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好书推荐

景广海 著 《景氏源起舆楚史若干问题考辩》出版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10月14日 浏览:28


b3c9ddd16769be3cbc0f54a75a3f105d.jpg


《景氏源起舆楚史若干问题考辩》 由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设计、编辑、审校、印刷, 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序 言   王忠修  


大约十年前,得知景广海先生正在潜心研究其先祖景范事迹。后来看到他陆续以“溪河子”笔名发表在其博客上的《相公山下的沉寂》《景范辨误考》《宋·薛居正书〈旧五代史〉有关景范的文字》《景范神道碑及碑文》《梁邹景氏世谱》等一系列文章,很有收获。后来我主编《邹平历史人物》一书,收录其《忠贤之相景范》一文,我以为是目前为止介绍景范比较全面、中肯的一篇。

向来以“旅行、摄影、读诗”为“人生三快事”的溪河子,做起学问来竟是一丝不苟,且颇有见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见景先生。今年年初见面,得知他从研究景范,推至研究中华景氏,由景氏而至楚史,把研究的范围扩大、深化了许多,一下子颇有期待。

景氏是中国大姓中人数不算太多的一个姓氏,按《大中华族谱》网的说法,现在约44万人,姓氏排名在第180位左右。按理说,景氏源流不会很复杂,但历史上却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说法。

景氏起源主要有三说。第一是楚景说,认为景氏源自芈姓,楚公族。第二是齐景说,认为景氏出自姜姓,为齐景公之后,以谥为氏。第三是少数民族景姓,以及改姓、冒姓等。作者通过大量考证,指出齐景氏是不存在的,少数民族景姓不在其研究范畴,中国历史上的汉民族景氏皆源于楚,具体言之,景氏之先实则“楚競坪王”,即后来统称的“楚景平王”,以谥为氏,时间则在春秋晚期。

作者立论所依据的,除常见的历史文献外,是近年来出土的大量文物,主要是上蔡郭庄楚墓、新蔡葛陵楚墓、长台关楚墓、荆门包山楚墓,以及专家学者解读这些文物的论文和著作。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王国维曾说:“古来新学问兴起,大都由于新发现。”(1925年,清华演讲稿《最近二三十年中中国新发现之学问》)作者本书论断的成立,正赖于这样的新发现。楚国史历来不详,说楚史者常因资料匮乏而坠入历史的迷雾。近些年来因为出土了数量巨大的楚文物,解开了楚史神秘面纱的一角,成就了大量的论文学著,尽管良莠不齐,水准各异,毕竟在艰难地探索着,常常有令人惊喜的发现。作者则在此基础上,剥茧抽丝,条分缕析,博征微察,去伪存真,澄清了许多历史谬误,厘清了景氏源流脉络,廓清了楚史的一部分真相,自成一家之言,实为难能可贵。

细读其书,可以感受到许多颇为震撼的研究成果。比如,作者通过景姓命氏的分析,揭示了“姓氏学”的要义,提出了“分族命氏”的原则及模型;厘清了楚惠王封君制的内涵与实质;分析了长期困惑学界的“郢、郢都、郢城”等问题,以及《楚居》中疆郢、为郢、樊郢、若郢、鄢郢、湫郢等十余座郢城的地理位置,解决了“楚都”到底在哪里及其变迁的问题;破解了“若、上鄀、下蠚”之谜,拿到了破解众多谜团的钥匙;提出了“颛顼故里在襄阳”“襄水即若水”的命题,“人文始祖”颛顼出生地(“若水之野”)之谜遂得以破解;揭示了“三楚先”的源起之谜,对楚先“得姓(嬭)”“得氏(酓)”问题,以及“楚先人的迁徙路线”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也解开了楚王为何被称“熊”氏之谜;破解了《楚居》中隈山、穴穷、发渐、乔多、旁屽、宵、夷屯等罕见地名及其地理位置问题,等等,都非常有见地,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在全书的后半部分,以大量篇幅,重点考释、论证了两个人物,非常有特色。一是景差。对景差与宋玉,景差与屈原,景差与《哀郢》《九辩》的关系等,提出了全新的识见。二是春申君。论证了钱穆先生提出的春申君黄歇是“芈姓黄氏”,而非“嬴姓黄氏”的观点;提出了“春申君故里”在常德;解释了春申君黄歇家族覆亡之惑。其资料翔实充分,其论证引人入胜,非常耐读,可获得历史阅读的快感,更有思维辨正的享受。

作者整体的逻辑思路,是从研究景氏渊源作为切入点,深入探讨楚国历史的一些神秘而重要的课题。全书洋洋30余万字,分族命氏是贯彻始终的一条红线。抓住了这条线,就抓住了理解本书的纲。姓氏学是一门大学问,古往今来不知耗费了专家学者多少脑细胞,但能够有景先生这样的思路,获得这样收获的并不多。欲达成这样的目标,要有深厚的学养做支撑,涉及到姓氏学、训诂学、文字学、地理学、甚至植物学等众多学科。面对丰富的实物和资料,面对历代学者的众说纷纭,不迷信古人,不迷信权威,独立思考,大胆求证,虽不刻意标新立异,但新思考、新观点自然就立起来了。

作者在书后,附录了300多种参考文献,可见其阅读量之巨大。但感到遗憾的是,作者未能在行文中插入脚注,使我们不能确切地知道某项资料或引文出自什么专著、杂志或论文,影响了本书的学术性。这可能是作者的写作习惯所致,并不影响全书历史研究和理论探讨的严肃性。其研究成果是令人鼓舞的,其钻研精神是令人尊重的。对于这项令人惊喜的收获,我们非常高兴,期盼作品早日出版发行。



目 录


序言(王忠修)


引 子  /  1

競孙旟  /  4

分族与命氏  /  9

昭氏、子西与景氏  /  15

惠王封君制  /  25

子闾、競孙旟、阳城君  /  34

、、   /  38

封邑、封君与封地  /  42

屈、景、昭  /  49

“氏+之+名”模型  /  51

上蔡郭庄、競孙旟  /  56

競之(渔)  /  61

競之羕  /  68

熊绎与夷屯  /  70

若,上鄀、下蠚  /  77

颛顼故里  /  84

昭王伐楚  /  91

熊渠与发渐  /  98

熊仪与若  /  109

屈氏、莫敖、三楚先  /  112

嬭姓、酓氏  /  121

屈氏源起猜想  /  135

若敖、蚡冒、宵敖  /  141

熊通称王  /  147

楚都、郢、郢城  /  157

丹阳之惑  /  195

競之定  /  200

秦王卑命钟  /  201

长台关楚墓编钟  /  203

競之定铜器群  /  206

競之定编钟  /  214

競之贾  /  224

競之上  /  225

競(景)监  /  228

景 贾  /  232

景 敾  /  237

景 舍  /  238

景 翠  /  242

景 缺  /  247

景 脽  /  248

景 鲤  /  254

景 快  /  255

景 军  /  260

景 庆  /  263

景 差  /  264

景 阳  /  313

春申君、黄歇  /  315

“楚宣王”即“楚庄宣王”考  /  317

庄 氏  /  331

悼 氏  /  334

黄歇之“黄”  /  342

春申君故里  /  345

周宣王迁申  /  357

甫、吕  /  367

甫国与负函  /  386

“西申”“东申”“南申”  /  391

城阳城  /  399

申、宛  /  400

申之归宿  /  412

黄歇墓、封地  /  415

“真相”  /  418

黄歇与景阳  /  424

后 记  /  428

参考文献  /  437


后记  


水有源,树有根。 

夜晚,仰望星汉,众星闪耀。我不识它,它却识我。它的眼睛里藏着秘密。它一定知道我的前世与今生。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西方哲学的三大终极问题,始终在拷问着人类。任谁都无从知悉未来,但在亟亟前行中,我们能否放慢一下脚步,可曾转身回望?我们是否还记得来时的路?我的根在哪里?我们的根又在哪里?

自古以来,人类繁衍,嗣脉相承;开枝散叶,父承子继;子子孙孙,无穷尽焉。刀耕火种,肇始文明。泱泱华夏,姓氏一出,别婚姻、明世系、分贵贱。国人以姓氏为系,今则每一姓氏必有其出处。姓氏遂成为一个人(或一群人)家族血缘关系的标志。然而历时既久,很多人并不清晰自己的来路。于是寻根探源,求诸于谱,求之于史。本可很容易知悉的家族传承,却因为谱本的缺失、史料的匮乏而不得。

广金兄说:宗谱之事,恐以后很少有人顾之。言外之意我很明了。在《梁邹景氏世谱》中,撰谱者景步云亦曾言及:能者,不愿为;为者,不能之。 

家父景汝民,其生前对宗谱之事颇多关心,屡言景氏宗出何处?曾遍寻谱牒,得一套六卷。但碍于文化水平所限,不能卒读。 

时光荏苒,已逾“知天命”之年的我,愈发念及父亲的夙愿,且逐日剧增。天命高悬,吾心怯怯,遂不揣浅陋,奋起功课,条分缕析,反复读谱,终辟尘除讹,唯识真相。

谱以尊祖,亦以敬宗。梁邹景氏世籍于山东淄、济之间,瓜绵椒衍,散居多方,然皆尊五代后周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景范为第一世祖。

《景范神道碑铭》:“臣闻景氏之先,出于芈姓。从楚王于梦泽。”梁邹之城西,群山叠嶂,山色排青,会仙独领秀,二斿列翠屏。又有山曰相公山,山以人名,景范墓在焉。

梁邹景氏明晰之后,时常有亲友问我:我们是齐景公的后人吗?

这真是一个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

这个问题同样困惑着我,曾不止一次从我脑海里闪现。因为,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邹平,历史上即为齐国属地,属于“鄙野”(即国都近郊周围)。

齐襄公、齐桓公在邹平辟有“苑囿”(今苑城,现划归长山镇属),更有扶立齐景公上位的国相崔杼故里——崔子城。

齐国有千乘之国之称,《邹平县志》曾载:“梁邹、邹平地邻千乘,齐人养马于此,时常游畋,固所甚便。”

也就是说,从地缘物理角度上来讲,作为景姓之人,没有谁比我更接近这个问题“中心”的人了。但是,据我多年的探索,举目四望,山东境内皆为楚景氏,尚未发现有齐景氏。且楚景氏在山东省境内的迁播路线,大致是清楚的。

我们不仅要问:何以如此?

在故纸堆中,我寻觅答案。

《古今姓氏书辩证》成书于南宋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为邓名世、邓椿裒父子合撰。其书云:“景出自姜姓。齐景公之后,以谥为氏。景丑、景春皆其裔也。战国时,景氏世为楚相,景翠、景鲤、景舍尤其显者,后有景差能赋。或云楚之公族,别为景氏。”

然著于其前的《元和姓纂》和《姓解》,并无此论。北宋年间的《姓解》,言景氏为楚,未见有齐。唐代的《元和姓纂》,也无齐景氏。

《元和姓纂》是中国唐代谱牒姓氏之学的专著,“于中唐以前姓氏望族,记载颇祥”。其论得姓受氏,多源于《世本》《风俗通义》《三辅决录》《百家谱》及《姓苑》等书。可见此书不凡。

而我还特别注意到它的作者林宝,是济南人。因地缘关系,在其编纂成书时,若有齐景氏一说,自然不会略过。他肯定了景氏系芈姓,源出楚公族,只是不清楚它的脉络。可惜的是,除《风俗通义》一书外,以上诸书后世大多失传。我们从林氏的书中,约略考其梗概。

往前追溯,东汉•应劭著《风俗通•姓氏篇》,西汉•史游撰《急就篇》,唐•颜师古注《姓氏急就篇》等,均未言齐景。

那么,让我们再来看看《古今姓氏书辩证》成书之后,有关景氏的论述:

《通志•氏族略》景氏:“芈姓,楚公族也。汉初,徙山东豪族于关中,今好畤、华阳(注华阴之谬)诸景是也。楚有景差。汉有景风(注凤之谬)。宋景大方、景泰,登进士科。望出晋阳。又有景渊,徽州人;景光,京兆人,并登科。”

在此条目下,南宋人郑樵曾按:“景,谥也,楚未之闻,疑齐景公之后盛繁,此为姜姓之族欤?”不难看出,郑樵是个仔细加小心的人。疑景为姜姓,谥齐景公之号,景氏为齐景公之后,原因是“楚未之闻”。因找不到源头,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怀疑,并不敢妄断,这是负责任的。

《通志•氏族略》成书于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即公元1161年,晚于《古今姓氏书辩证》27年,应是对齐景氏一说第一个提出质疑的人。

另一个提出质疑的人是胡三省。胡三省生于公元1230年5月,1302年2月去世,字身之,号知安老人,今浙江宁海人,为宋元之际著名史学家。他说“以春秋时言之,晋、宋皆有景公,何独齐哉?”

在我读《史记》的过程中,除了胡先生说的晋、宋之外,还看到甘景公、魏景湣王、韩景侯、蔡景侯等人,亦何独齐耶?

《姓氏寻源》的作者张澍是清朝人,他对胡三省的疑问是持赞同态度的,他并不十分认可《广韵》《姓苑》之说,但肯定“景出于楚”。在景氏条目下,其按曰:“出自楚公族之后,有景翠、景鲤、景阳、景舍,皆为相。汉初迁入关,好畤、郑县、华阴诸景是也。五代中书待郎景范碑云:景氏之先出于芈氏。又云从楚王于梦泽,差为侍臣;画汉象于灵台,丹推名将。是以景出于楚也。”

同样,张澍也是个负责任的人。他把《广韵》和《姓苑》的见解照录于书,始有“景出齐景公之后,以谥为氏。景丑、景春,其后裔也”之语。然而韵书笺注者太多,他们侧重于音韵,对史料缺乏具体考证,互为引用,抄录的多,难免以讹传讹,别取他义。

《姓苑》,又名《何氏姓苑》,为南朝宋时(420〜479年)何承天所撰。可惜原书已经找不到了,其中介绍了各种姓氏的来源和变化。如果张澍所引用的“《姓苑》云齐景公之后”属实的话,那么何承天即是第一个提出“齐景氏”的人,后世(隋)《广韵》的笺注也大概缘于此吧。

古往今来,认定景丑、景春为“姜姓景氏”,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推导出“景氏出自姜姓。齐景公之后,以谥为氏”,是主观臆断使然,是不能成立的。而事实上,景丑、景春系孟子弟子,齐国人,其为姜姓公孙氏,景丑、景春是其名(疑为齐庄公后裔,公孙无知之后)。二人之名始见于《孟子》一书,将他们误认为齐景公的后裔,有个衍生发展的历程,大概缘起于南北朝、论结于宋。后世编纂姓氏书者重承袭,轻考究,故而成错。

2017年是我多事之年,10月中旬妻子查得恶症,全家陷于灾难之中,如坠无底之渊,愁苦不堪。经多方努力,妻子手术得以在省城医院进行,次日是重阳节,我在微信日志中写道:“重阳日,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想着遇到的事情、疲惫与无奈,忽然觉得自己老了很多。”

仿若在迷蒙中疾行,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跤,突然醒来。

我问自己:你还能做些什么?

全家需要走出阴霾,妻子需要陪伴和安抚,我们需要重新规划未来的日子。一向喜欢旅行摄影的我,决定不再外出。那些日子,失眠较多。于是,黑夜成了我最好的时光,对景氏源起的探究,自此成为我蜗居在家的夜课。与夜晚同行,唯有深夜让我感觉到存在,那属于身心的充实,独自翩然而至的陶醉;于历史的迷雾之中,神秘而有趣。

万幸,一路走来,感谢在我人生困顿、消沉、无奈、落寂的时候,给予我帮助的所有人!感谢妻子、儿子对我的理解和支持!

那么,对于这一千年谜题,从何处着手呢?凭经验我知道依据传世文献肯定不行,所以一开始我就把目光盯上了出土文物。大地不仅丰收着五谷,还埋葬着祖先,而景氏的秘密就深藏在祖先曾经行走过的大地之下。在发掘的楚墓中,上蔡郭庄楚墓、新蔡葛陵楚墓、长台关楚墓、荆门包山楚墓,成为我关注的焦点。

近年来研究认为,举国景氏,除极少数改姓、冒姓、少数民族(满族、蒙古族、景颇族等)之外,汉族一脉皆归于楚。确切说皆归于楚景平王。以谥为氏,为芈姓景氏,今统称景姓。战国时景监、景舍、景翠、景鲤、景缺、景差、景阳;秦时景驹;汉时景凤、景丹、景云、景遽、景鸾、景毅;晋时景骞;隋唐时景继章;五代时景延广、景范;宋时景焕、景大方、景泰、景思立;元时景秀、景双鼎;明时景清、景辉;清时景日眕、景梁曾、景运享、景考祥、景大启;近代景耀月、景梅九;今有景海鹏,皆为其后裔。

然而,其源头究竟如何?人们仍不清晰。

楚景平王生活于春秋晚期,战国时代的景氏与其之间是如何传承的,没有人说得清。

按时间段划分,楚国800年的历史可分为“西周”和“东周”两个时期,那么东周时期又可分为“春秋”和“战国”两个时代,景氏家族自始至终正好贯穿于战国时代。从传世文献记载来看,最早见于史书的人物是景监、景舍,然而二人一位在秦、一位在楚,这又是何因?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发现不研究楚国的社会制度不行,确切说主要是礼制和封君制。

楚国是周初成王始封的一个子爵小国,其礼制必以周礼为典范,这是诸侯国的共性,但其处于荆蛮之地,又必有其个性。而封君制是战国初期由楚惠王开始实施的一项重大决策,虽然吴起变法对封君制有所阻碍,但后来仍一以贯之,直至楚亡。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楚国的历史历来不详,这也成为后世楚史学者研究的热点,成就了大量的论文学著,尽管良莠不齐,对错参差,毕竟在艰难地探索,向着真相迈进。如同拼插积木,一块块地寻找、堆积、拼连⋯⋯相信用不了多久,一个完整地楚国必将清晰如昨。

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学者们借助传世文献,利用现代科学手段,结合出土文物,研究楚史的较多,还没有人系统地采用“姓氏学”来开展研究,有的学者虽有涉猎,但很不深入。比如“以王父字为氏”“以谥为氏”等,是如何操作的?何人才有此资格?大都昏昏然,莫名其妙。然而,这在宗族里都不是小事,且不是随随便便的,而是以礼制的形式“法制”下来的。氏族宗法制是周礼的重要组成部分,楚亦不能例外。

历时两年来,在前辈史家探赜索隐的基础上,利用现有的考古成果,我对楚国贵族的姓氏传承进行了分析、总结。办法其实很简单,把几张白纸粘在一起,在上面画了一条横线,在这条线上对史事进行梳理,当纵向和横向的重叠时,即可对史实重构。比如“景之定”,有学者认为他是景平王的儿子,还有认为是孙子的,当然还有认为是曾孙的,等等,但都不对,因为在纵向上其与史事难符。再比如“景之上”与“昭之果”同时出现在“滕公量(大市铜量)”上,按照楚景平王与楚昭王的父子关系,再结合出土文物,即可对人物大致做出一个厘定。尽管会有误差,但不至于差到哪里去。

姓氏学是一门学问,历史是人性变幻的镜像。以血缘关系构建的氏族宗法制,在权势的层级上必会给我们留下可资判定的依据。比如楚墓的规格,对于判定人物的身份起着决定性作用。可惜现在楚墓挖了那么多,至今没有建立起一个统一完整的“数据库”。

在对战国楚史研究中,我发现楚国为了保持王位的正统性,有一套严谨的“分族命氏”规则。特别是“氏+之+名”模型的建立,对“之”字的释读,解开了“王族”与“公族”之谜。联系世代、事件、葬制规格、地缘关系等诸多要素,我为景氏家族,以及昭氏、悼氏、黄氏、庄氏等楚国贵族,画了一条世系轴线,还重点考究了春申君黄歇。这对于初始的家族成长,其断代还是非常明晰的。

而这仿佛是一扇大门,一扇通往楚国历史真相的大门。

在众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对景氏进行世系追溯,景氏家族人物景之渔、景之定、景监、景舍、景翠、景差、景阳等人的生平事迹才更加清晰起来,而这正是贯穿本书的主线。

同时,利用姓氏学原理,对楚先人的姓氏源起、楚先人居住地、以及楚史若干问题作出个人意见,力求补苴史载之阙,厘正被扭曲的史事,澄清一些是非。

本书主要看点:

1.  首次揭示“姓氏学”根本要义,提出“分族命氏”原则及模型。

2.  首次全面破解景氏、昭氏、庄氏、悼氏、黄氏⋯⋯源起及世系传承,对于研究其他楚贵族具有借鉴指导意义。

3.  首次厘清楚惠王封君制的内涵与实质,其不同于传统学术认知。

4.  首次破解“楚都丹阳”之惑,将彻底结束千余年来寻找楚都丹阳,而至今仍一无所获的尴尬局面。

5、首次解决了困惑学界的“郢、郢都、郢城”的问题,解决了“楚都”到底在哪里,及其变迁的问题。

6.  首次提出楚国的政权体制“都”与“邦”的建制问题(即“一都一邦”制);另楚有县、有,而无郡;郡为秦所首创。

7.  首次破解“若,上鄀、下蠚”之谜,拿到了破解众多谜团的钥匙,而这一谜题大家仍在苦苦探索之中。

8.  首次提出“颛顼故里在襄阳”“襄水即若水”这一命题。“五帝之一”又称“人文始祖”的颛顼出生地(“若水之野”)之谜得以破解。

9.  首次揭示楚国历史发展的路径:立国(酓绎)——亡国(酓咢)——称王(酓达)——灭国(负刍),此观点颠覆了传统学术认知。

10.  首次揭示了楚君的迁徙路线图:夷屯(酓绎)——发渐(酓巨)——若(酓义)——宵(酓达)——福丘、疆郢(文王)——陈郢(顷襄王)——寿郢(考烈王)。

11.  首次揭示楚先的源起之谜(三楚先)。对楚先“得姓(嬭)”“得氏(酓)”问题,以及“楚先人的迁徙路线”提出了新看法。

12.  首次破解在传世文献中,楚王为何被称“熊”氏之谜。

13.  首次提出“屈氏源起猜想”“屈氏故里”命题,对“莫敖”“左徒”进行了释考。

14.  首次破解《楚居》中隈山、穴穷、发渐、乔多、旁屽、宵、夷屯⋯⋯等罕见地名及其地理位置。

15.  首次破解《楚居》中疆郢、为郢、樊郢、若郢、鄢郢、湫郢⋯⋯等十余座郢城的地理位置,对于暂无证据的提出刍论。

16.  首次提出宜昌市博物馆藏的“秦王卑命钟”与信阳长台关楚墓出土编钟中“有铭、最大的那枚”原为一套,是“亲兄弟”关系的观点,并对铭文进行了释读。

17.  首次发现在青铜器铭文中有“左右合文”的情况(《大市铜量》)。

18.  首次论证《大招》为景差所作,并提出《哀郢》《九辩》亦为景差所作的观点。

19.  首次论证了钱穆宗师关于春申君黄歇是“芈姓黄氏”,而非“嬴姓黄氏”的观点(钱氏提出而没有证明),同时否定了他关于“楚庄王即顷襄王”的看法。提出了“楚宣王”即“楚庄宣王”的新发现。

20.  首次论证“春申君故里”在常德。

21.  首次提出“春申的猜想”这一命题。

22.  首次破解春申君黄歇家族覆亡之惑(黄歇之后还有一代春申君)。

23.  首次系统地考证了战国景氏家族人物,对他们的“身世、爵位、官秩、作为”等进行了论述。

本人郑重声明,以上观点均为己出。由于本人水平有限,亦非楚史研究科班出身,结论未敢必以为是,有些观点是偏颇的,甚至是错误的,恳切希望得到有关专家指正!

在研究过程中,我翻阅了较多的图书和资料,仔细阅读了专家学者的学术专著,以及博士、硕士学术论文,还从网上搜读了一些民间爱好者的文章,它们使我丰富了知识、开拓了视野,受益匪浅,为示感激,特将参考文献附后。诚然,有些作者的文章作于早些年,可能不是其最新的研究成果,在此予以致歉。若方便请告知于我,我当以书面形式发表歉文,或本书再版时适时更正。另,还有一些文章读后未及时记录,又无从再找,谨向作者致歉!

书中涉及铭文未识者或缺损者,均用符号“□”代替。书中的引用文本,我尽量做到用作者原文,偶有转引,实属无奈。但因涉及人数较多,不知其本人状况,为防止误会,书中对作者一律称先生。除在网上搜集的免费资料外,大多数学术文章、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均从正规网站购买,以示对原创之尊重!

最后,我想说的是, 溯本求源是国人天性,在本书创作过程中我明白一个道理——历经千秋万代,在我们血脉里流动的热血,早已是一样的了。姓氏只是一个符号,每一个姓氏都来历不凡,都值得尊重。

随着对家谱研究的深入,我越来越感到人活在世上,应树立博爱之心。既要爱宗亲,亦要爱人人。相反,那些假借姓氏之由大搞家族宗派争斗,甚至非法活动的,都是不足取和不应该的。狭隘的宗亲观念,不利于社会的发展,不利于文明的延续。

姓氏学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姓氏文明攸关中华文明进程。通过姓氏学研究,可以强化生命意识,提高中华文化化育,奠定中华精神之觉悟。姓氏是家族时空的纽带,情感的桥梁,它让家族团结、延续、传承。我们寻根问祖,其目的就是要寻找我们祖先的文化基因,学习和传承我们祖先的优秀品格。

景氏诞生于战国之初,崛起于战国之时,源远流长。对于景氏家族来说,一景之姓,千载传承,散析而居,秦越椒蕃,然根在一处,血通一脉。

当深埋于信阳长台关地下战国楚墓中的景舍编钟出土,被今人敲击响彻太空之时,没有人会想到,在它“铸就2400余年”、“出土现身半个多世纪”之后,一位与它相关的景氏族人已经三次进入太空,圆满地完成“飞天任务”,成为中国目前进入太空次数最多的人。景氏家族以军功起家,景海鹏以军人的身份,为景氏家族再添尊严和荣光。



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立于1999年,长期致力于图书策划、编辑、设计、出版、印刷服务工作,与国家级出版社努力打造规范高品质的出版品牌,多套精品丛书正在推进中。并承担各种志书、文史资料、地方文化图书的编写、创意等工作。深耕地域文脉,精编,精校,精印,用专业的创意、精心服务,助力各地文化事业发展。独立书号、音像版号、丛书号多种选择,媒体推广,图书馆藏,首发研讨,欢迎咨询。

出版专线:0531—88024369    82950255

13853164811(同微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