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1-82950255

2020年《当代散文》第二期

  • 王乐成:“闭关”的日子 春节前昔,不准节日聚会,不准串门走亲戚……在接到一连串的“不准”通知后,人人纷纷开启了“闭关”“家里蹲”模式。一夜之间,封村闭户,空街空巷。而这一切,都缘于突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病毒。“闭关”在家,就是为抗击疫情做贡献。足不出户,跟拼搏在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家里没冠肺病毒威胁,无风霜雪雨侵扰,想吃吃,想睡睡,真是享受清福,是“闭关”禅修,是家人难得的花好月圆。当然,有些人不甘寂寞, 2020-06-11 阅读详情
  • 阿占:唱念通笔法 老者已经瘦出了嶙嶙风骨,气色却是极好的。他惯常行得急,不拖沓,一步是一步,或三步并两步。秋冬季,老者穿皂色,春夏换成月白。他从不染发,任其如残雪。日常饭食也简单,混汤面,菜馄饨,南瓜粥,糖醋蒜。这断然不是一个寻常老者。没有宿病缠身,没有糟心挂碍。据传他已经在纸上墨耕了一辈子。耄耋之年仍能写蝇头小楷,体力心力功力神力,一样也不缺。更不消说鼎盛时,大开大合入境,笔法纵横奇倔。除了书法,老者还有两样沉迷 2020-06-11 阅读详情
  • 李木生:渔鼓父女 童年在鲁西南最穷的农村度过,听戏是那时最大的享受。所谓的“戏”,就是渔鼓。我们村男女老少都叫它“瞎子渔鼓”——似乎没谁知道他姓什名谁——指戏又指人,那个唱渔鼓的瞎子与他说唱的“渔鼓”。村子小而穷,请不起扎起戏台的大戏,也就与这位富村大村不屑请的瞎子渔鼓,结下了相互吸引的缘分。秋田收拾了,更多的是在冬天,一般是下午来晚上开场。队里的麦场上,冷时就在场北头的牛屋里,也有在我们家当院的枣树下面的时候。几 2020-06-11 阅读详情
  • 钱钟书:窗 又是春天,窗子可以常开了。春天从窗外进来,人在屋子里坐不住,就从门里出去。不过屋子外的春天太贱了!到处是阳光,不像射破屋里阴深的那样明亮;到处是给太阳晒得懒洋洋的风,不像搅动屋里沉闷的那样有生气。就是鸟语,也似乎琐碎而单薄,需要屋里的寂静来做衬托。我们因此明白,春天是该镶嵌在窗子里看的,好比画配了框子。同时,我们悟到门和窗有不同的意义。当然,门是造了让人出进的。但是,窗子有时也可作为进出口用,譬如 2020-06-11 阅读详情
  • 目录 01东营,我生命的王城陈谨之【名家阅读】:钱钟书04窗【年度主题】:看戏06渔鼓父女李木生08唱念通笔法阿 占【山东散文方阵】:冯连伟11娘的苦心冯连伟13写作三十年冯连伟16源于内心的感动才是最好的作品杨文学【散文课】:本期点评嘉宾王川18“闭关”的日子王乐成20守望王 新22与“蝉”为乐宋振东24活着就好单泽法27家乡的果园韩红霞30家燕归来于春生33梨花如雪青杨梅34丽水古街徐彩娥36忙在地头饭菜香李文汇38梦里又闻柳哨声王相雷39母亲的 2020-06-11 阅读详情