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散文家/档案

方 园:惟有野草生生不息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浏览:123 原创



由诗歌而认识李志明,算来快二十个年头了。

大约2003年初,在《诗刊》“重点关注”栏目中,读到了一大组写田园的诗,觉得耳目一新,与当时流行的写麦子、泥土之类的诗不同,再看署名“李志明”,觉得有些陌生。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过了没多久,在诗刊社组织的一次活动中,我们不仅同时参加,竟然还被排在同一个房间,他赠我一本刚出版的诗集,从此成为挚友。那时我在一家地方刊物做编辑,李志明给了我两次作品,竟然都是散文。他散文写得也不错,短小精悍,诗化的语言,有点散文诗的味道。

此后几年,李志明的诗歌创作势头比较猛,经常见诸于各大报刊,后来却戛然而止。我此时也进入了一家文学研究所工作,彼此联系少了,断续知道他的工作岗位在不断发生变化,政务缠身,不得不放下了笔。后来,在刊物上又陆续读到了他的文字,觉得他的散文创作已经发生了蜕变,虽然还是写乡土,但变得大气厚重,对生活的思考上升到新层次。我在《北京文学》上读到他写父亲的散文,深受感染,便推荐给了好友编的一本年选。前年,他的散文集《无法藏起的时光》出版,得到了不少好评,我在报刊上读了两篇评论,写得中肯到位。他写乡土的风格特色鲜明,我本打算也写点感想,怎奈俗事缠身,最后未能成文。我一直觉得李志明做人为文向来低调,他的创作成果被低估了。

前几日,李志明发来散文《五星级酒店诞生记》,嘱我写段评论。读后感觉此文与他以前写乡土的文字又有新的变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这篇写一家酒店诞生的文章,是用泥土、钢铁、沙石、砖块、玻璃等意象组合而成,它揭示了人的欲望与大自然剧烈碰撞所产生的疼痛——土地被撕裂的疼痛,石头烧成水泥的疼痛,泥土烧成砖块的疼痛,钢花闪烁的疼痛、民工脑浆迸裂的疼痛……在一座大酒店诞生的过程中,疼痛无处不在,但都被灯红酒绿的繁华所掩盖了——被酒精麻木了的脑袋当然感觉不到疼痛。

面对自然,人类高估了自已,干了许多为所欲为的事情,并且沉湎于征服自然的虚幻梦想之中,“人类许多美好的理想,最终被钢铁出卖,锈蚀得惨不忍睹,一塌糊涂。生锈是一种惩罚,是仁慈的大自然在限制钢铁的力量,也是在限制人类无节制的占有欲。从这个角度说,人类与钢铁的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所以,人类让建筑物永恒存在的想法与期望人长生不老一样天真可笑,因为在建造它时已经植入了倒塌的基因,像人刚出生时就步入死亡的程序。”李志明的这段文字写得非常精彩,也非常尖刻,人类简直就是那个在众多目光下自认为穿着新衣却是光着屁股的皇帝。

雨果曾说过:“大自然是善良的慈母,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人类与自然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应该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人类无论多么高明强大,也只是自然界众多生命中的一种,永远无法摆脱对自然的依附。但人类对自然的挑战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不断加剧。谁能想到,2020年是以这样的方式为我们开启:澳大利亚莫名的火灾,东非莫名的虫灾,更令每个中国人刻骨铭心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其严重程度建国后之未有,举全国之力阻击,数千人命归西天,经济损失不可估量,在人们心中留下的伤痕和阴影难以抹去。如果人类不自我约束,节制欲望,继续为所欲为,后果令人不寒而栗。“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文明化,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之间关系的文明化。”这还是雨果所说。实现这个目标,任重而道远。

机械化的强大冰冷的面孔下,是众生不可抗拒的力量。楼房越盖越高,庄稼被钢筋代替,果实被灯光代替,土地上生长出一幢幢坚硬的建筑物,世界变得坚硬。面对拔地而起的酒店,李志明在文章最后写道:“大地上多了一枚巨大坚硬的钉子,少了绿色、花朵、果实相互转化的梦幻四季。”如今,人类已经给大地钉进去多少钉子,没有人知道。伤痕累累的土地是否感到了疼痛?

这家新建成的酒店“无论挂几个星,与深邃的夜空无关,与在黄连里品出蜜意的民工无关”,它只是欲望的载体,财富的象征。无论它建得多么辉煌,到头来都是一地碎梦,惟有野草生生不息,依然茂盛。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个宏大的命题,近几年李志明以一个作家的责任感进行了系统的思考。目前,他正埋头写一本这方面的书,上次他来京时把书的概况给我作了介绍,我感觉构思和角度都很好,相信他的努力和付出是有意义的,令人充满期待。

 

2020年3月1日于北京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