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好书推荐

罗丽丽 著 《时光不愿意》 》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8月31日 浏览:47



799a8e279157dcda0314c4b36b4aa455.jpg

《时光不愿意》  罗丽丽  著


   时光不愿意列入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与团结出版社共同策划的品牌出版项目《黄河文集》,该丛书由齐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于琴主编,共九册,由齐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稿,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设计、编辑、审校、印刷,  封面采用230克特种纸,做烫黑工艺,内文采用80道林纸,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  序  -   


先被爱 而后爱人
邹小天

     我是和爸爸一起读妈妈的散文的。
     爸爸说:“优优,你怎么哭了?”
     我把脸扭向一边,过了一会儿,我说:“谁哭了?你不是眼圈也红了吗?”
我和爸爸是男子汉,但是书上说“读《祭十二郎文》而不落泪者,其人必不友”,那落泪在某些时候也不是软弱的表现,所以,当妈妈问我的感受时,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挺感人的。”
     是的,我的第一个感受是感人,第二个感受是真实,感人是因为字里行间有爱,真实是因为生活在爱中。
     散文《拒绝透明》中,写道:“你不给我们买东西就算了,记着给你爷爷买点东西。”妈妈问我:“你以后会给爷爷奶奶买东西吗?”我说会啊。然后妈妈又向爸爸提及我小时候的事情。妈妈说有一次带我去泉城广场玩,给我买了一杯蜂蜜柠檬茶,边走边喝。大人们议论说,柠檬能败火。我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我说:“我不喝了,我要带回家给奶奶喝。”爸爸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奶奶的舌头上起了小红点,她上火了。”那时候我上幼儿园,这件事我已经忘记了,可能每个孩子最初的心都是纯洁善良美好的,这件事很多次被妈妈提起,每次他们都很欣慰很开心。可是他们不知道,是他们教会了我怎么爱别人。
      妈妈在《亲情未央》和《和姥姥有关的时光》中,写到了我的老姥姥。老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只有三岁半,而爸爸的姥姥去世的时候,爸爸才读小学,所以有时候,我能听到妈妈对爸爸说:“你没有姥姥了,我分一半姥姥的爱给你吧。”确实是,有一次,爸爸陪妈妈去老姥姥家,爸爸无意间说起家里不经常包水饺吃,于是,每次去老姥姥家,水饺成了老姥姥一定给爸爸准备的食物。老姥姥去世那天,我和奶奶在家,妈妈回来后,打开门,我跑到门口,问妈妈:“老姥姥快死了吗?”妈妈低头:“老姥姥已经去世了,妈妈没有姥姥了。”我抱着妈妈说:“你没有姥姥了,我做你的姥姥吧。”
     这些我都不记得了,但是爸爸妈妈无数次提起这件事。其实,因为我生长在有爱的家庭中,所以我才懂得了怎样爱人。父母的潜移默化很重要,每年冬天的四个月,我和爸爸妈妈搬到奶奶爷爷家,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妈妈的散文中除了亲情,还有友情和爱情。有时候我也会和妈妈讨论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妈妈会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说青春期我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是正常的,而不是因为我变坏了,爸爸会让我看到朋友的优点并加以学习,他们还说家是一个人的港湾,什么事情都可以交流。我相信,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大家在这些散文中都会看到自己的影子,会想起自己的故事。
      有一次,妈妈对我说:“现在你坐在桌前做作业,以后你读大学了,我会看着你的书桌前、你的卧室空荡荡的,想念你做作业的小身影,到时候,你会想我吗?”听到这些,我的鼻子一酸,趴在桌子上,不让妈妈看到我忍不住的眼泪。散文《时光不愿意》中,妈妈写到了我:“以前,怕他半夜蹬被子,我可以起床几次帮他盖,怕他吃不饱,我也可以假装吃饱了,留给他吃,但是断舍离却是一件需要他自己面对的我无能为力的事情。”
     长大、独立,是我们都要面对的,人生中或许还有很多的告别、离别、分别,我很高兴妈妈能把这些记录下来、整理出来,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受到感染。但是,我也知道,妈妈有时候把文章发到朋友圈是屏蔽掉姥姥和小姨的,因为她怕她们哭。妈妈一方面惋惜这真情的花无法长久地盛开,另一方面又想告诉大家,这花在心里会一直开放。
如果我以后也能写出好的文章,我也会记录下我身边的爱。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我觉得文章,与写作技巧相比,最重要的是感情。大家一定会喜欢这本散溢着满满的感情的散文集。

-作 品  目  录-   



先被爱 而后爱人 邹小天   /  1

第一辑 亲情未央

另一种告别   /  3
亲情未央   /  7
煎面饺子   /  16
老新头   /  19
改嫁的舅妈   /  23
向亲情缴械   /  26
老罗,我爱你   /  30
和姥姥有关的时光   /  33
爱与恩情   /  38
时光不愿意   /  41
拒绝透明   /  47
小乡村   /  51
酥馃子   /  56
思念   /  59
寄托在吃食上的相思   /  63
麻汁里的爱   /  66
莫寞的流水账   /  68
闪光熠熠   /  72

第二辑 圆满有时 

很多年以前   /  77
温 暖   /  80
童 年   /  84
小 美   /  88
榴莲千层   /  91
三十之约   /  94
选 择   /  99
不如你勇敢   /  102
十年前的鲜花   /  107
曾经童话   /  112
圆满有时   /  123
同行者   /  129
命 运   /  133
玲子的夏天   /  136
青春已走远   /  142
秋 花   /  146
聚会外的同学情   /  152
买玉米   /  155
与往事干杯    /  159
幸  运   /  162
极美的岁月   /  165
永远的告别   /  167
病   /  171
后 记   /  175

-后记-   



      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我恍然抬头,窗外的柳枝露出嫩芽,天气慢慢转暖,是不是很多事情像天气一样,等发现渐行渐远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季。
      这本散文集大部分是最真切的平凡和琐碎,没有那么笔锋老辣,叙述也没有那么简单凶狠,而是娓娓道出一个个故事。年轻时做过的事情,当时觉得很值很酷,但是,在整理的时候,觉得很幼稚,又确信有些事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那么做,长大以后就会收敛一些,稳重一些,却也少了很多乐趣。当时日记中相当普通的一天,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最最平常的一天,但是那一天发生了让自己后来每每想起来都潸然泪下的事情,有感动,也有自责和愧疚,有时候,我也问自己,如果当时做出的是另一种选择,那么我的人生会不会因此不一样。
      整理这本散文集的过程,好像把这些年又重新走了一遍。哪个人坐在哪个位置说了哪句话,他说某句话时的表情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几次停下来,回忆、思考,有时候会忽然觉得,其实某人说某句话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但是我当时没有体会到,有时候也会恍然大悟,原来某个朋友的思想在当时比我成熟得多,只是我总是那么后知后觉,有些人,明明可以走得更近一些的,有些应该珍惜的没有珍惜,有些无所谓的事情却花了太大的力气。
     不断回头张望的人,最是被时光的锯子割得痛,有时候我那么渴望燃到炸裂的音乐,有强烈的表达欲望,想一股脑地说给你们听,有时候却必须像讲述别人的故事,让自己游离在外,我才能写得出。很多时候,在欢愉的时刻,想起与亲人以及朋友在一起的欢愉的时光,内心却突然不欢愉了,也许只是突然触到泪点的一句对白就让想念爬上了我的心房。时间高冷,它改变了所有能改变的,如果生活像木马,高高低低,兜兜转转,但是在某一个高度我们总可以见面,可以触摸到对方的手指,感受上面的温度,那该多好。
      整理这本散文集的过程中,几度想要放弃,我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在于无法对旧事进行弥补、找出关键点、制定预防措施,一一击破那些遗憾,画一个圆满的圆,让过去的一切得到成全,我没有一支神奇的笔,能够写出我的全部感受。赵方新主席和文友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尤其是赵主席,他说:“文章是人生的引领和升华,把自己的作品结集,本身就是对自己创作的一次审视,给自己下一步的创作定定调子。”如果人生有一秒不同,也许我无法走到你们身边,我要说的,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我并没有觉得为了写好一本书,一言一行都不得有差错,而是服从了自己的内心。这本散文集,本来是没有序的,有一天,先生和邹小天读我的散文的时候,突然哽咽了,我想,让邹小天写序吧,这本散文集中,大部分是亲情,邹小天也在这亲情之中,是不是更有意义?于是,先生帮邹小天回忆了很多事情,邹小天写序后,先生做了修改。感谢支持我的家人。
      平淡流年一日一日地熬煮,我也早过了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年纪,终于能够接受那些我其实很想抓住又只能眼睁睁看着流走的往事,并和一些遗憾握手言和。什么都敌不过时光,我们希望它回到某时某刻,我们希望它静止,但是时光不愿意,我们也不愿意,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人生中有那么多遗憾、告别、意外,我们感受到了爱与快乐,也感受到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爱与快乐,平凡地活着,本身就是很幸福的事情,而这平凡的生活又因为沾染了爱,而变得更加珍贵。
      来日并不方长,后会也许无期,大部分人是见一面少一面的。从锦绣韶华到年过而立,有些人,我拼命挽留,他们却回不来了,有些人,我没有挽留,他们也没再回来,但是我想固执地心存侥幸地为自己留下一点小坚持。


罗丽丽:时光不愿意 


七月是毕业季,我家的小朋友要和同学们分离了,晚上躺在我身边,安安静静的气氛突然被打破,他凑近我的耳边说:“我想和同学们一起上一年级。”然后我轻轻地对他说:“大家一起上一年级,也不会在同一个班,会重新分班,你也会重新遇到新朋友。”过了许久,他进入梦乡,我却久久不能入睡。
     以前,怕他半夜蹬被子,我可以起床几次帮他盖,怕他吃不饱,我也可以假装吃饱了,留给他吃,但是断舍离却是一件需要他自己面对的我无能为力的事情,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外面的阳光有些毒,盛夏的感觉,每年的这个时间都是毕业的季节,曾经,跟室友一起吃饭,她会先帮我把碗筷摆好,用纸巾擦干净,把筷子递到我手里,和同学去学校的机房上网,在门口办理上网登记的时候,我的长发垂了下来,她用手轻轻把头发撩到我的耳后,让我觉得很温暖。校园里有棵大树,有次上早操的时候,我身边的小姐妹指给我看,“那个男生长得不错!”我们会故意跑得很慢,我们希望时光也慢下来,一直慢,慢到很多年之前。
     那时候,胡同不过两米,芳芳家住在我家前面,但是中间有一块空地,空地上有一棵大槐树,芳芳家的牛拴在大槐树上,大槐树的旁边建了一个猪圈,我一直觉得芳芳家的猪圈建的最有水平,像城里人的二层楼,在平地上挖一个坑,坑里脏乎乎的,猪粪到处都是,在地面上盖上茅草屋,地上部分和地下部分有砖头的台阶相连,喂猪的人可以从砖头上走下去,地上部分铺着干草,猪在下面玩泥巴玩累了,可以到上面来晒太阳。时至今日,我也见过了许多养猪场,设备先进得令我咂舌,我却依然觉得芳芳家的养猪场才是动物最喜欢的。
每天早上听着芳芳妈喂猪的“唠唠”声,看小猪在猪圈里玩泥巴打滚。但是后来,我就不去看小猪了,因为有一天,芳芳的妈妈对我的妈妈说她做梦了,梦到芳芳的爷爷了,芳芳的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芳芳的爷爷在梦里说天冷了,他想要一顶棉帽子。芳芳的妈妈说:“我喂猪的时候啊,他就站在猪圈旁边,和我说话呢,像活着的时候一样,倒背着手。”那天正好是集市,这里的集市逢五排十,五天一个集,芳芳妈妈赶紧去赶集,买了一顶棉帽子,拿到坟上烧了。从此,我不敢站在猪圈那里看小猪了。
     不过,芳芳妈妈这个人我还是很喜欢的,每每她蒸馒头,都会来我家问:“现在是几点几分啊?我的馒头还得再过半小时熟。”我的姥姥姥爷都只认识整点和半点,姥姥说:“哦,我不知道几点几分,一个针在一上,一个针在三。”过了一会儿,再补充一句,哪个是长针,哪个是短针。我读小学的时候,每次都盼着她来问“几点几分”,以此显示自己“学识渊博”,也明白了上学的重要性。很多年之后,我带着先生去姥姥家,在村口遇到了芳芳的妈妈,先生和她打招呼,她问先生做什么工作,我说是教师。她说:“哎呀,难怪啊,一看就是文明样儿的。”后来,我和先生打趣:“文明样儿的。”先生说:“其实,有个词叫儒雅。”但是我们更喜欢听村里人朴实的说法。
      春天,树上落下槐花,芳芳站在树下,问我:“吃槐花吗?”“哼,我才不吃呢,因为,因为地上有牛屎。”我一点都没有夸张,夏天,那里蚊蝇横行,牛总是甩着尾巴驱赶蚊蝇。春天我们还可以在那块地方过家家,但是夏天我们只能另外寻觅玩耍的场所,我们在胡同里用砖头搭建小房子。芳芳说:“砸着手不管啊。”没想到,乌鸦嘴真说中了,我握着被砸下半拉指甲盖的手,哭着跑回家。自此,姥姥便不再允许我们玩略带危险的游戏,我就和芳芳在院子中间的两棵枣树上拴上绳子,荡秋千,可是,绳子实在勒得腚疼,我们找一块木板,垫在上面。晃啊晃啊,终于,绳子还是断了,屁股疼了好几天。
      可是我们总能找到玩的乐趣。芳芳说:“我们做实验吧。”于是,找来小药瓶,把小铁球放进去,灌上水,芳芳说:“过几天,水变成铁锈色的,实验就成功了。”那时觉得很神奇,是不是铁球在水里自然会产生铁锈?那时,我还特别认真地问芳芳:“如果水不变色怎么办?”“不可能,不过,如果真不变色,就抓一把土放进去,实验就成功啦。”我们真的那样做了。
      邻居家叫彬彬的小男孩总是想和我们一起玩,但是我们不喜欢往鸡屁股里放鞭炮的他,有时候他和我们站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会故意在他脚下画一个圈说:“和女孩一起玩,烂脚丫儿!”他属于精力特别旺盛的孩子,除了往鸡屁股里放鞭炮,还会在夏天的中午往正在午睡的别人家的门锁里插火柴棍,不过,也会有暖心的时刻,我们搞到了一辆大梁自行车,因为个子矮,把腿从中间掏过去骑车,眼看就要倒了,彬彬大喊:“撞麦秸垛,撞麦秸垛!”然后我冲着麦秸垛骑过去,歪在了上面,麦秸垛金黄色的,软软的。虽然没有大碍,但是,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哪都响的自行车的脚蹬子还是把我的腿划破了。彬彬一看出血了,赶紧跑到树林子里,找了一种椭圆形的树叶,放在嘴里嚼啊嚼啊,然后热乎乎、黏糊糊地敷在我的伤口处。
      我受了小伤,姥姥就给我做好吃的,养了很多笨鸡,姥姥就攒着笨鸡蛋,也有附近的邻居见到姥姥,问:“笨鸡蛋卖不?”“不卖,不卖,我家孩子多。”姥姥每次都会摇头摆手,姥姥所说的孩子指的是我和妹妹,还有两个表妹,姥姥攒的笨鸡蛋总是用竹子编制的小篮子盛着,上面盖上配套的盖子,如至宝般。姥姥把锅里倒上油,给我们炸鸡蛋,炸出的鸡蛋,金黄黄的,放在青瓷小碟中,酥酥的、香香的。姥姥炸鸡蛋的时候,厨房的门总是开着,我就站在门边,就那么期待着。
      因为那次受伤,姥姥不让我玩危险的游戏了,姥姥姥爷都不认字,我的老姥爷上过几年学,会在本子上画福禄寿,他有一些书,是繁体字的,家里还有一些小人书,现在叫“连环画”还是什么的,我记得有《杨七郎打擂》《穆桂英挂帅》等,还有《鸡毛信》《喜盈门》。
      门口那棵大槐树底下,每天早上,和大槐树年龄一样老的老姥姥,拿着板凳,踱着小脚,坐到树下,把发髻垂下来慢慢梳理,她梳头,我坐在旁边的麦垛上看书,麦香混着书香,微风拂过,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懒洋洋的,极少的几本书,怎么都看不够,恍惚觉得这书和老姥姥都是时光的馈赠。
      我和芳芳坐在那里看书,书上说,邻居甲给邻居乙送了鸡蛋。邻居乙客气地说:“人来了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邻居甲说:“不值钱,给你们尝尝鲜,都是自己家鸡下的。”芳芳读成了“都是自己下的”,于是,我们笑得前仰后合。这时候,要去地里打药的舅舅回来拿药筒,说:“这半天了,一本书还没看完?”他不知道,看这本小书,我们会杜撰出很多有趣的情节呢。
      我坐在门口看书,一阵自行车铃铛响,父母托人从城里给我捎来了衣服。捎衣服的人回去后对我爸妈说:“孩子晒得像黑煤球一样黑。”下一次,妈妈回来看我的时候,坚持给我洗澡,拿起一个大盆,洗了起来,姥姥正从地里回来,大声吆喝:“那是我和面的面盆啊!”我说我不知道啊。然后我们都笑了起来。妈妈问我要去德州读书吗?我说我不要。他们哪里知道,这里才是我的乐园。
      起初,每天上学的时候,我会和对门的小男孩伟子一起去上学,我们在一个班,在上学的路上,看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有时我们不吃早饭,在路口花三毛钱买一个火烧吃,火烧不厚,却因为沾了芝麻的原因,很香。旁边还有一家卖火烧的,租的是他家的房子,好几次,我说:“我们不买他的火烧是不是不太好啊?”他说:“我才不管呢,谁让他家的不好吃呢?”然后我们边吃边走到了学校。
      我们住的平房东边是几座垃圾山, 有时出去走走,也能捡到好东西,比如,别人还没有用坏的钢笔,哆啦A梦的玩具……那一年,我和伟子一起做了个风筝,用光了家里缝衣服用的线,我们看到垃圾山的后面还算开阔,偷偷跑到那里去放风筝,我举着风筝,他说“放”,我就往天上扔,他边放线边往后退,没退几步,就掉进了旁边一个大粪坑里,然后,他扔下风筝,冲我喊:“帮我拿着!”他拽着裤腿急急忙忙地往家跑……等我兴味索然地拿着风筝给他送去时,他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他妈妈正一边给他洗衣服,一边喋喋不休,我本来想说:“这么快爬上来,也算幸运了。”看到他妈妈的样子,我扔下风筝,灰溜溜地回家了。
       那时,我是他的小组长,负责检查作业,如果作业有错字,就罚款两毛,他在我家写完了作业,“天涯”写成了“天崖”,我坚持罚钱,他说:“你罚我的钱,我就没法吃早饭了。”后来罚没罚,我已经忘记了,但是我们因为作业而相互交流还是挺多的。直到后来,我们在同一所初中,他是四班,我是三班,每一门课的老师都是一样的,作业也大同小异。有时他忘带课本,就到我班门口来找我借书,有时也借作业。时间久了,青春伊始,总会有男生起哄,慢慢地,他不再挤在我的教室门口借作业了。每次去上学的时候,听到他出门的声音,我会藏在门后,等他走了,我再开门。有时等红灯的时候,遇到了,也假装不认识,绿灯一亮,心里松一口气,飞也似的逃跑了。
      过年时互相赠送一张贺年卡,也是小心翼翼地在署名的那里写“学友某某”,学友和朋友的区别在于,学友时刻提醒着彼此是同学。
       后来,伟子因为生病,休学一年,芳芳退学到城里打工,回村的时候,扎着丸子头,我们还打趣她像“许仙”,我去城里的时候,在一个蛋糕店门口见过她,她站在店门口叫我的名字,还给我讲鲜奶蛋糕和奶油蛋糕的区别,但是那时,我下了晚自习已经九点多,而她所在的蛋糕店九点关门,从那一条街上经过,竟然没有一次促膝长谈。
      猪圈、黄牛、荡秋千、放风筝……这些时常入我的梦,锁在我记忆深处。时间久了,愈发和自己有距离起来,如果时光能回到过去,等伟子换完衣服,我们再去放一次风筝,如果时光重来,我愿意逃课去芳芳的蛋糕房里玩一下午……我们希望时光停留,但是时光不愿意……


fa1a02a6532e3d442006b85926b475a8.jpg


罗丽丽,笔名络络,80后作家,德州市作协会员,山东省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参与编写口述纪实文史资料《额尔古纳的齐河移民》。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