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美文志/专栏

曹凌云:梅源梯田

作者:当代散文 日期:2020年06月29日 浏览:139 原创


到云和我是想看一看梯田的,平时在获奖的照片里看过,在名家的文章里读过,实在是美而诱惑。但云和的朋友对我说:十分遗憾,你来的最不是季节,秋景已过,冬景未起,现在梯田的景色比较“惨”,不好看。我说,我还是要去看一看,毕竟来云和走读,不走梯田就像缺了什么。

朋友见我执意,不好扫我的兴,早餐吃得迟,不等吃午饭,我们就一起出发了。汽车出县城往崇头镇梅源方向行驶,公路沿着一条溪流走,溪水干枯,溪床里都是磊磊的石头。朋友介绍说,云和梯田主要分布在崇头镇,梅源梯田是规模最为宏大的梯田群,总面积约5平方公里,分布在海拔300—800米的山坡上。崇头镇很快就到了,远处的山坡上已有梯田的影子,这时,溪流已经不见,公路多了转弯,延伸到了山上,顺着山势而盘旋,路边的村庄一个接着一个。朋友告诉我,这些村落都属于崇头镇,村民外出的较多,留下来的种些香菇,可是一有诸如“文艺节”之类比较重要的活动,当地政府就下通知让菇农用稻草把黑乎乎的香菇棚盖起来,成了沿路的一道风景。说话间,又盘了几道山弯,路旁出现了一座座修得崭新的农家乐,山坡上出现了一个宽敞的停车场,梅源村到了。

朋友引领我到了山巅高处,举目远望,梅源梯田层层叠叠地铺展在眼底。此时正值元旦时节,梯田里的庄稼早已收获,高低错落间,田地的颜色一律的灰褐。繁华褪尽,梯田裸露出本来的色彩,也是天地间的一片原色。梯田自高而低、自近而远,盘绕在山间,千百条田埂形成的线条,初看似乎有些杂乱,慢慢地,又看出了乱中的节奏,潇洒柔畅,是妩媚和谐的曲线世界,又与周边墨绿的山林,绵延的山脉融合在一起,和村舍农家连接在一起,是一个原始美丽的艺术世界。

朋友说:云和梯田的特点是面积广,落差大,层次密,线条好,动感强,形状美,可惜你今天只能见个大概。这里的海拔大约800多米,而山脚处的海拔只有100多米,至上而下,梯田的层次约有四、五百级,这难道不是大自然和人类共同创造的奇诡?梅源梯田是云和梯田的代表作。

站在山巅高处,冷风飕飕,一阵又一阵地迎面而来,从耳际过去,似乎要把我们冻僵了才会停止。朋友见我不由自主地掖了掖围巾,提议下山到梯田间走走。我们走上了石头砌成的山道上,两边的柴草都已枯黄,却不浮一点尘土,难得的空气质量。虽将要正午,山道一旁的背阴处,还可见白霜,遗落路边的稻草上,白霜最为厚实,用手指去划,白霜就粘到了指尖上,却倏忽就没了,连手掌也湿了,人不免打了寒颤。我们放慢了脚步,走上了田埂,却没有松软的感觉,田埂被冰冻着,踩出嘎叽嘎叽的声响。田里的稻桩还留着,不同程度地腐化,多呈灰暗色,一群麻雀并不惧怕寒冷,在田里跳来跳去地寻食,见我们走近,也并不飞走。阳光充沛的田地,白霜已经化成了汪汪的水,渗到泥土里,漾出泥土特有的腥味,这也是孕育春天的气味。也见一些良田被灌上了青水,结出一层厚冰,映照出天上热度不强的太阳和飞快游走的云朵。春耕尚早,为何现在就已引水入田?朋友的回答是为了旅游,满上了水,梯田就能反射出光线,是营造景观的需要。朋友说:这里农民的耕种要在当地政府的统一指导下进行,什么时候灌水、耕田、播种、开犁、插秧,种什么样的稻种,在一些稻田里还要种出几个字来,都要听从政府的安排。当然,按照政府的要求做了,农民种田就可以拿到补贴。我听了朋友的话不免感叹,把良田沃土培育成了热门的旅游景点,应该是当地政府多年努力的结果,其努力应该是成功的,因为每年游客接踵而来,对当地的旅游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这种做法适可而止,不可推广。

我们躬腰缩脖地从田埂上走过,又上了另一条山路。朋友说:每一年,我都要来梅源梯田许多次,而这个时节,还真是第一次来,感觉眼前的梯田都在懒懒地冬眠。我见过一年四季最美的景色,清明过后,正是耙田栽秧的季节,梯田却时常躲藏在云端里。云雾轻纱曼舞一般跃动而来,又升腾而去,它的变化让你感叹都来不及,更不要说拿相机来拍照了,真是瞬息万变,一刻不停地变幻在你的眸光中。水满层畴、耕牛犁田、老农担秧,全是春的明媚。而到了夏天,佳禾已经吐翠,绿浪一层层一叠叠,一阵山风过来,绿浪从远处滚滚而来,或者随着山风滚滚而去,一直滚到天边。春天与夏天多雨,梯田上的雨云却像俏皮的姑娘,出没无常、行踪无定,让你盼望,也让你纠结。秋天来临,天高云淡,轻风穗浪,谷米飘香,一望金黄的波涛,此起彼伏,加上绿树青草映衬,那时候的色彩最为丰富,梯田的线条如链似带,看似粗犷,却是细腻,看似不羁,却是深情,整个画面是一种天地一体的悠远和空旷。如果下雪了,就是梯田最美的时刻,这里是白皑皑的一片,柴草树木,挂满了晶莹剔透的冰凌。冬天的水雾白茫茫的,飘飘悠悠,不离不弃,一路跟随,让我感到人在尘嚣之中,又在尘嚣之上。由于纬度的原因,国内其他成规模的梯田少有雪景,而梅源梯田几乎每年都有落雪,可谓是中国最美的梯田群。朋友说到这里,声音在冷风中明显地带着一丝颤抖。不是寒冷,应该是激动。

我没有见到朋友描述的一年四季中的“最美”,但我同样欣赏眼前的梅源梯田,欣赏它的那一份寂寞之美。我猜想在那些“最美”的季节里,这梅源梯田,就仿佛是舞台上的明星,引得观者如鲫,人山人海,灯光镜头追随,鲜花掌声簇拥,一举一动,牵动着万千粉丝的心。而最光鲜的明星,也有落寞的时候,眼前的梅源梯田,它褪去了艳丽的色彩,呈现了灰褐的本色,沦落或许是沦落了,却还原了真实的面目。它带着清清爽爽的本真,静静地、淡淡地面对这些几乎没有观众、灯光也极其暗淡的日子,从容优雅,让人看不见它的忧伤。从容是一种气度,优雅是一种智慧,抖落红尘的牵绊,卸下靓丽的妆扮,心平气静地站在沧桑的岁月里,失去就是得到。生命的原生态,本应就是如此的寂寞。人生不也一样?谁都难免被寂寞所困,寄身他乡会寂寞,听风听雨会寂寞,面对青灯会寂寞,不愿趋炎会寂寞,失意失势会寂寞,人老色衰会寂寞……若能够学会面对寂寞、欣赏寂寞、享受寂寞,那你就是一个幸福的人。云升云降,月圆月缺,梅源梯田从唐代走来,一定是从寂寞中走来,也必定是往寂寞中走去。

离开梅源梯田,我们又驱车继续往山里行进,十几分钟后,见一处山坳里,有一片村舍,很有规模。我们下车,想找一个解决午餐的地方,从村子的巷弄里走过,见山民大多安静地呆在家里,享受冬日里的人伦之乐,也有几家忙碌着,是因为开办了农家乐,客人却寥寥无几。我们选了一家既能避风,又能晒到太阳的农家乐,舒适而安静,午后的阳光也温暖了许多,我们就坐下来点了茶水和农家菜,大家心情舒畅,吃吃喝喝,时有话题,忘记了时间,闲谈到太阳西斜时,我抬头看到屋梁上站着一只灰鸟,正在专注地倾听。我没有打扰它,把心中的一份惊奇悄悄地隐藏下来,与朋友继续着话题。

 


0
0
0

还没有登录不能评论   去登录

网友评论: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