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好书推荐

《俞尚曦 著 《三千里路船和橹》》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11月11日 浏览:18



cfd480a2b28f37f5592dee018f89a6dc.JPG


《三千里路船和橹》列入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与团结出版社共同策划的品牌出版项目《齐韵文心》,该丛书由山东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宋登科主编,共九册,由山东省散文学会组稿,济南海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设计、编辑、审校、印刷,  封面简洁、大方,做烫黑工艺,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



   序   钟桂松 

 

   

老友俞尚曦兄发来微信说,最近将多年来写的文章编了一部集子,准备出版,希望我看看并写点文字。这是我退休以后在家乡听到的又一个让人兴奋的好消息!正巧,庚子年的清明节回老家,怀着先睹为快的迫切感,与尚曦约好,便开车去尚曦兄那里取稿子,取上稿子,立马回家拜读。不知不觉,窗外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而此时的我,却沉浸在尚曦兄的书稿里,种种往事,艰难困苦,不甘和无奈,陪伴尚曦兄一路走来,成为一位堂堂正正的桐乡地方文史专家。所以,放下稿子,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与尚曦兄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已经忘记了,但是认识至今,估计40年不到的话,30多年是肯定的。这不仅仅是认识的一个年份问题,这几十年来,我对桐乡的文化人始终抱有极大敬意!尚曦兄也是我所敬佩的桐乡朋友之一,我们虽然没有常常见面,更没有推杯换盏,却常常在心里关注对方,几年见一次面,就知道对方过去忙什么,现在忙什么,交谈不需要从头说起,直奔要说的主题。所以我知道他几十年来一直在为桐乡的地方志工作,从县志到这个镇那个镇的镇志,甚至是寺志,都有尚曦兄的身影,他为桐乡地方志做出的贡献,相信关心桐乡地方志的桐乡人都会由衷地表示敬佩!况且尚曦兄是一个低调、务实、勤奋的文化人。我以为,如果没有尚曦兄的努力,估计几十年来桐乡的地方志发展会逊色很多。
       前几年,见到尚曦兄在一些杂志上时有文章发表,让人读来增长知识的同时也感受到他的勤奋和严谨。所以我一直希望他腾出手来,整理一下自己已经发表过或者没有发表过的文章,出版一部集子。现在终于看到他的散文集要出版了,私心非常激动的同时怀着十万分的高兴来读这部书稿!
       这部散文集由故里乡情、亲人师友以及尚曦兄当年经历的往事三个部分编成,涉及他几十年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这些见闻和思想,都是有厚度的,有的时间过去一个多甲子,依然心心念念。当年他生活的南泉村独圩廊,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田地也不是原来的田地,旧屋早已荡然无存,小河已经不在,当年风光无限的小船,早已消逝,过去熟悉的小路,热闹的河埠也已经同样不见踪影,但是那里的空气,那里的气味,让曾经生活过的过来人永远无法忘怀!人生有了坎坎坷坷的岁月经历之后,才知道自己成长的血脉和故里的水土永远无法割舍了。从这些散文散发出来的温度看,估计晚上尚曦的梦里,常常是南泉村独圩廊的风景、故里的往事和在或不在的童年熟人!故土的一切,散落在尚曦兄的记忆里,漫溢在字里行间。故乡是无法告别的。正如尚曦写的,故乡四时风貌景象“早在儿时就已牢牢地扎根在我的胸臆间,滋生出了极深的情愫,想从记忆中抹去了它,岂是那么容易?”诚如斯言,对故乡的感情是永远无法割舍的。自然,故里的发展变化,不只有回忆过去的伤感,还有永远的浩然正气!如对“一指坟”史料的描述梳理,让人读来荡气回肠,肃然起敬!
       对亲人的怀念虽然是个人化的情感表达,但是从尚曦兄的笔墨里,我们却读到了时代的味道,看到了时代的影子。我们从文章中知道,尚曦的老父亲俞琨先生生不逢时,虽然中了秀才,授予名分的清朝政府却轰然倒掉。清末民初,年轻的俞琨先生和当时的知识分子一样,充满激情,崇尚维新,结识陈英士,参加同盟会,与崇德闻人徐小淑酬唱,之后经历了兵荒马乱的民国时代,丧子失女,一夜白头。晚年的生活更是捉襟见肘,但是俞琨先生对书籍的那种情愫,深深地影响了尚曦兄的一生。我问过尚曦兄,你父亲去世时,你几岁?他回信说:20岁。在以后的岁月里,“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这种亲情的思念一直萦绕他心间,落到笔下,是可以理解的。尚曦兄不仅写亲情浓烈,而且在他笔下的老师、同伴、村民,同样寄予深情,如怀念来新夏先生,怀念王解冲以及朱森老师,他们的细节和神态,读过以后让人难以忘怀!其中王解冲先生我熟悉,20世纪70年代末我进县委宣传部工作时,他就在县委办公室任职,当时我们都知道他是县委机关的一支笔,领导的报告和文章,都是他们这一代秘书、主任写的,所以我们大家都非常佩服和敬重他们。王解冲先生还是桐乡少数几个见过茅盾的人之一,还和茅盾有过书信往来。看了尚曦兄的回忆,对解冲先生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觉得,他们这一代人是很不容易的。年轻时经历“文革”,时间才华消磨在无谓之中。20世纪80年代提拔年轻人时,他们的年纪已经不小,许多发展的机会给了年轻人,他们还“扶上马,送一程”,送走年轻人,自己已经到了退休年纪。一生都贡献给国家,无怨无悔。所以,读过尚曦兄的回忆,感慨不已。
       同样,读尚曦写在农村干各种各样农活的文章,十分生动,可以说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其集体劳动的场景,无论是热闹还是艰苦,无论是艳阳高照的白天还是满天星斗的晚上,都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桐乡农村常见的场面,“三千里路船和橹”,尚曦兄奋斗的艰苦可想而知。然而,人生总要有点希望的,艰苦的体力劳动中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和亮色,也许是人生的动力。在《金牛塘开河》和《城东旧事》中,拓宽金牛塘时情愫初萌的记忆,城东学校住破碉堡的日子,充实的教书生涯,人与人交往的纯洁,苦中有乐的景况,今天读来,依然让人感慨万端。古人云:“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确实如此,在俞兄尚曦的人生里,今天看昨天的艰苦,都是人生的宝贵财富,有过去的艰苦,才有今天的满足、踏实和平和,才有他几十年孜孜矻矻从事地方文化研究的定力,一路走来,才能不为名利所惑,不为困难所惧,所以,他的人品学问和毅力一直为朋友们所称道。
       读尚曦散文集里的文章,同样也感觉到他的作品风格如同他的为人,真实。有时候感觉到连一些细节都是真实的,但是真实中又有内敛,绝不哗众取宠,故弄玄虚。相信这是人生阅历丰富之后的一种人生境界。还有,文字的流畅、灵动、平实,让人读起来感觉有滋有味,尤其是20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这个年龄段的人们,觉得尚曦兄写的往事经历,写出了一代人共同的往事和经历,所以特别有味道!
       在我看来,尚曦兄的这部散文集,是他厚积薄发之作,读完这部有温度的散文集,得寸进尺,尽管他现在依然很忙,但我又在期待他下一部作品集的早点问世,这样有人生阅历厚度的散文集,多多益善。放下书稿,此时此刻,祝贺和期待的感想一齐涌来,拉杂写来,以为序。

(作者为浙江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




   目录   

 

目 录
序 钟桂松   /  1

乡情正浓

湘溪漫笔   /  3
何处相州城   /  12
曲尺里 南车和马坟头   /  15
南泉书屋与二十八砚斋   /  20
独圩环碧   /  25
岑山与马头   /  32
开轩场圃 耕读相传   /  38
野菱滩与白荡漾   /  42
白水漾   /  47
巍然一指 千秋嵯峨   /  53
臼打年糕   /  58
清明大如年   /  64

此情可待

父 亲   /  71
问天为许摧折秀   /  79
清明时节忆隽姐   /  85
谷甫叔和他的家人   /  92
乡邦人物二题   /  99
“油搨”三叔婆   /  107
寻祖聚亲 谱绍清芬   /  112
追怀来新夏老   /  117
送别解冲   /  120
朱森老师,您好   /  124

往事如昨


当年我曾为“船民”   /  131
双桥底下百回过   /  138
三千里路船和橹   /  146
“眼镜架子”罱河泥   /  153
农事五章   /  159
金牛塘开河   /  170
猪羊棚头   /  175
步出西门行   /  181
城东旧事   /  184
重读《桐溪诗述》志感   /  191
浙报翰墨缘   /  196
《古文观止》结情缘   /  199

跋   /  203



 跋  俞  正  澍   

 

近年来,我常常忆起父母以前讲过的故事,他们儿时的往事,家族的历史,以及历史洪流中周遭普通人的际遇。虽然充满着艰辛、曲折,对后辈人却多有启发。随着时间的流失,儿时听到的这些故事,已经在记忆里褪去了些许颜色。这让我有些担忧:等到需要肩负起讲故事的责任时,我又将如何把这些故事传承下去?
      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我都是在爸爸妈妈的老家洲泉或崇福度过的,只有上学的时间才会在桐乡。那是一段无比幸福的时光,记忆当中有奶奶,有姑妈,有很多亲切的人,有趣的事。我还依稀记得,洲泉朱家弄走到河边再通往街市的青石板路,看上去是那样的古老,承载着太多太多的历史沧桑。
      前两年重回洲泉,惊觉这个小镇已经变了模样。镇区中心的主路变成了宽阔的混凝土大道,车辆川流不息。而独圩廊乡下,祖坟搬迁后,土地被征用做了工业用地,最近又开始建造农民新村。于是我再没有机会在清明时节见到原来坟地周围大片的油菜花和桑树了。我蓦然发现,对于这个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的小镇,我了解得实在太少了。
      前些天爸爸提起,准备出版一本新的集子,主要收录他写故乡风物和下乡往事的散文。他要我为新书写个跋,我欣然应承下来。因为我觉得,这是给我的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我也可以因此深入了解洲泉,了解乡情风物!读完所有的文章后,我觉得这本集子消除了我不少的担忧:以后这便是我家我乡的故事集了!这些文章似乎带着我走进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我在那里看到了旧时的洲泉,旧时的独圩廊,爸爸的童年时光和青春岁月,以及那些我没有机会接触的,旧时光里的家人们。

故乡洲泉魅力无穷

       我对洲泉的历史知之甚少,独圩廊也只有清明时节才会去。读完爸爸的集子,我惊讶地发现洲泉的历史居然是如此悠久!远古时期,洲泉是个水乡泽国。从新石器时代至今也有了四五千年的历史。沙洲陆地,“一洲如钱”,因称“洲钱”。直到明末清初,才改称“洲泉”。“独圩环碧水粼粼”,坐落在洲泉南泉村东南一隅的独圩廊,便是爸爸的老家,也就是我的故乡了。
洲泉亦不负数千年历史的积淀,历代以来,诗书相传,名家辈出。几个大家族成为历史长河中闪耀的星辰。其中有累代居住洲泉,史称“千年吴”的吴氏;后代中有东渡扶桑,入读早稻田大学的,又享“鱼樵耕读”之誉的沈氏;还有开轩场圃,耕读相传,为整理收集乡邦文献辛劳多年的屈氏,等等。这些家族无一不是出于对文化和乡土的热爱而数代人孜孜矻矻,不懈努力,在这个古老而遗世独立的墟落里延续着历史的文脉。
      在爸爸的文章里,我看到了那一个我未曾见过,也不再有机会见到的旧时的故乡。在落后闭塞的农业社会,这个小村庄里的日子是简单和安宁的。春天的桑地里生机勃发,农田和零星散布着的村舍相映成趣。彼时的小河里河水仍清澈见底,石堍两边有䱗鲦鱼穿梭着,石阶上吸附着大把的螺蛳。冬天的辰光则显得苍茫而寂寥。收割后的田野在曙光里被浓霜覆盖着,变了颜色。到了渔歌互答的采菱季节,白水漾又变得热闹起来。采完菱后开阔的水面映着云影天光,偶尔有水鸟掠过,惊起一圈涟漪。在摇船回埠的日落时分,暮色里的白水漾一片宁静。行船的夜晚,月明星稀的苍穹下,一起一落的摇橹声和水浪声亦未能打破这片广阔水域的沉静,河道在无边的星光照映下默然延伸向远方。
那个年代,一般农家平常日子里鱼肉不上门,只有新年和清明时节,才能加一两个荤菜,甚或在辛劳后加上一瓶劣质的山薯烧酒,犒劳一番。虽然物质条件艰苦,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却足以令人满足。当我读到“荷锄归来,匆匆饭罢,稍事洗涤,即半躺在床上,一灯如豆,拥被夜读,此时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段话时,心里不由得充满了羡慕。羡慕在没有五光十色的干扰,高分贝的噪声,以及通勤烦扰的缓慢的旧时光里,生活能够如此的简单,却又耐人寻味!
       在与独圩廊咫尺之遥的洲泉镇上,“街上人”的生活也是宁静而平和的。住在沿河的人家,伸出窗户便可汲水,夜晚则枕水而眠。白日里繁忙的河道上船舶来往,沿街的店铺里店主忙着招呼客人。傍晚时分,放工放学的人们身影匆匆,各自奔走在回家的路上。
       前几年曾和妈妈去了乡下一家做甜麦圆子的作坊,我又吃到了这乡间的传统美食。在国外的年月中,我是特别地怀念故乡的美味,尤其是清明时节的甜麦圆子。杞人忧天的我曾经担心:要是有一天这样的手艺失传了怎么办?奶奶在的时候,常常能吃到她亲手做的点心。听爸爸妈妈说,他们小时候,酿酒,做圆子,用石磨来磨豆浆,都是在自家的厨房里完成的。我听罢,常感叹现时已没有了这样的机会。这部集子却向我展现了旧时独圩廊清明时节的场景。在这个家家户户祭祖敬神的时节,仿佛可以闻到弥漫在村舍间的箬叶沁人的清香,厨房的灶头上摆着有赤豆糯米粽、肉粽、清明圆子、甜麦圆子。还有生粉捏成的小猫小狗。原来我的故乡,在清明这个重要的节日里有如此多考究又有趣的“排场”!爸爸在文中亦细心提到了这些“排场”的流程,以及几道美食的做法,让我这个一直在担心美食做法失传的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父辈的道路


爸爸的童年和少年时光便是每日来回于小镇的学堂和小村庄的家里,那些记忆里充满着快乐和温馨。下雨天的教室里,爸爸和姑妈吃着从家里捎来的午饭,姐弟俩有说有笑;还是低年级生的爸爸去找姑妈却被高年级男生拦住时,姑妈“出手相护”;放学时分和小伙伴在浮桥的跳板上嬉戏,盘着腿目送他们的“纸船舰队”远航;在仲春的白水漾边上采嫩蚕豆,烧野火豆;平日里也多是翻跟斗、抓知了、旋茅针的快乐时光。十二三岁的年纪,当别的孩子还在田坂地头疯玩的时候,少年老成,又心思细腻的爸爸却已开始在白水漾的河滩边仰看云卷云舒,思索人生真谛了。
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历史变革中,爸爸也成了一个“下乡劳动”的年轻人。儿时曾多次听爸爸讲起插队岁月的往事,因为饥饿和繁重的劳动还积下了胃痛的病根。但每次提起这段热火朝天的“激情岁月”,爸爸的语气里满是自豪。从什么农活都不会做的“眼镜架子”,到一名可以掌舵的行船人,可想而知经历了怎样的历炼!集子里描绘的摇船运活猪,买水草卖青菜,去埭溪买山柴,到獐山载石块,以及到镇上交公粮,卖余粮,售蚕茧,都是我儿时听过的故事。文章里有不少篇幅提到了那个年代的农事辛劳:摇橹背纤时的风餐露宿,“双抢”时节烈日下的劳作,春寒料峭的时节赤脚踩进冰冷的水里落谷,疏浚河塘时挑着一百六七十斤的河泥上下河埠……但即使是在这样困苦的岁月里,年轻人仍学会苦中作乐,劳作之余也不忘关心国家大事,增长学识。爸爸曾多次提到,正是这种在艰苦环境下的历炼,不仅让他成为一名被认可的“合格”“庄稼汉”,更是给予他在往后的岁月里与困难抗争的勇气和吃苦耐劳的品质。
       《谱绍清芬》一文中提道,独圩廊俞氏素以诗书传家。至清末民初,学风更盛。从小到大,我听大人们讲述过不少家庭往事。集子里几篇写到爷爷、大伯和大姑妈,还有叔伯乡邻的文章,我都细细读了,读完之后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个普通的家庭,在历史变革中数番沉浮,家族中人历尽坎坷的不在少数。每每读到这些章节,总要为先人们的所遇而长叹,却更为他们在苦难面前展现出的隐忍和坚韧而备受鼓舞。年少时任凭思绪翱翔,以为天地广阔,天高云淡;年岁渐长遂发现现实毕竟有诸多掣肘,认识到命运的变数实不可测。到了白发苍苍,只愿回望之时,目光所及之处又回忆丰满,收获多多,觉得此世虽辛劳艰难,却仍然值得。

结 语

        在《古文观止结情缘》一文中,爸爸写到他幼时在爷爷的督促下开始读《古文观止》,却因年幼贪玩半途而废,一直到结束插队务农,回城工作后才又捧起这本书。每当读这本书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爷爷,“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他架着老花眼镜翻阅《古文观止》样……如果不是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想我今天绝不至于对这部书情深如许。”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文化传承了。爸爸曾不无遗憾地提起,爷爷在国学和书法上造诣颇深,到了爸爸这一代,无论学识还是书法都已经打了一个大折扣。而到了我这代,遗落在时光里的学识和文化宝藏只怕会更多。年幼时反背着双手站在爸爸写字台边背诵古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长大后却贪玩偷懒浪费了大好的时光,以致现在我在国学方面几乎毫无根底。这样想来,甚觉忧心!读完此集,我意识到要抓紧补一补这方面的欠缺了!等到需要我成为那个讲故事的人的时候,希望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将独圩廊俞氏诗书传家的家风薪火相传,将蕴藏于坊间地头的乡土文化弘扬开去,成为一个合格的“火炬传递手”!

2020年4月19日



ecf863cb83b954086fbbce3c97fe90ab.jpg

俞尚曦,早年插队农村, 躬耕陇亩,时逾十载。 回城后曾执教中学语文。1985年迄今,从事地方志编纂三十余年。 曾负责编纂《桐乡年鉴》《桐乡市旅游志》《洲泉镇志》《崇福镇志》《凤鸣街道志》《乌镇志》《福严寺志》等。 著有《桐乡书画篆刻人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