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王晓瑜:画海里的罗淑健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29日 浏览:164 原创


 

 

一位静心走在画海里的女子,就像一朵雨后更加靚丽清新的芙蓉,无论怎样看都是一种脱俗的雅致、一种婉约的静美、一种向天地诉语的超世姿态。“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罗淑健就是这样一位感应天地之美、顺应万事之态,在画海里静静地握笔画画的女子。

我第一次遇到罗淑健,是在我与她共同居住的小区。一年迎春花昂首怒放时,她与同伴聚精会神地画油画。因了我是一个极喜欢欣赏画作的人,尤其在初春之际,万千花草树木正在抽芽孕蕊之时,万般生灵那种欣欣然张开了眼的姿势,更亦撩拨着人内心那片历经寒冬后沉寂的丹田之地。我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静静地看她作画。在她扭头看迎春花的时候,也看到了我,她看到陌生的面孔,起初有点儿惊讶,但顷刻之间露出甜甜的微笑,她似乎明白了,我在欣赏她作画。我微笑回敬说:“画好美,人更雅。”她笑着说:“习作习作,谢谢欣赏。”偶然相遇,我怕分散她与同伴的创作思路,即刻离去。

第二次见到罗淑健,也是在我与她共同居住的小区。一年暑假的一天下午,我与丈夫正走在楼下,这时罗淑健迎面而来。丈夫和她热情地打着招呼,我暗暗地想,哦,他们早就认识呀!丈夫向我介绍说:“这位是济南市女书画家协会主席罗淑健女士,莱芜区赫赫有名的女画家。”“她是我一位同事的妻子。”丈夫还对我说。因为见过一次面,我与罗淑健亲切握手。

我一听说她的姓氏,内心一阵喜悦,并油然而生一见如故的情愫。因了我的母亲也姓罗。从小到大,由于我周围姓罗的人很少,教书近30年,仅仅教过两个罗姓学生,所以我每每见到姓罗的人,内心立刻产生一种亲近感。母亲姓罗,随着她年事已高,我对母亲的依恋越来越浓,对所有罗姓人,更心怀亲切感,亦是“爱屋及乌”吧。

我细细打量她:她穿着一身浅黑色素雅宽松连衣裙,齐肩的一头秀发,像瀑布倾泻一般美丽。圆中带方的脸庞,白净的皮肤,一双见人就含笑的大眼睛。一看就是一位大气高雅的女子。在我的印象里,画者一般外形穿着打扮与众不同,衣着有一种“狂放不羁”的野味,一眼就能断定某某可能是一位画家。可是如果不了解她的专业,我还以为罗淑健是一位从事某种学术研究的专家呢。

从此,我与她互加微信,在微信里聊她画的浩瀚世界,聊我茫茫无际的文学天崖。

暑假的一天晚上,罗淑健约我去参观她的画室并畅聊。走进她的画室,多种已经她慧心巧手画好的油画,熠熠生辉,活龙活现,像把真实的自然画卷移植到了她的画中。其中几幅老树画,浑厚的画面,构图设计,层次分明,给人以层林尽染之韵味。深浅颜料的恰当搭配,高低起伏的立体感,错落有致的深邃景象,浑然一体,给人一种厚重的仪式感。有的画图中似乎是千年的河畔堤岸,被一波波的洪水搏击过的树根虬枝盘结,裸露堤岸,老根粗壮坚挺,其周围粗细不同的侧根各自张扬着自己的脉络,一起簇拥在老根身旁。盘结缠绕的根系,日日夜夜汩汩流淌的汁液,不断地向枝干输送着。根的默默守候成就了枝繁叶茂的躯干。一幅鸟瞰图,活脱脱的表现出中国儒佛道糅合交融的文化气韵。鸟儿脚附枝条,画面平添了几分意境,给人以纵深感,小鸟画得很传神,利用宣纸的润染,将简单的几种颜色,润染出了小鸟的浓淡,小鸟的造型看起来惟妙惟肖,尤其鸟的眼睛具备了真鸟灵性,仿佛是一只小鸟儿飞进了画图里,富有张力,自然产生栩栩如生之感。小鸟活像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用通透凡尘世间的眼睛俯瞰着滚滚红尘,好似一览无余的越过凡尘种种。美的丑的、善的恶的、正的反的,存在的虚无的,社会就在这些不同的因子纠缠中匍匐前行。一言以蔽之,画家用画笔诉说世界,音乐家用旋律通透世界,文学家用字符描摹世界。最终殊途同归,都在证明还原世界本来就有的样子。

我和她聊画、聊文学、聊人生,聊社会,聊着聊着,她的眼眶里竟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我知道,内心柔美慈悲的她,泪窝浅,不忍世间的凄凉悲酸之事。

罗淑健一片孝心很感人,她的公婆习惯生活在老家莱芜,为了孝敬照顾老人,她与丈夫放弃了在大城市工作的好机会,夫妻二人义无反顾选择在莱芜工作,这种选择在当今实属罕见。

罗淑健很内秀,不善言辞,可是她偶尔也在朋友圈发声,一次她说:八月的晚霞,美到让人窒息,即便倾倒出所有的颜料,也无法描绘出这瑰丽绚烂的刹那,直想展开双翼向那奇幻的天空飞升去,化作一片霞光,在瞬间中倾泻出永恒……

我回复她:画家罗淑健——我表妹放下画笔,转身仰望天空,用美术的语言描述变幻莫测的天宇,唯美的意境,就像她的油画,深邃到眼波无法触及的天籁地带!

她接着说:啊,表姐,我眩晕了,你的描绘在激发我探寻绘画世界的天眼,看得我都爱上自己了,哈哈!

我说:表妹的文字很有派头。她说:哈,我的文字还有派头?今晚我笑着入眠,我早就说过,书画是需要文学引领的。

 

罗淑健是一位视画如命的痴心画家。她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画”的身上。画画如影所随。她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画。一天不画画,就有一种六神无主的寂寞,两天不画画,食而无味精神萎靡,三天不画画,就有找不到东西南北的迷惑感。

地偏景自美,心高路途远。罗淑健经常独自一人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寻找心中的素材。深山老林,冷不丁的一个小动物的突然经过,都会令正聚精会神画画的她虚惊一场。有一次,她自己一人,正在一座山间写生,忽而听见身后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她以为是游客经过,继续画画,然而此人却来到了她身后,吹着口哨,一股脑儿的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还想动手脚。一向温文尔雅的罗淑健怒目圆睁,继而从包里取出平时就带在身边的防身匕首,拿出明晃晃的刀子。此人一看罗淑健的气势,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仓皇逃跑了。

听了她讲的故事,我佩服她的胆量、沉着与智慧。我说:近代民族女英雄秋瑾自称为“鉴湖女侠”,你自称为“侠女画家”吧!她笑呵呵地说:“不敢当、不敢当。”

她说:早年以攻克油画为方向,近几年突然特别喜爱国画。

油画发源于西方,十九世纪荷兰著名画家梵高是油画创作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我在大学时读过《梵高传》,时至今日,梵高穷其一生,追求艺术的特立独行的精神意志仍在影响着我。所以我和罗淑健有许多共同的话题。

罗淑健画油画是在吸收西方优秀文化精髓。如今又尤爱国画,说明她在深挖中国文化筋骨,她用画的方式向世人展示中国文化的奥妙,中国汉字的寓意浩瀚无垠,体现中华文化的罗淑健画作亦能横无际涯。

年轻时的罗淑健,只要画画的灵感一来,越是云雾缭绕的天气,她越是背起画板往外跑,去自己心仪的地方写生,雾气在她的身边穿梭缭绕,绿色昭示着生命,她仿佛进入了仙境,手握画笔一刻不停地画啊画!由于画画太投入,她的衣裤被雾气浸湿,头发上沾满了小水珠,甚至顺着头发滑落脸颊,还浑然不觉。林黛玉是花痴、情痴,罗淑健是画痴、是画界的玉女。

由于不注意休息以及早出晚归的写生劳作,中年的罗淑健有时感觉颈椎疼、腿疼,她知道这是画画带来的“杰作”,但她一点儿也不后悔,路在梦就在。

如今的罗淑健利用周末时间,继续深造国画画艺,抓住点滴时间,提高画作水平。在她的内心世界里:画就是时间,时间就是画。她像鲁迅一样,把别人喝牛奶和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画作上。她在画的海洋里,像一只搏击长空的海燕,撒播着画的种子,等待生根发芽,结出像大海一样深邃的画作……

在她担任济南市女书画家协会主席以后,她对事业的追求又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她说:她要以身作则,对作画的追求精益求精。她处心积虑的组织活动,凝聚女书画家协会力量,给广大女书画家创造提高画作水平的机会。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