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王乐成:“闭关”的日子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11日 浏览:195 原创



春节前昔,不准节日聚会,不准串门走亲戚……在接到一连串的“不准”通知后,人人纷纷开启了“闭关”“家里蹲”模式。一夜之间,封村闭户,空街空巷。而这一切,都缘于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病毒。

“闭关”在家,就是为抗击疫情做贡献。足不出户,跟拼搏在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家里没冠肺病毒威胁,无风霜雪雨侵扰,想吃吃,想睡睡,真是享受清福,是“闭关”禅修,是家人难得的花好月圆。当然,有些人不甘寂寞,找出《芥子园画谱》《书法入门》、挥毫泼墨想当书画家,有的上网照配方兑酵母成了烘焙美食家,有的打竹板、敲锅盆修成了艺术家……

我所在的惠中园住宅楼,“闭关”在家的邻居们,家家好戏连台,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楼小张两口儿任职酒业公司,一年四季跑业务罕见着家,都是年迈的老人接送小女上幼儿园,这会儿,天天陪孩子读安徒生、格林、郑渊洁童话,把女儿装扮灰姑娘、白雪公主、皮皮鲁的抖音发上微信群,小两口摇身成了“教育家”;二楼退休的白副检察长,节后学二胡,那琴声“呕哑嘲哳难为听”,一个月下来,他的《二泉映月》,竟弓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三楼退休的老公诉张科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跑去院里申请参加劝返点执勤,院领导考虑他腿脚不好,又患冠心症,婉拒了他的请求,“老黄忠”自信宝刀不老,犟劲上来,回到所在小区,加入了志愿者服务队,还把京城儿子邮寄来的60只口罩,捐出了50只……

自打封了小区,没友来,没亲去,我家老母亲耐不住寂寞,闹着回了乡下。我也一时不知做啥好。爱人说,看你那一刮风就吹倒的样儿,你啥也别干,先养养精神,增增膘再说!想想也是,年老体弱,值班站岗,难入组织的“法眼”;弹琴歌唱,吟诗作画,自小五音不全,稀缺艺术细胞;舞刀练拳,自小就避之不及……

总不能穷极无聊吧?我上个甲子生人,自小缺得不只是食物营养,精神营养也不跟趟儿。面瘦肌黄,身子单薄,这个好补——鸡蛋油条,红糖蜂王浆。精神的贫瘠,岂是海参鲍鱼虫草所能补益?那就趁机从丰富精神营养、增强综合素质做起。追诗文,摊开来《诗三百》《古文观止》和唐诗宋词。萨特说,一个作家必须是一个哲学家;作家残雪也说,最好的文学一定要有哲学的境界。作为文学爱好者,要想写出的文章有力度,必须思想有深度,而这思想深度,离不开哲学修养。而哲学修养正是我的短板。我读《庄子》《道德经》,又循着《西方哲学简史》,粗识尼采、康德、叔本华、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为防贪多嚼不烂,就急用先学,由易到难。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边读书,边记笔记。

“闭关”在家,时间一大把,也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得有个长规划、短计划。天蒙蒙亮,打开书房的灯展卷诵读;上午,头脑清醒,读艰涩的哲学著作;过午小憩后,读唐诗宋词等经典文学。读累了,就用方格本抄写诗文,既练了书法,又强化了记忆。写累了,打开“电子书”,听蒋勋、易中天等大家讲《庄子》《红楼梦》和《西方哲学简史》。用功虽未到头悬梁锥刺股、口舌成疮手肘成胝的程度,可也做到了精打细算,毫不荒废。一个多月下来,通读了《古文观止》(上),粗读了《尼采生存哲学》,叔本华的《人性的得失与智慧》,柏拉图的《理想国》,重读了部分唐诗宋词,听完了《蒋勋说庄子》,粗懂了点文史哲常识。结合读书,写了数篇随笔,已刊发一篇。还帮单位同事修改数篇抗疫情的新闻稿,刊上了检察日报正义网等媒体。爱人见我整日埋头书刊,打趣说,你这么用功,再去参加检察官员额文化考试,不至于战战兢兢了吧?

二月二,龙抬头。央视新闻传来好消息:全国抗击疫情取得初步战果,全国工商企业开始大面积复工复产。窗外,春雨淅沥,润物无声。遛下楼,但见垂柳依依舒芽,雀鸟喳喳唧唧,报春吹奏金喇叭,海棠苞蕾献殷红,春风轻拂,吹面不寒,一派盎然春意。


点评:王乐成先生这篇短文记录了疫情背景下的“闭关”生活,读之并没有什么悲情,甚至也没有什么无奈,反倒感觉有一种舒适惬意、悠然自在,让人看到到“无聊”之中生活仍在有滋有味地继续。作者写到了他的邻居们,更写到了自己,既有怀抱着情怀的作为,也有滋养着心灵的沉浸。当然,都是特殊时期普通民众生活的真实写照,能让人感受到大灾面前百姓对生活的应对和适应能力。但是,文章信笔写来,没有真正打动人的细节和令人深思的内蕴,锤炼与打磨也不够,文体和语言均缺乏张力。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