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首届“吴伯箫散文奖” 全国散文新作品大赛作品选登

  • 钢笔上的艺术天空 近日打扫室内卫生整理杂物,在女儿桌面和抽屉里发现无数的钢笔,圆珠笔,以及杂乱无章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圆珠笔芯,还有几盒已经失效变质的水彩笔。看着至少上百支的笔杆弃之不用,我心里不由得埋怨闺女浪费文具。看着破损不下水的该扔的就扔,看着完备的就留下来了,虽然知道她是不会再用的。整理完学生的房间,顺便整理自己的抽屉角落,竟然发现也有不少钢笔,正扒拉时,忽然眼睛一亮:有一根褐红色的钢笔上有鸟的花纹,仔细一看, 2020-06-26 阅读详情
  • 独闯荒王陵墓室之旅 我那次莽撞却与逞能和面子无关,纯粹是因为好奇心太盛,加上拥有无神论信念,所以敢于在黄昏时分独自闯入地下陵墓地宫,直面阴森恐怖的棺材。这事之后近二十年了,我一直瞒着妻子。 2020-06-26 阅读详情
  • 刘金凤:你是我的手足 那些定格在记忆中最为温情的画面,可以一次次拿出来回味。冬日的大雪天,外面,天阴沉沉,风呼啸啸,雪纷纷扬扬;屋内,我们横七竖八躺在炕上,炕上暖哄哄,我们乐融融。母亲一个人在准备晚饭,屋子里烟雾缭绕。父亲在领着我们打牌、父亲在给我们当裁判。我们打够了牌,我们又在玩“掰手腕”大比赛的游戏。笑声此起彼伏,掩盖了母亲喊我们帮忙的叫声。其间,父亲还一个劲儿地跟我们使眼色“我们听不到,我们听不到”,任由母亲的喊声被我们的笑声淹没。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忙碌,但是母亲仿佛很开心,母亲已经习惯了。不等母亲做好饭,父亲就说,我看饭 2020-06-16 阅读详情
  • 戴石:我们的白丁香时代 高大娘家的白丁香,它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物质贫乏却情深义重的白丁香时代。小小的白丁香花,远看虽不起眼,却有着浓郁的清香,它陪伴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是我生命的底色,也是我爱这个世界的感情源泉。 2020-06-15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