陈旧,瓶里的酒液也已经挥发掉了一小截。它像一个从时光深处走来的老者,在向我们讲述着什么,又像在那里默然沉思。它是无言的,又是有生命的;它是不断内敛的,又是充满自信的。因为它知道,酒液的减少,并不是生命的耗损,而是岁月的沉淀。更重要的是,它的生命,它所承载的那一段历史文化已经延续进了“今朝”健硕的机体中。

面对这瓶老酒,我生发出许多对过往的人与事的怀恋之情。世界变化如此迅捷,我们已经来不及回忆往事,但历史又怎能被轻易割断呢?面对这瓶老酒,我也为酒厂主人的厚道情怀感染,因为在强大的资本与技术面前,今天很多人都热衷于否定既往、标新立异,喜欢以此来彰绩显荣,好像前人的创造都一无是处,自己的作为才是改变世界的砝码。标“新”求“大”,已经成为一种时代通病。在这样一种惯性和潮流之中,今朝酒业能将“旧物”“陈迹”像老祖宗一样供奉着,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它真得不合时宜吗?我倒觉得有这样一瓶酒在,今朝并没有矮了三分,而是更加高大了一些;也没觉得它已经陈旧落伍,倒是多了几分新异,多了几分厚重。它在我的眼里,沉甸甸的。这,自然就不是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噱噱之语所可比拟的了。

等到我们深入地了解了这家企业之后,我才知道,这瓶老酒被摆放在那个显耀的位置,并不是偶然的。他们早已将它作为一个企业历史文化的代表来对待,而文化,是今朝最崇奉、最热爱、最珍视的。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思路,他们才将文化作为自己的立企之本,才会这样敬畏、尊重历史。世间的一切都其来有自,凡是我们眼中的表象,背后定有必然的逻辑。我通过这瓶老酒,似乎看到了这家酒企深厚的内里。有这样的内里,他们对当下文化的重视、传承与弘扬,才是发自内心的,才是自然而然的,才是扎实有效的。

那天在今朝,我们就观赏了一位当地书法家的高水平的书法展。同时,还参加了山东省散文学会在今朝酒业的创作基地揭牌仪式,和今朝酒业支持举办的《商河县文艺年鉴》及两位当地作家的新书发布会。从当地老老少少的文学艺术界人士与酒厂主人的熟稔程度看,他们不是平常的“酒友”,而是文气相通、趣味相投的“文朋画伴”。这种文化的延续,更让我看到了今朝面向未来的雄心。这就更不是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所能涵盖的了。

企业的发展,固然需要资金、技术、人才的支撑,需要来自各个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但如果不与文化结缘,总让人感觉缺少了点什么。经济与文化,应该鸟之双翼、车之两轮吧?缺少一翼、一轮,恐怕就无法飞得更高、走得更远。世界上的百年名企,哪一家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呢?

哦,你说我们到商河应该会看到鼓子秧歌,是的,我们在今朝酒业就欣赏了一场精彩的鼓子秧歌表演。在那震天动地的锣鼓声中,在那粗犷奔放的“野地”舞蹈上,我们好像感受到了来自先民、来自远古的朴拙、生动、清鲜的生命活力。据介绍,鼓子秧歌孕育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鲁文化,脱胎于秦汉时期祭祀山河武舞中的般舞,成型于唐宋年间的战争武舞,兴盛于明清,一直发展到今天。据说,今天的商河几乎村村都能独立组成秧歌队,可谓根深叶茂,全民皆舞。它是历史的,也是时代的;它是古远的,也是今朝的。或许,这便是文化的魔力吧。

是啊,一个从未到过商河但又对商河有所了解的人,对商河最鲜明的印象是什么?当然是鼓子秧歌。作为齐鲁大地上的三大民间歌舞之一,它早已走出商河、走出山东,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成为商河一张最重要的文化名片。如果再加上令人津津乐道的一物,那大概就是商河老豆腐了。据说它有洁白如玉、细若凝脂、嫰似欲流的特点,又嫩而不松、清而不淡,食之回甘余韵,长留唇齿之间。那么,如果我们听着声势浩大的鼓子秧歌,对着热气腾腾的商河老豆腐,再温一壶醇香四溢的今朝美酒,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呢?这恐怕不是简单的口香耳悦,而是丰盛的文化大餐了。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很多东西都会在热闹一时之后,成为过眼云烟,正所谓“时间之后,一切各归其位”。只有文化,是一个长久地积聚、积累、积淀,慢慢地酝酿、发酵、提纯、挥发的过程,所以能够长久地存在,影响人们的生活,浸润人们的心灵。

酒浆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心灵的。一家酒企,也许只有坚定地做到不以勾兑液体为业,而以酿造文化、陶醉心灵为本,才有持久的生命力。“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是酒吗?是,又不是。它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表征,是人的精神释放和心灵慰藉的重要载体。

有这样一种强大的文化力量作为支撑,今朝酒业是多么令人期待啊。我们今天看“今朝”,明天看“今朝”,将来定会“还看今朝”。

是的,我期待有一天再到商河,“还看今朝”!

 



0
0
3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