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陈文中:除夕夜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5月15日 浏览:153 非原创


年终岁末,天寒地冻;冬日烟火气,岁末年味浓。

每逢此时,我总会想起故乡集市的热闹,邻里街坊的热心,还有案头上燃烛焚香,一缕缕烟火里,仿佛能治愈劳累奔波一年的伤口。然而,让我最难忘记的,还是慈母八十大寿那年时除夕之宴……

普天同庆的新春佳节,迈着蹒跚的脚步,在人们的喜庆气氛中走来了。

年三十下午,经过半个月采购的物品终于派上了用场。妻子增芳忙活着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两个棒小伙儿子陈军和陈民,扎起了围裙,在液化气灶旁一试身手了。你看,他们烹炸煎炒拌,不到两个小时,一桌色香味俱佳的晚宴就准备停当了。我本人虽有“美食家”的雅号,但看花容易绣花难,做菜插不上手,只好甘当小工打下锤:端端盘子,备备酒具,摆菜也是一门大学问哩!

一切安排好后,我忙让二子陈民请他八十岁的奶奶入座。满以为老母亲会喜滋滋地颠着小脚来赴宴,没想到陈民推开门,她老人家正坐在床沿上暗自垂泪呢。

这下我和妻子都慌了手脚。我们四个人一起扑进了母亲的房间。我和妻一边一个依偎在母亲身边,两个儿子恭手站在母亲的前面。知母莫如子,我对母亲说:“娘,沾改革开放的光,今年咱可是三喜临门啊!一是你儿子迁了新居,住上了教师村的新楼房,你看厅大、伙房大、卫生间大,三个居室都向阳,多宽敞明亮啊;二是你儿媳从教三十年,内退了还发原工资,专门伺候你老人家;三是你大孙子陈军巳定了婚,给你找了个俊巴手巧的孙媳妇。你看一家人和和气气,尊老爱幼,无病无灾,您老还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老母亲擦了擦眼角的泪,沉吟了一会儿,说:“嗨,我哪有不顺心的事,看看眼前的好日子,我连做梦也想不到,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是想起你穷命的大大,他受了一辈子累,吃了一辈子苦,抗战逃荒,要饭讨食。为了拉扯你兄弟姊妹几个,白天风里雨里干活,夜里点灯熬油织布,一织就是一宿啊!可好日子一天也没过上。眼前这光景,过一天也不亏得慌,住的这楼房,他能看一眼我心里也好受啊!虽说你大大走了已快十年,可我在家过年的时候都把他请回家,摆上几碟子菜。你怎么就想不到呢?……”说着,泪又爬上了老母亲那苍老的面颊。

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妻子手快,赶紧掏出手绢给母亲擦了泪。说:“娘,我们怎么会忘记老人们吃得苦呢?前人不栽树我们怎么能乘凉?娘,放心吧,你心里想的,我早就准备好了,就怕惹您难受,才没让您看见。”她让两个儿子搀扶老母亲,走进外厅。靠窗台的小桌上方,竖着父亲饱经风霜的遗像,小桌上摆了七个“神仙菜”,放着父亲从来没喝过的西凤酒,还有一盒父亲从未吸过的苏烟和从没用过的一个精致打火机……

看到这些,母亲破涕欣慰地笑了。“唉,我也知道你们不信这个,人死如灯灭嘛。就算魂灵真地来了,也吃不去一丁点,也就是阳世间活着的人尽尽心意罢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孙子给她买得奶糖,放在小桌上。自言自语道:“莱陈他大大,你吃下这几块糖,咂咂滋味,我的日子甜着哪!”

我与妻子听着老母喃喃地痴情话语,望着父亲慈祥的遗像,再看看身边两个可爱的孩子,泪水竟情不自禁地涌出了眼眶。远处,传来阵阵除夕宴的鞭炮声……


点评:

老作家陈文中先生这篇《除夕宴》,读来让我泪满双眼。文章的成功,首先在于其情真,从头至尾贯穿了一个“情”字。再就是事真,如这篇文章中所写的事情,怕是很多读者都经历过的,可谓历历在目。最后,这篇文章文字叙述功夫娴熟而高超,通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在细节的处理、语言的生活化上做的也极到位。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